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字体 -

1917-1918,行驶于加拿大的神秘列车……(一)

—一战期间中国华工过境加拿大赴法百年纪念

1 copy.png

一战中,中国劳工(Chinese Labour Corps)被运往加拿大。照片来源:英国国家档案馆

2018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100周年。当年的许多历史事件,并不应该因为时间的流逝而被湮没。一战发生在加拿大本土的一段历史往事,是到了被提起的时候了……

1917年3月19日,加拿大太平洋船务公司(CPOS)的俄罗斯女皇号(S.S. Empress of Russia)从山东省威海卫启程,载有1831名中国劳工赴加拿大温哥华,拉开了1917-1918年8万华工过境加拿大、远赴法国西线战场援战的序幕。然而,华工在加拿大这段过境的往事,因对敌国设防,加拿大政府与军方严厉实行战时法与书报检查制度,严禁报道,导致在当年即鲜为人知。 而战后多年它也同一战中国华工史一道湮没于历史。近年华工在一战中的历史已为学术界关注,发生于加拿大的此段被称为特别列车(Special Trains)或是丝绸列车(Silk Train)过境历史,同样是华工以及加拿大军民对于一战协约国贡献的一部分,也值得记录并为人所知。

一、1917-1918年中国华工过境加拿大缘起

一战是人类史上使用现代武器大规模作战之始,在西线法国战区,1916年火焰喷射器、毒气弹、炮火以及坦克等现代武器的使用,使得双方伤亡数字惊人。1916年,有“人肉绞肉机”之称的索姆河战役,1916年7月1日早上德军1个多小时的进攻,就导致1万9千名英军的伤亡,整个战役英法联军死伤人数高达120万人。这是战前作战双方都始料不及的。壕堑战的使用,不仅战线固定与冗长,战场的维护成本也十分高昂,战斗人员又急剧减员,迫使法国早在1915年就开始集中白人作为作战兵力,从其各殖民地征调各族裔劳工加入军需后勤(service behind the line)行列。1916年5月14日,由于中国尚未参战,法国与中国北洋政府的商务代办惠民公司签署了雇佣5万劳工的合同;1916年7月28日,英国与中国也签订了雇佣合同。先在中国福建、广东潮州,后在山东招募劳工。劳工们编入中国劳工营(Chinese Labour Corps,简称CLC)。1917年1月18日,英国蓝烟囱船务公司(Blue Funnel Line)S.S.Teucar号载第一批劳工1078人从青岛启程, 经印度洋、苏伊士运河赴欧。

由于德国在海军整体实力无法与英国海军抗衡,其启用了无限制鱼雷打击计划(Unrestricted submarine warfare),对于大西洋军用与民用船只都无区别地鱼雷攻击。1915年著名的英国客船Lusitania号沉船事件发生,由于船上有1千多名美国乘客遇难,成为1917年美国向德国宣战的原因之一。在1917年2月至4月,德国鱼雷共击沉了2百万吨位的商业船只。1917年2月17号,载有中国劳工的法国客船Athos在马耳他附近海域被德军鱼雷击沉。543名中国劳工全部遇难,给法国的招募工作带来了终止式影响。随后德军海上攻击(Raider)出现在印度洋上,迫使1917年3月5日,英国海军部通知所有的军队、劳工停用从印度洋、澳大利亚、新西兰及好望角的海上运输线。1917年3月7日。英国外交部给英国驻北京使馆Alston领事发电,由于印度洋的敌人阻挠,停运苦力。但是战事的需求与海上威胁迫使英国迅速改变运送线路,改从太平洋运送劳工。

加拿大时为英国的自治领地(Dominion of Canada),191484日,加拿大与英国同日向德国宣战,加拿大总理罗伯特波顿号召为祖国而战,征募远征军奔赴法国战场。 这次中国劳工的过境,加拿大也再次迅速回应,同意使用加拿大太平洋铁路、航运公司(Canadian Pacific Railways, CPR & Canadian Pacific Ocean Services, CPOS)与英国共同运送。 3月10日英国交通运输部即发信给英法各部,按照加拿大的协议,启用太平洋-加拿大-大西洋线路运送华工赴欧

3月12日加拿大移民部长斯各特分别致信美国驻蒙特利尔移民局、温哥华加拿大移民局代理、卫生部、陆军部以及陆军部书报检察署,指出此次运输是在英帝国政府计划之下、大批量的人员的谨慎而保密的运输。首批劳工2000到2500人4月2日左右将会到加拿大, 计划是每月6000至20,000的运量。太平洋铁路公司承运,与加拿大陆军部和移民部负责此次行动。并希望对公众严密封锁消息。前文1917年3月19日的一幕便在威海卫出现了。

2 copy.png

过境加拿大时CPR铁路主要停靠地点

太平洋-加拿大-大西洋线路,起自中国威海卫/青岛,在日本的长崎、横滨中转,到达加拿大温哥华岛南端加拿大皇家海军威廉角营地(Williams Head)登陆,劳工经过隔离检查后,赴温哥华港接乘铁路。经过加拿大中部水路枢纽蒙特利尔中转,冬季借道美国的缅因州到达加拿大东海岸的哈利法克斯港,夏季则利用圣劳伦斯河向北出海,到达哈利法克斯港,乘大西洋船远航英国利物浦,最后赴法国港口勒阿弗尔(Le Havre)。运程连接三大洲、横跨两大洋,约一万八千多公里。海运加上陆运,为时需近两个月。

从1917年4月3日至1918年8月3日,从第一批中国劳工登陆温哥华岛的威廉海德(Williams Head),到最后一名劳工离开加拿大,在短短的一年半中,有8万多名中国劳工以及中国翻译、6863名押车军队(包括英国帝国、加拿大军官以及士兵、医生及传教士构成)过境加拿大,为此,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公司不仅动用列车,还参加了太平洋段的海运。如果算上归程,历时近三年,在没有硝烟战火的加拿大时空中,完成了“特别”的运输任务。期间的许多过往与历史的细节时刻,很多可堪圈点。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日志 (全局), 未分类 | RSS 2.0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