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的瞬间(小小说)

字体 -

    朋友之间为某个问题争论,最富有幽默感的就是貌似漫不经心的疑问。他可以说是这方面的大师。一天,大家谈起了那篇在《东方》杂志上发表的引起广泛争议的小说。晚报记者小王用女性特有的细腻,恰如其分的评论了小说的情节铺垫,人物的悲欢离合;她的那张白嫩嫩的圆脸,随着每一个评论术语的出现,越发越显得圆了。然后,《大江》杂志社的编辑小张用他苦功四年哲学的科班口吻,巧妙的不容别人插半句话地分析了小说中人物内在的性格与心理。然后,小李不失身份的理解;然后,小马稍露一点崇拜的赞同;然后,。。。。。。他往上托了一下金属腿的眼镜,熟悉他的朋友都熟悉他的这个习惯动作意味着什么,大家的话音嘎然停止,他又一次轻轻地托了一下眼镜,环视大家:“请问,你们考虑到作者创作过程中每一个冲动的瞬间吗?”冲动的瞬间?!看着他的藏在800度玻璃片后一对眼睛和有一点变形的微笑,小张有一种身落虚谷的感觉,极力想从畅游过的哲学海洋里,觅到的那一叠叠学说去回答这个“瞬间”,然而。。。。。,眼光中闪出了困惑。“圆脸”姑娘也想从一系列她所能想象的“瞬间”中去选择一个“YES”或”NO”,怯于问者“瞬间”的提法有点角度,嗫嚅了一下,终于什么也没说。小李。。。。。。?!小马。。。。。。?!

    他是J省省城N市一位崭露头角的艺术评论新秀,省城某座有百年历史的大学艺术学院的年轻有为的教授;常常以独树一帜的犀利语言和有见地、有层次、点面交错、纵横有序的对作品才华横溢的评论,对作者善解人意的理解,而受到了N市艺术界惹人的注目,特别是那看似漫不经心却常常使人目瞪口呆的疑问?!说心里话,对于一个音乐学院作曲系刚毕业的我,能与他交上朋友,正是太幸运了!特别是看了他的那篇几乎占了《大江周末》整个文艺版的大部头文章《现代东方的旋律》,评欧阳天河的钢琴协奏蓝色狂想曲《燃烧的天际》;文章的思维和独特的词语,几乎使N市整个音乐界兴奋的跳了起来,当然也包括我。“......《燃烧》显示了一个真正的旋律天才和一种瞬间的别出心裁的和声感,他开了......"钢琴家用潇洒的手臂快速地、交错地从低音到高音渐次地剁上来。仿佛寻找一种暗示;忽然,钢琴家高举缩回的手,竭尽全力的砸下去,双手仿佛凝铸在琴键上…….!”接着用优美的排比,揭示气势磅礴的音乐带来的想象和现实,什么高速的城市化建设,节次麟比的摩天大厦,错综复杂的城市立交,高速公路,高速铁路蒙太奇般跳跃的文字,接着笔锋一转“......这难道不可以说,是真正的属于东方的现代音乐吗?难道我们不可以从最后一击的强浓缩的时空瞬间,去获得,去体会……”哇塞!真棒!多么富有现代节奏感的文笔!

    最幸运的是一次在“圆脸”家的party上,大伙们兴致勃勃聆听我的一首刚刚创作变奏曲《没有月色的夜》后,他突然眼睛一亮,下意识地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接踵而来的又是一个又一个关于各种瞬间的发问,虽然穷于应付他的各种疑问,心里的激动还是溢于言表,反正一部作品的成功一是包装,二就是和评论家的批评分不开的,贬也好褒也好,就能出名了,不管大家怎样认为,至少我相信。

    几天后的一个夜晚,我兴匆匆赶到他的公寓,想完整的谈谈自己的创作动机,好好的侃一侃冲动的“瞬间”带来的灵感,目的吗?谁没有一点功利感?这年头大饼炕出来就是卖的!伸手敲门,门自动开了,循着柔和的灯光,发现他伏在写字台上,我蹑手蹑脚轻轻走到他的身后,想与他开一个小小的玩笑,突然一丝游丝般鼾声使我怔住了,连忙绕到他的对面,原来他在打盹呢!半边脸惬意压在一叠稿纸上,一行用秀丽的钢笔楷书撰写的标题,一个字一个字地跳进了我的眼睛,音。。。乐。。。的。。。瞬。。。间。。。,评江岸的钢琴变奏曲《没有月色的夜》,他睡着的姿态挺严肃,桌面上放着那副自信的带金属腿的眼镜;年轻的脸庞轻轻地抽动着,仿佛有什么东西拽着而显得有一点痛苦的神情,哦!一缕拉成丝的亮晶晶口水挂在很有个性的嘴角边,在牛顿定律重力的作用下,不紧不慢地滴在稿纸《音乐的瞬间》的“瞬间”两个字上。“瞬间”两个字渐渐地变得模糊不清了。(多年以后,他已成为那座大学的校长,还会写点应景文章,不过都是用计算机写啰!)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