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庄五世的博客

如果每个不愿沉默,喜欢低俗的人都开一个博客,世界将因你我而变化。侵权说明:所转目的为存档方便查找被和谐的文章之用,留言声明版权的将尽快删除。

五毛,伍皓 04/23/2010, In 今日政治, By 李普曼

字体 -

所谓历史,不过是一场记忆的战争。我们的记忆和他们的记忆,谁的记忆率先减弱了,消失了,那么谁就失败了。然后,剩下来的记忆,就冠冕的成为不断的被解说,被涂抹。点缀上花朵,成为一幅利于胜利者的水墨画。

所以,我经常非常佩服、羡慕、嫉妒那些记忆力很强的人,他们用力的不断的记忆着被大多数人忘记的过去,记录着当下被蒙蔽的事实。

比如,当莫之许等人,换了一对五毛的纸币,扔向伍皓的上空的时候,当人们看到那漫天的五毛,姿态万千的飘落在伍皓头顶的时候,许多人甚至不知道,到底为了什么。

其实,我也不甚了了。只不过知道,大概和二十一年前的一段事情有关。那段事情,因为被蒙蔽的太久,结果被大多数人遗忘了。有些人是刻意遗忘,有些人是真的遗忘了。

仿佛胜负已见,但是似乎定论下的太早。莫之许等人就是用这种形式告诉那些以为胜利的人,告诉伍皓:我们还记得。

但是,令人感到伤心的是,竟然有那么多的人,斥责莫之许等人,为那个看起来镇定的伍皓辩护。

可是,有什么好辩护的呢?伍皓并不是个普通人,他是官员。甚至他不是普通民主国家的官员,他是我们这个特殊国度的官员。他的权力远比你我想想的要大。只是一堆抛到空中的纸币,就是对他的侮辱?就是对他的不尊重?就是暴力?

那当初在那场流血的暴力之后,伍皓又做了什么?

为什么中国人,竟然这么善良?当伍皓只是镇定的反应,只是没有说出“卑鄙的伎俩”这个词,然后就赢得了许多人的好感。一个握有权力的官员,与莫之许等屁民相比,就成了一个受害者。于是,就得到了那么多人的同情。

那中国人最朴素又最无知的情感啊。当他们看到唐福珍、开胸验肺、看到钓鱼事件时,他们会对政府及官员咬牙切纸,恨其入骨。但是他们从来不认为,那些官员和伍皓一样,都握有时刻可能危及我们的权力。

要知道,那些曾经一再残害我们的,并不是做为人的官员,而是他们握有的权力。因为权力可以不被限制,所以才有悲剧一再发生。对于握有权力的高官,无论他们现在是否伤害过别人,他们都是具有强大的优势——伍皓,怎么可能成为弱者?成为被几个五毛纸币伤害的人?

谁会记得那些?在漫天五毛硬币飘落在人们面前的时候,谁还记得那些伤害我们的权力?谁又记得,伍皓又是如何背叛了那些被伤害的人们,换取了今天的权力?谁在乎?

然后这些人,终有一天会以另一种形式遭遇今天被他们怜悯、被他们歌颂、被他们呵护的权力的侵害,我相信这一点。我相信,在这儿社会里,除非你不断获取更高的权力,否则你迟早会成为权力的牺牲品——可能是拆迁、可能是钓鱼、可能是地沟油、可能是躲猫猫、甚至可能是莫须有。

而当莫之许等人,试图用这种形式,提醒当权者:我们还记得你所做过的事情。提醒他在这场记忆的对抗中,他并没有胜利的时候。那些在记忆的战斗中败下阵来的人们,竟然迅速的投诚,到了权力的一边,宁愿充当权力的炮灰。甘心情愿、死而后已。

这就是民选官员和我们这个集权体制下官员的区别所在。虽然现在伍皓和民选官员一样,都在作秀。但是民选官员作秀是为了讨好选民,因为他的网权力一直在受到选民掣肘。而伍皓的作秀,则是为了利用那些在记忆的战争中败下阵来的俘虏,利用那些真的不明真相的炮灰,营造一种广受欢迎的假象来向上邀功,来讨好领导。

真是令人唏嘘。

Tagged with: 五毛 • 伍皓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