字体 -

树人心理咨询

过去一两个星期,德国之翼公司的飞机坠落法国,机上一百五十人无一幸免的消息轰动全球。直到现在,人们依然在猜测副驾驶员安德烈亚斯·卢比执(Andreas Lubitz) 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动因将飞机坠毁的。

当有消息说卢比执曾被诊断有“抑郁症”或“有自杀倾向”时,许多人豁然开朗,以为找到原因了。于是,很不幸的是,抑郁症患者和有自杀倾向者又一次被泼了脏水。

如果我告诉你:日常生活中,你每天都会见到几十个甚至上百个抑郁的人,或者有自杀倾向的人;你的身边,包括朋友、同事、甚至家人中就有抑郁症患者,或者有自杀倾向的人;他们和你一样上班、下班、照看孩子、从事家务、开车在街上跑,甚至驾驶着(和乘坐着)公共汽车、电车、地铁、游轮、客机。你会作何反应?

美国和加拿大的统计数据都显示:每五个人中就有一个在其一生中的某个时候会被诊断有精神或心理疾病。读者朋友们可以问问自己:你认识多少人?按照这个比例其中又有多少人有可能患有精神或心理疾病?

那么,这里面又有多少人做出像卢比执那样的行为呢?

抑郁症也好,自杀倾向也罢,和卢比执的行为——把驾驶员锁在驾驶舱外,故意坠毁一架载满乘客的飞机——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

作为专业的心理治疗师,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抑郁症患者有些具有自杀倾向,但是却极少有杀人的倾向。就像有自残行为不等于想要自杀一样,想自杀和想要杀人绝不是一回事。

长期以来,普通大众对于心理/精神疾病有种种误解:其中之一是暴力行为。简单的说,不少人会想当然地把有心理/精神疾病的人和“有暴力倾向” 划等号。(这部分地要感谢各类媒体——新闻媒体也好,影视媒体也罢——的片面关注)。

最近发表的英国牛津大学对瑞典五万名抑郁症患者的调查表明:如果剔除过往暴力行为、吸毒和精神分裂症状的话,抑郁症患者的暴力倾向比普通大众高不到哪儿去。

而加拿大情绪障碍协会2009年出版的《加拿大的心理疾病与成瘾状况》也明确指出:有精神/心理疾病的人出现暴力行为的可能性并不比普通大众高。该报告还指出:对包括心理疾病患者在内的所有人来说,酗酒或吸毒以及过往暴力行为才是未来暴力行径的警报器。

这次德国之翼公司的故意坠机事件,或许与副驾驶员卢比执当时的精神状态有关联;但是我们不要轻易怪到他的抑郁症或者自杀倾向上去。抑郁症或自杀倾向都不能解释卢比执的行为。

加拿大最权威的成瘾与心理健康中心(CAMH)的研究认为:只有50%的人会让朋友或同事知道自己的家人患有心理疾病。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数据表明:有严重抑郁症的人中只有50%的人接受治疗。

责备抑郁症、给抑郁症或自杀倾向泼污水的后果将会让许多有抑郁症和(或)有自杀倾向的人更加害怕别人知道自己的症状,更加不愿意去看精神科医生或心理医生;其结果轻则延误治疗,重则会有人自杀身亡。这样的后果我们见得还少吗?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说:地球上每40秒就有一个人因为自杀而身亡。对这些丧生的人来说,郁症、自杀倾向以及心理疾病背负的污名至少部分地负有责任。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