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余价值:广场二三事(诗)

字体 -

剩余价值广场二三事

作者: WALFF

【【一】

站在广场边缘的秤上

弹簧有意或无意地加速

所有的时间坠弯
广场转动着锋利的刺刀和沉重的脚步

斜斜地影子佝偻着

芸芸众生走过的地面无影无息
随着季节 三次元二次元暗香交融

一张又一张广场的照片

以异次元的像素变异

在世界每一个狭窄的角落

张扬世故苍老傲慢

一直想忘记的广场
广场却冰冷地记着我

于是,从那一年的六月开始

向着边境向着远方迁徙
于是,广场天天静静的

在那个布满雾霾的城市

剔出地砖缝里破碎的故事耐心地咀嚼

秤了又秤  期待重逢

多年以后,我俯身告诉我的孩子
一个虚拟世界里

一个会秤重会走路的广场等着我
也就是等着你

孩子 你懂吗

【【二】

那一天,走过基因的独木桥

终于如期穿越地磅秤秤出的世界

在孩子的小黑板上

绿色的坦克突然出现

多年前的那个城市的那个广场
也曾经行驶过 褐绿色的装甲车

履带轧过的大理石也学会了发芽
变成了孩子的小手

他歪着脑袋没有让坦克驶出黑板

还悄悄的附在妈妈的耳朵边

说了一句话

多少年前那个城市那个广场的装甲车

却驶出了广场,在沉重的装甲车前

也有一个清瘦的大男孩

一直打着停止的手势

履带轰鸣从纪念碑前碾过很久很久

声音很长很长一直延伸到

一九一九年五月四日的某时某刻某点


从此广场边的夜店里

挤满了许多女人,露背袒胸
从此广场四周,留下许多男人

穿着西服目光炯炯
从此广场中央回荡着一个稚嫩的声音
我永远是你的小孩, 妈妈
从此广场的上空

雾霾遮住了蓝天白云
在褐灰色白色的朦胧中总是飘满了

奇奇怪怪的气球或紫色或红色

【【三】

六月的广场,早已没有了春风

风筝线的断头竟还在蠕动

那一又一鲜血染红的红领巾

系在胸前已经不会飘舞,

在离心灵最近的地方
一个小时候的猫喃喃的说

时刻准备着…

爪子擦洗着一扇涂着金色的窗户

【【四】

那一天,广场上的灯火

全部亮了又全部熄灭
风好大好大,夜很黑很黑

眼睛一闭一睁的瞬间

许多透明的玻璃碎块

和划过天空的子弹一齐飞翔一起降落

于是,宽厚的广场上许多单纯的声音

划碎了划破了缠绕在一起

放到了那台破旧的秤上

称出了一叠不能忘却的笑魇

【五

纪念牌拂去了汉白玉上浸骨的尘埃

任清明的雨一年又一年凄厉地冲刷

广场幽暗 无奈挺起大理石的胸脯

任冬至的雪 一年又一年温柔地簇拥

大栅栏的铁栏杆年年刷着热烘烘的红漆

也拦不住大前门的门洞里

凌冽寒冷的千年北风对秤

反反复复说:灵魂没有重量

于是,每年春天的花

一直到六月才真正的盛开

装甲战车何时能变成草绿色的花篮

载着那群不能回家的学子游子的魄望断家园


从那一天起

那个站在装甲车前的男孩

变成了一个流浪的诗人

他的身后

有许多诗人却变成了商人
有许多商人变成了夜店里的女人
还有许多女人变成了

六月广场上

再也流不出眼泪的母亲

手捧着流泪的蜡烛

……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