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二月 19, 2009 )

再见,中国;Goodbye,My love

字体 -

      此次出国,心中有万般不舍。不仅仅是因为父母兄姊和众多好朋友在国内,还因为,我实在舍不得放弃工作。     但是,反复思考后,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实际上,这几年我放弃了太多别人梦想得到的东西。出国前翻阅以前的相册,发现有一组艺术照,我穿着漂亮的旗袍,旁边放着一个很大的旅行箱。也许摄影师当时是无心为之,但这场景却成为我日后生活的真实写照。     记不清有多少次,我带着一个或两个旅行箱,辗转于加拿大、北京、上海之间。有一阵子,一些好朋友在MSN上遇到我,问的第一句话往往是:“你现在在哪里?”我心里窃笑,这不是现实版的“狡兔三窟”吗?       出发;回来;又出发……     告别上海前,这个城市用连续20多天细细密密的雨为我送行。     离开前一天夜晚,在从英孚上完英语课回报社的途中,路过南京西路地铁站时,我停住脚步伫立很久。“85度C”的小店里溢出咖啡和面包的香味;街道两旁的法国梧桐,即将长出新芽,而去年深秋的飘落似乎只在转眼一瞬间;梅陇镇广场电影院仿佛还留着同事们的欢声笑语,而部门今后的活动中,我的身影也将不再……     从南京西路到报社的这段路,最近几个月走了很多次。从很远的地方就能看到“第一财经”的大广告牌,一步步地走近,直到走到艺海大厦我那撒满阳光的办公桌。有时,郝倩坐在我旁边,柔声细语打着电话;坐在正对面的钱蕾,在认真找选题;斜对面的翟宇,总是爽朗地笑着,每一天都是那么开心……     片刻间,我有些恍惚。在不断变幻的霓虹灯下,我意识到,确实是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刻。       想到要离开《第一财经日报》,离开这么多可爱的同事,我的心里隐隐作痛。再想到在国外几乎要从零开始的生活,我在一个个孤独的夜晚开始辗转难眠。     临别前燕萍妹妹请我吃饭,饭后,她送我。在地铁快开来的那一刻,她给了我一个不舍的拥抱。此情此景,让我忆起2006年夏天我第一次独自登陆加拿大前,在北京的地铁站里,她也是这样拥抱了我,眼角还泛着泪光。生命真是一个轮回。近三年的时光流水不复,我仿佛又回到了当初的起点,依然是一个人,携带着大号旅行箱,去那万里之外的枫叶之国。     10号,我在报社办好了所有的离职手续,飞回了北京。很久没回《经济观察报》了,这里安放着我4年多最值得留恋的青春时光。然而,出了地铁打车告诉司机想去哪时,竟然忘记了“蒋宅口”的名字,好在那条每年秋天都会铺满金黄色银杏叶的小路还熟记在心。     从上海延伸到北京的一顿顿告别晚餐,最热闹的是那个周六晚上的聚会。见到了很多朋友,大家不停地开玩笑,聊了不少新鲜有趣的事。     回到家,终于不像在上海那样总是失眠了。     18号,经过10个多小时的漫长飞行后,我重返阔别2年半之久的温哥华。再次邂逅温哥华无比纯净的天空,我很快找回久违的宁静。实际上,不管在中国时有多么浮躁,只要踏上加拿大的土地,内心都会“神奇般地”到达一种非常平静和自然的状态。     眺望远处的皑皑雪山,看着大朵大朵的白云游走在天际,忽然想起台湾作家柏扬的一句话:     ——有自由的地方就是家园。

分享博文至:
2,546 浏览 | RSS 2.0 | Trackback

35 条评论 »

  1. 1.君子不器 says:

    娓娓道来的告别,动人

    祝福你在加拿大的新生活···

  2. 2.阿妍 says:

    祝福你

    祝愿你在新天地里找到自己的幸福.

    神仙妹妹

  3. 3.玮仁 says:

    内心都会“神奇般地”到达一种非常平静和自然的状态。 ~~~与你有同感,衷心祝福你!

  4. 居然有人用《君子不器》当笔名。真牛啊,曾经用《君子不器》是何意,一下问倒99.99%的受过中国高等教育的人。 

  5. 5.abc says:

    每次读你的文章都有读到心里去的感受。

    “有自由的地方就是家园.”

    同感,同勉。

  6. 6.chive says:

    “有自由的地方就是家园.”

    决定留下了,该不会让你失望。

    衷心祝福你!

  7. 7.枯树 says:

    我慢慢地在读,读了又读,仔细地品味着. 这文章就是两样啊,我深深地感叹.加拿大又多了一位才女!

  8. 8.夕子 says:

    haha,我在你斜对面的嘉里中心工作了5年,平时中午喜欢走走南京西路,晚上有时候去避风塘吃饭,还是满怀念在上海的那几年。

  9. 9.肥猪膀胱 says:

    Happy Christmas!

  10. 10.肥猪膀胱 says:

    子曰:“君子不器。”语出《论语•为政篇》,只有简单的四个字,却使人大为不解。“君子不器”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要理解这句话的意思,首先要从“器”字的含义着手。目前最有影响力的一种观点是把“器”字作“器具”解,视之为名词,所谓“君子不器”即指:君子不应像器具一样。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

    其一,器具一般只有一种用途,因而孔子所说的“不器”指的是君子不应该像一个器具一样,只有有限的才能和用途,而应该做一个博学多才的人。如朱子就是这样认为:“器者,各适其用而不能相通。成德之士,体无不具,故用无不周,非特为一才一艺而已。”

    其二,器具通常更多指的是容器,凡容器均有一定容量,所以“君子不器”指的是君子不应该像一个容器一样,容量有限,装不了更多的东西,而应该宽容大度,海纳百川。

    其三,器具都具有固定的形状,不易将之改变,所以“君子不器”就是指君子不应该像器具一样,思想僵化,不懂变通,而应该为人处事的过程中灵活应变。

    在这三种说法中,第一种说法的影响最大,也最为大众所接受。与此同时,还有不少学者提出了更多的不同见解,研究者包括国外的一些著名汉学家,如法国学者安德烈·莱维提出“君子不器”应该译为:君子不把任何人当器皿对待。等等。

    在这里,笔者斗胆提出自己的观点。笔者认为,“君子不器”指的是:君子不以“成器”为目的,而应该把提高自身修养作为奋斗的动力和目标。

    那么,“成器”指的是什么意思呢?这里的“器”跟前面的观点又有什么不同呢?笔者认为“器”字作动词解释更为合理。“器”本意即器皿,因其具有用途的性能而引申为“才能”,即可用之才,所以有成语“大器晚成”,即用的是其引申义。故“成器”指的是成才(尤指谋得安身立命的才能)。所谓“玉不琢,不成器”便是。

    显然,大部分人对孔子“君子不器”的理解都局限于君子不应该只成为一个专业,而要成为一个通才,笔者的观点与之最大的不同在于,不论专才或通才,笔者从根本上否认了要求君子以成才为目的的观点。照此理解,孔子主张不以成才为目的,似乎有些不可理喻。细细一想,却在情理之中,孔子反对以成才为目的,是反对这种带有强烈功利性目的性的学习。

    庄子曾讲过这样的一个故事:惠子种出一个容量为五石的大葫芦,却觉得这个葫芦没有丝毫的用处,因为若用它来盛水的话,坚硬程度又不够,若将它锯开来作瓢的话,又没有可容得下它的水缸,于是惠子很生气,就把这大葫芦给砸碎了。庄子知道后就笑道,你有容量达五石那么大的葫芦,为什么不把它作为一只轻舟浮于江湖之上呢?这个故事使我们看到,惠子之所以看不到葫芦可作轻舟的用途,就是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抱着一个使葫芦长大后可装水或作瓢的目的性,这个强烈的功利性目的性,遮蔽了他的眼睛。

    一只葫芦对于惠子来说,装水或作瓢是其本该具有的实用性,如果它不具备这个属性,留着它又何用呢?这就是惠子的观点,也是绝大多数人的观点。那么学习对于一个人来说,是否也有它的实用性呢?古人读书最直接最实用的目的,一言以蔽之,就是在读书人之间广为传诵的一句至理名言:“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所谓“黄金屋”,实际上代指的是金钱,所谓“颜如玉”,无非就是指的美女。这句话的意思说白了,就是说,读书能让你捞到金钱,读书能给你带来美女。这就是读书的功利性和实用性。甚至整个封建社会的取仕制度,已经完全用书读得好坏来衡量,而书生十年寒窗,也不过是为了一朝金榜题名,好借此步入仕途,青云直上,飞黄腾达。这种带有强烈功利性的学习显然与孔子的主张相违背,遗憾的是后人一直把他曲解了。

    事实上,孔子心目中的君子就是要求其在人格上、在修养上达到比常人更高的境界,因此他认为君子学习应该是“学以修其身”,而反对学以成器。他曾批评时人说:“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荀子解释道:“君子之学也,以美其身;小人之学也,以为禽犊。”他指出,孔子所说的“为己”就是“美其身”,是人格和修养的提升;而“为人”就是“为禽犊”,只为追名逐利,但求安身立命的技能。正因为如此,有人笑孔子,称他“博学而无所成名”。试想,圣人如孔子,其博学又怎么可能是为了成名而已呢?他的博学,更多的是为了在学习的过程中,不断提升自己的思想境界和个人修养。只有以此为目的,才配成为一名真正的君子。所以朱子曾曰:“熹窃观古昔圣贤所以教人为学之意,莫非使之讲明义理,以修其身,然后推以及人。非徒欲其务记览、为辞章,以钓声名、取利禄而已也。”

    而《论语》中最能体现出孔子不以“成器”为目的的一章,就是《先进篇·子路、曾皙、公西华侍坐》。这一章讲述的是孔子和子路等几个学生坐到一块聊天,谈各人的理想和志向。子路第一个说:“一个拥有千辆兵车的国家,夹在两个大国之间,常受外国军队的侵犯,同时内部又有饥荒,如果让我去治理的话,花三年时间,就可以使那里的人民勇敢善战,而且还懂得做人的道理。”孔子听了,微微一笑,又问冉求。冉求说:“一个方圆六七十里、或者五六十里的小国家,如果让我去治理,花三年时间,就可以使人民富足起来。至于讲到礼乐,那就只得另请高明了。” 于是孔子又问公西赤,公西赤回答说:“我不敢说能够做到怎样怎样,只是愿意学习。在宗庙祭祀的时候,或者在同别国会盟的时候,我愿意穿着礼服,戴着礼帽,做一个小小的司仪。”孔子又问曾点,曾点正在弹瑟,弹完之后直起身子回答说:“我和他们三位的才能不一样呀!” 孔子说:“那有什么关系呢?不过是各自谈谈自己的志向罢了。” 于是曾点就说了:“我希望在暮春时节,穿上春天的衣服,和五六位成年人,六七个青少年,到沂河里沐浴,在舞雩台上吹风,一路唱着歌儿回来。”孔子听了曾点的话之后长叹一声说:“我是赞成曾点的想法呀!”这个故事是《论语》中难得的一个长篇,当前面三人描述了自己的志向时,为什么孔子表现出不以为然的神情甚至哂笑子路呢?显然,他们的志向无非是成就一段功名,而曾点的志向却只是去春游,这也正好和孔子的想法一样。这表明,孔子并不赞成前面三个人功利性的理想,却对曾点的理想大为赞叹。这就是“君主不器”。

    值得注意的是,孔子子提出“君子不器”,提出“学以修身”,提出“古之学者为已”,并非字面上所理解的“为已”或“自私”,只顾自身人格和修养的提升,不顾他人不顾社会责任,如果是这样,就完全曲解了孔子的意思了。儒家思想与道家思想的一个重要的价值取向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儒家思想强调社会责任的担待,而道家思想强调个体生命的超脱。因此,孔子在提出“学以修其身”的同时,又强调“修身以安人”。他认为修身的根本是“安人”,不断提升自己的思想境界,并不是为了获得“君子”的虚名而去做一个君子的,而是希望调养自己的内心,使自己具备足够的能力之后,可以更好地安顿别人,即朱子所言的“以修其身,然后推以及人”。但他又说:“修己以安百姓,尧舜其犹病乎。”意思是说,修已以安百姓这件看似简单的事情,连尧舜都要发愁,还做不到呢。可见,他认为即使是古之圣人在修己以安人这个方面也还有所欠缺。

    作者:陈康太 来源:深圳大学

1 | 2 | 3 | 4 »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