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存档信息

( 十一月 15, 2009 )

没有彼岸,此岸即彼岸

     “我恳求了整整十七个月/用哭声召唤你回家/       我曾跪在刽子手脚下求情/你是我的儿子,我的亲骨肉,我的罪孽/       一切一切永远地颠倒了/如今我已分不清/谁是野兽 谁是人……”           仅仅是几行诗,却令我深深震撼,它们出自前苏联女诗人阿赫玛托娃的《安魂曲》。       1938年,阿赫玛托娃唯一的儿子被投入监狱,接受了整整十七个月的军事审查后被判死刑,后改为… (阅读全文)

分类: 博采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神仙姐姐
1,137 浏览 | 24 条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