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现代人的可怜之处在于他是一个充满疑惑的和没有安全感的个体。为了避免他的不安全感被他人发现,现代人有如下几种“武器”:

第一,对财产的占有。现代人作为个人和他的财产是不可分割的。现代人的衣服或房子就如他的身体一样,是他的自我的一部分。一个人对自己越缺乏自信,他就越多的需要占有财产。如果一个个人没有财产或丧失了他的财产的话,他就失去了他的“自我”中的一个重要部分而被(他人和自己)视为一个不完整的人。

第二,特权和权力。特权和权力部分来自于对财产的占有,部分来自于竞争中胜出的直接后果。被他人崇拜且对他人拥有强大的影响力,叠加在他的财产之上,共同支撑起这个没有安全感的现代人的渺小的自我。

第三,家庭。对于那些没什么财产和社会地位的人来说,家庭是他个人特权的一个主要来源。在家庭之中,一个人能够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他有老婆和孩子来供他使唤;他是舞台的中心,并且他天真地把自己的角色看作他与生俱来的权利。尽管他在社会上微不足道,但在家里却是老大。

第四,民族自豪感。民族自豪感也是现代人逃避不安全感的一个途径。在心理上,一个人即使作为个人而言非常渺小,他也可以因为自己从属于某个团体(民族、国家、宗教、阶级、人种,等等)而自豪。民族自豪感通常给与个体一种幻觉:即他所从属的民族较之其他民族要优越。民族自豪感以及宗教、种族、人种等的所谓自豪感其实是群体自恋心理的体现。

以上几种“武器”只能起到补偿个体的不安全感和焦虑的作用。他们不可能消除个体的不安全感和焦虑,相反,他们只能起到掩盖的效果。

由于以上几种“武器”的掩盖效果,个体在意识层次上觉得安全了;然而这种安全感是不完整的、只是停留于意识表层的,并且是暂时的,取决于其支撑物(即财产、特权和权力、家庭、民族自豪感等)的存在。一旦个体丧失了他的“武器”,不安全感将如洪水猛兽般袭来。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