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压迫的社会状况带来最突出的两个心理问题是:自卑化(Inferiorization)和内化的压迫(Internalized Oppression)。特别是内化的压迫,作为被压迫者的一个重要的心理机制,对于我们理解为什么数量众多的被压迫者心甘情愿地接受少数精英的统治而毫无怨言,虽然这样做很明显地损害了他们自身的利益。

自卑化,即一个被压迫群体的成员不仅自己接受了二等或低等公民身份,并且坚信:他自己以及他所在的被压迫群体的所有成员较之压迫者群体而言都是劣等的。自卑化的心理后果是一个人会相信自己和自己的群体被压迫是罪有应得,是由于自身和群体的缺陷造成的。实际上就是接受了社会定义他们的否定性特征以及分配给他们的种种偏见。自卑化说明了一种心理现象:即某些被压迫群体的成员为何常常从压迫者群体的利益出发来考虑自身的利益。在TOO ASIAN事件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许多华人的言论让人感觉到他们考虑问题的角度不是从自身的利益出发,而是从白人统治者的利益出发的。

内化的压迫较之自卑化更进一步,不仅在观念上相信自己和自己的群体的低等,并且在行为上是自我伤害的和导致自身被压迫的。比如,TOO ASIAN事件中一些华人发表为白人种族主义辩护的言论,这种自我伤害的行为实际上是更加强化了白人统治者对于华人群体的偏见:即华人是低等人(“被我们歧视了还为我们辩护,不是低等生物又是什么?!”)。

爱尔兰心理学家肖恩·鲁斯认为:维持压迫的关键在于内化的压迫。这就是为什么被压迫者会逐渐相信自己较之压迫者是低等的,以及认定自己没有能力改变现状。悲哀的是,TOO ASIAN事件让我们看到:许多华人同胞已经变成宿命论者,不相信自己和自己的同胞改变现状的能力。

由于内化的压迫这一心理机制的作用,被压迫者对于自己的思维和智力产生强烈的不信任感。这种不信任感与被压迫者自尊心低下、自卑和无能感等心理问题直接相关。其结果是他们几乎不关心或尊重彼此,而非常看重局外人,特别是压迫者们的看法。这种不信任感接着又导致了被压迫群体内部的分裂。在TOO ASIAN事件中,我观察到:许多华人看到英文的评论就恨不能五体投地;对于中文的评论有些人看都不看,或者就在一番浮光掠影之后开始破口大骂。可悲的是:华人群体内部的分裂到底对谁又好处?当然是白人统治者。

除此之外,内化的压迫还导致以下几个行为模式:

其一,被压迫者学会避免引起报复和关注的行为模式。比如,扛出反种族主义大旗、要游行、要抗议之类的行为就是会引起关注甚至报复的行为,许多内化了种族压迫的人士是不敢做的。

其二,被压迫者们对于自己的领袖们怀有矛盾的心态,一方面对他们报以很大希望,另一方面对他们却不给与足够支持。这次的反种族抗议活动,我们可以观察一下:华人对于他们的领导者是不是这样心怀鬼胎。

其三,他们常常通过压迫其他的被压迫群体来获得可怜的快感,而不去试图改变现状。这是一种常态,生活中的例子相信看到这篇文字的人都能举出几个。       

作为心理医生,我观察到:心理问题人群中,白人的比例是出奇的低,考虑到白人在多伦多人口中的比例,这种现象也许和有色人种在这个国家遭到太多的压迫,特别是种族压迫以及他们自身内化的压迫有重要的相关性。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