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从西班牙回来满脑子都是塞维利亚,不过牧人跟朋友许诺写一篇联邦选举的文字,现在离投票只有十来天了,就瞎侃几句吧。

本届选举很有些意思。一是本届选举是第一次严格按照四年任期的选举,二是本届选举相对平和但依然是一波三折。

加拿大的民主政体效仿英国的议会制:第一大党通常成为执政党、党魁任总理,如果第一大党又是多数党的话、同时拥有立法权。原则上执政周期是四年,但是实际上加拿大的选举从来没有真正实行美国式的四年一届的选举,原因有二:

  1. 如果执政党不是多数党,在议会随时有被“不信任”的风险;一旦“不信任”通过,选举必须马上进行;

  2. 如果执政党是多数党,那么该党通常选择政治经济对自己最有利的时机或提前、或滞后解散议会。

现任总理、保守党领袖哈珀一直强调选举应该按四年周期进行,这样可以避免执政党的“机会主义”;上一届大选时选民给了保守党多数执政的机会,哈珀也有机会实现自己的承诺了(不过哈珀还是找借口提前休会,这样给了资金充裕的保守党更多的机会。这是题外话了)。

本届选举开始时保守党、新民主党和自由党三大党势均力敌,没有哪个党有明显的优势。但是有两个因素对执政党不利:

  1. 民心思变。保守党执政已经近十年,而大多数选民对一党独大有戒心,很多人希望 change

  2. 参议院的达菲丑闻对保守党打击很大(见《加拿大总理摊上大事了》)。保守党当初上台时打的是清廉牌,但是两年前爆出的达菲丑闻显示,they are the same;虽然八月份的庭审没有爆出 smoking gun,但是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保守党特别是哈珀在这件事上绝不干净。

跟以往不同的是本届选举相对平和,没有前两届选举时的宫廷政变和毫无依据的相互攻讦:哈珀老奸巨猾、辩论中滴水不漏,新民主党党魁唐民凱不卑不亢、有理有据,不过牧人印象最深的是自由党党魁小特(小特是前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的儿子。老特执政时间长达十六年,任内通过了国家能源政策和加拿大宪法-其中的自由权利宪章影响巨大,不过牧人对他印象最深的是在魁北克解放阵线绑架案中被问及如何对付恐怖分子的时候他回答的三个字:“Just watch me!”)。小特在整个竞选包括两次辩论中表现中规中矩,不像两位前任党魁迪翁及叶礼庭在竞选中犯致命的错误。

即使如此,整个竞选还是颇有戏剧性。开始时三党势均力敌,牧人去西班牙之前新民主党脱颖而出、自由党民意落后,到牧人从西班牙回来的时候民意逆转,保守党和自由党并驾齐驱、而新民主党垫底了。

不管欣赏还是讨厌哈珀你都不得不佩服他眼光的敏锐。从竞选伊始保守党就把矛头对准自由党的小特、即使是在新民主党大幅度领先的时候也不改初衷;果然到大选临近,选民对新民主党的担忧终于发酵、而求变心态让他们把目光转向唯一可能取代保守党的党派:自由党。从现在的趋势看自由党完全有可能后来居上。

1444345084265670.jpg

八月以来的综合民调

作为独立选民,牧人在过去十余年的联邦和安省选举中一直投保守党的票,早期是因为希望把自由党拱下来、后来是因为哈珀还不算差而自由党的迪翁及叶礼庭实在不争气,不过牧人的投票纪录到本届选举就不一样了。其实早在两年前达菲丑闻出现的时候牧人已经决定不再投保守党的票,唯一没有决定的是投自由党还是不投票。现在看小特还不算太差,打定主意选自由党!

朋友问我这个老右派为什么会抛弃保守党,我的回答是保守党的 sense of entitlement (中文大概就是『特权意识吧』是最主要的原因。牧人相信人性的特点以及现有的制度不可能消除腐败,一个再励精图治锐意进取的政党在多年执政后也会滋生腐败意识,这一点从达菲丑闻中看得很清楚,而指望保守党彻查这个丑闻是不可能的。牧人希望一个新的执政党上台后把这件事查个底儿掉,目的不是为了报复保守党,而是让如何一个执政党有一点谦卑、不敢过于放肆。

说起来自由保守两党的政策其实不大,两党的国际政策几乎相同、国内经济政策差别很小(哈珀上台时几乎全盘继承了马丁早期保守的经济政策),明显一点的是国内的社会政策(social policies),自由党更“自由”一些,譬如对大麻的态度。

关于自由党的社会政策牧人说几个有争议的话题。

先是大麻。小特坚定不移地支持大麻合法化,牧人认为这是常识,坚决支持。现在依然把大麻列为毒品其实是有问题的,几乎所有的研究都发现烟草其实比大麻更有害,那么为什么成人可以合法地吸烟但是不能合法地吸大麻?须知大麻合法化不是任何人都可以种植、出售和消费大麻,只是把大麻纳入(和烟草类似的)管理;况且很多人吸大麻,而加拿大已经很多年没有起诉非法大麻消费了,一个无效的法律其实是对法律严肃性的挑战,在这一点上保守党有些鸵鸟。

一个鸵鸟政策的例子是对卖淫的态度。在最高法院判决卖淫合法以后,保守党转而惩治嫖客,这种无法执法的法律有什么用。

最让牧人反感的是哈珀对医助自杀的态度。在牧人看来我的生命我做主,如果有一天牧人已经失去生活的意愿但是已经不能实施自杀时,牧人希望牧人可以自由决定有尊严地结束自己的生命、而由医生帮助实现这个意愿是最好的选择。最高法院早已判决医助自杀合法,但是保守党政府迟迟不就此立法,这是哈珀鸵鸟政策的又一体现。

需要指出的是新民主党没有在联邦执政的经验,他们竞选政纲的预算竟然不能自圆其说!

在民心思变的情况下,保守党大势已去,这个时候选保守党有可能帮助新民主党。需要指出的是,安省人吃过新民主党的苦头,在PC的Mike Harris的【常识革命】拯救安省之前安省经历了Bob Rae的“暗夜 Dark time”。那时在安省常识居然需要通过革命来实现,可见新民主党之害。

本文结束之时,小特刚刚宣布大力拨款支持多伦多的聪明路轨计划。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