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字体 -

—一战期间中国华工过境加拿大赴法百年纪念

五.归程(1919912日-192044日)

Pic-1-c068863-ch-3.jpg

在 Petawawa 劳工营的中国劳工。图片来源:Library and Archives Canada / C-068863

19181111日,一战结束,为了不让填弹坑、清除铁丝网以及肮脏的尸体收集、掩埋工作由本地人亲为,中国劳工的回程时间被推迟自19193月始,而大批中国劳工的归程时间则到了 9月之后。19173月,加拿大政府通过英国外交部接受了英国过境的要求,并且明确了所有的费用由英国政府来负担。1919612日。加拿大海外军事部的财务总长向英国专员报告了运送中国劳工的总的支出是$612,848.54加元。1919912日开始,从法国havre港出发,本次从加拿大过境回程的中国劳工,CPR再度发挥了作用,英国也使用了25艘大西洋船只,22艘太平洋船,总人数48,722中,20人死亡。至192044日结束。虽然回程不再保密,但是中国劳工们,并未引起加拿大人的注目。甚至中国人自己乘坐载有劳工的客船,无视同胞境遇的恶劣,反对于如货物般的底舱劳工恶化了乘船条件多有抱怨。

早在19173月,加拿大政府通过英国外交部接受了英国过境的要求,并且明确了所有的费用由英国政府来负担。1919612日。加拿大海外军事部的财务总长向英国专员报告了运送中国劳工的总的支出是$612,848.54加元。

劳工的艰苦条件与总结

此次如此数量巨大的人员跨洲际的长途运输,这在人类历史上也是第一次。而中国劳工过境加拿大运出的运输人数,占到了英国军方总计94千多名劳工的近90%;在加拿大过境的 43次运程,也占到了英军总计50次运程的86%,成为中国劳工赴法的主要运输线。 都可说明一战中,英军的至少一半以上的中国劳工,是主要通过加拿大铁路以及船只运送的。无论是充满不确定因素以及恶劣的条件海运,还是加拿大CPR铁路几乎没有任何的差错与事故的陆运,加拿大有力地保障了英军计划的顺利实施。

然而,尽管中国劳工可以在西线战场上赢得第一流的工人的美誉,却改变不了其受歧视的地位和命运。在近两个月的航程中,中国劳工在海上遭受到恶劣的天气以及住宿的磨难,与乘坐CPR列车时所提供的良好的食宿条件形成了对比。在加拿大营地待命时,威廉角营地(Williams head)和皮特洼营地(Petawawa)的条件也很艰苦,而且不乏被强迫使用劳动力的发生。

(一)威廉角(191743日至191883日)

太平洋船到达加拿大第一站是在温哥华岛南端的威廉角登陆,威廉角早在19世纪就开始成为登陆加拿大的移民检疫站,与加拿大皇家太平洋海军总部的埃斯奎莫而特(Esquimalt)不远,加拿大陆军部在威廉角设有兵营。

在第一批劳工到达之前,加拿大移民部长斯各特(W.D.Scott)已经致信各部门,虽然在中国出发前已经有了体检,从温哥华上岸的劳工,必须要在威廉角检疫站检查,并在劳工营停滞14天隔离。确认健康后,才可以坐当地船到温哥华港,接驳CPR东行。为了防范劳工的出逃,特建立了专门的栅栏隔离的苦力营地(coolie camp),。191742日,第一批上岸的劳工中,就有1例天花,1 痴呆,25例腮腺炎和9例其他疾病。直到424日,这批劳工才离开威廉角,前往温哥华乘车赴圣约翰港。随后的劳工营的医疗隔离期未严格执行14日的规定,只是患者会停留在隔离营地,其他健康者则少经停留即坐船赴温哥华港乘车出运。如前所述,威廉角兵营在9月后因为大西洋航班的连连延误,使得10月以后每月劳工滞留人数达万人,冬季温哥华雨季的湿冷天气,营地的泥泞,拥挤不堪的劳工还要自己为帐篷寻找干地,而且也缺乏食物。

(二)皮特洼营地(Petawawa19178-10)

加拿大陆军营地皮特洼位于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北部,夏季气温适宜。19177月太平洋Dollar船队的Bessie Dollar 迟事件的发生后,加拿大移民部长斯各特给海军部副部长尤金费斯特(Eugene Fiset)写信, 虑到从东方到温哥华再到大西洋港口,船只的载客数量不同,吨级轻的只能1千人以内的人数,而有的船可能3千多人。当人数多少不能安排时,要找到个地方中转安置。 希望海军部控制好威海卫发船时间。鉴于法国急需劳工,拖延不仅影响英法法两国的的合同,还因为在加拿大境内,还要有应付设施以及防止劳工逃脱,滞留的劳工使得威廉角集中劳工压力过大,要寻找一个安置滞留劳工的营地,也为了让超过六周的时间被禁锢在狭小的空间中的劳工,有体能的锻炼,而且还可以利用等待期使用劳力。724日, 加拿大海军司令Stephens 写给各部门协调委员会,鉴于劳工到温哥华一般都会耽误2-3周,皮特洼近蒙特利尔,有良好的铁路设施,容纳4000人,准备4000顶帐篷,从88日开营。陆军部副部长长黑森(J.D.Hezen)立刻回应,批准。所有费用由英国政府负担,开营前,陆军部招募卫兵539, 建立铁丝网,配备两部救护车,毛毯等。813日与920日,两艘太平洋船1000人的Empress of Japan 2288人的Empress of Russia来到,皮特洼营地。Empress of Russia留待到104日离开赴哈利法克斯。

加拿大军方都考虑过用利用劳工在营地中从事一些体力劳动。在皮特洼营地,劳工们被用来填水沟、清理树林,建化粪池、修路等工作。陆军部副部长黑森还考虑过是不是要付钱给他们。 19171013, 太平洋船Monteagle 到了威廉角, 船上421681名劳工由于腮腺炎的爆发,留了下来,直到1112日才离开。42营负责军官艾维(M.H. Ivy)曾在工作记录中记录了滞留期间,劳工们曾经为营地做过繁重的体力劳动,如搬水泥、砖头、原木等,除了得到表彰外,什么报酬都没有。艾维自己报告说对于劳工不公平,且不说劳工衣服和鞋在粗粝的岩石地面过度磨损了,应该给新的靴子。住宿的恶劣,加上阴雨的天气没有让衣服有干爽的时候。而且,这一个月的劳务是没有报酬的。艾维曾经认真考虑过拒绝让他们再受这样的辛苦,但是未成功,只盼早日得到开拔的命令。他曾经向上司报告过,但是没有回音。对于疾病的控制和医疗,在艾维要求下,到达后的第17天,维多利亚的军部才派了一名医生。115日,每位劳工才得到一床被子,这样惠及了今后的在威廉角的后任劳工们,然而关于报酬以及冬季雨季的新的靴子上司只是过问了一下,并没有落实。艾维很为劳工不平,认为威廉角没有对于滞留的劳工建立起一个有效的体制。同时维多利亚军方应该跟在中国沧口和威海卫的本部一样建有报告,对于死亡、返回滞留等人员的记录。

虽然回程不再保密,但是中国劳工们,并未引起加拿大人的注目。甚至中国人自己乘坐载有劳工的客船,无视同胞境遇的恶劣,反对于如货物般的底舱劳工恶化了乘船条件多有抱怨。弱国的不平等待遇不只是对中国劳工,巴黎和会也没有给投入了14万中国劳工参战的中国任何利益,反而将山东半岛中国劳工的主要来源地割让给了日本。在当今加拿大当局的官方历史中、在英国伦敦、加拿大渥太华的国家战争博物馆展厅中,甚至当年的承运者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公司(CPR)有关一战的事迹中,中国劳工的故实都未得以展示。在今年一战百年纪念之时,重提这段历史的意义,除了纪念中国劳工曾经不远万里援战的贡献,重要的是:这8万多当年如牲畜般被运输、赢得法国西线战场的第一流的工人美誉的中国劳工, 并没有因此改变战后随即被忽略、被遗忘的命运。这段不该被埋没历史,其曾经被埋没的原因更值得今人反思。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日志 (全局), 未分类 | RSS 2.0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