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许多人习惯性的说自己“得了”抑郁症,就好像我们平时说得了感冒一样。说自己得了感冒意味着感冒病菌入侵了你,而你自己没有任何责任。事实上,由于感冒病菌无处不在无孔不入,要保证自己不患上感冒几乎是不可能的。人们常常把抑郁说的和感冒似的,好像突如其来从天而降。这样的说法似乎在表明:抑郁症的发展和一个人的生活境遇、他(她)的应对机制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果真如此的话,抑郁症患者对于自己得了抑郁症就如同一个人对自己得了感冒一样没有任何责任。这就是生物学的、基因学的关于抑郁症的解释如此受欢迎的原因。它们给我们一个这样的印象:抑郁症患者是抑郁症的受害者,因而她(他)自己没有任何责任。

“得了”抑郁症这一观念有两个大问题:

第一,它会给我们一个错觉:抑郁症好像病毒一样,突然间我们就中招了。事实上,抑郁症患者在显露症状许久以前就开始从事那些导致抑郁的行为。许多时候,我们人看不到自己行为的长期后果,而只能根据一时一地看上去似乎是正确的做法来做决定。因此不是我们有意选择了将会导致抑郁的行为,而是在日常生活中,由于无法预见到行为的后果,我们无辜地、带着良好的意愿做出了那些选择。

更准确地说,抑郁症的发展是两类行为的结果:躲避潜在的不快的情绪和躲避可能诱发不快的情境。当你躲避的多了,你就患上抑郁了。要点是:我们的行为最终导致了我们的抑郁。这一过程通常是一个渐进的、累积的过程,而不是突如其来的。

第二个问题在于它会把人陷在病人的角色里。一个人如果生病了,就变得消极被动,就会等待病情好转或期待有人来治愈自己。可惜,抑郁症少有这样治疗的。事实上,一旦你选择了消极被动的行为,诸如躲避、自我孤立、退却,你的抑郁症只会更加严重。因此,抑郁症的治疗和感冒有很大不同。吃药、喝水、休息能够治愈感冒,却不能治愈抑郁症。一个人只要继续从事那些导致抑郁的行为,他的抑郁症就无药可救。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