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22 21:04:53314 浏览

      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世界,完全属于自己,与世隔绝,别人进不来,我们也出不去,我们被囚禁在这里,罪名是孤独,刑期是终身监禁。我们渴望被释放的那天,但是如果那天真的到来,我们又因为害怕而不敢迈步出来,因为我们独自等待的岁月太长了,我们害怕这不过是不规律的放风时间,或者是调皮的放羊的孩子说着狼来了的谎话。       我有我自己的世界,别人进不来,我也出… (阅读全文)

2010-03-30 21:47:28298 浏览

      当初是我错了,当初我害怕了,最近听了很多这样的话,都是当初的或者再当初的故人(原谅我不想再称呼他们为恋人了,听着有些可笑),当初都干嘛去了呢?如果当初和其中的某一位修成了正果,现在的我又是什么样子的呢?会不会有了宝宝,天天为老公洗衣服做饭带孩子,安心做个黄脸婆呢?当初认为可怕的事情,现在想来还真是觉得那是种幸福呢。可惜那幸福暂时不属于我。属… (阅读全文)

2010-03-12 19:11:58327 浏览

    以为自己不会想家,但是好像开始了,是真的实实在在的开始了。不是洪水猛兽,只是涓涓细流,但已经足够了,他足以摧毁我脆弱的心灵及假装坚强的外表。。。。。。。。。。。。。夜幕下的北京,会有多美,酒吧里人声鼎沸,大街上车水马龙,饭店里灯火通明,人们的脸上洋溢着幸福和满足的笑脸,说着家常,骂着老板,互相调侃。但是那里。。。。。。。。。没有我。。。。。。… (阅读全文)

2010-02-09 23:10:57779 浏览

      来到加拿大已经有一个月余了,半夜趴在床上看着书,不知从哪里飘来了微弱的音乐声,很悠扬。让我想起了初中的时候,很想得到一个小资情调的八音盒,最后终于不惜重金在一个精品店里买到了一个。虽然价格偏贵,但还是很开心,很宝贝的放在卧室里,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上发条,听音乐。恍惚间仿佛又回到了北京的家里,只不过是小时候住的胡同,躺在床上,深夜无眠,听着… (阅读全文)

2010-01-27 23:03:54386 浏览

  今天心情莫名的难过,不开心,委屈,想家,眼泪扑啦啦的往下掉。真憋屈啊。我需要别人的照顾。真累。。。。可是没有找人诉苦的习惯,所以多苦都得自己扛,真难受啊。想家,想北京。。。。。。。。。 (阅读全文)

2010-01-27 23:07:53253 浏览

 房东鼓励我多走动,就去了市中心的商场,可能相当于咱北京的王府井吧,一路上行人还算密集,大家过马路的时候也都闯红灯,感情哪儿都一样,偶尔有行人对我报以友好的微笑,比中国人强哈(中国人只是低着头不看我)   问了几个人来到了市中心的购物中心,里边不大,不想王府井,倒像北京的来福士,三层买百货,地下一层是快餐什么的,瞎转悠半天也没看中什么,认识的牌子看了… (阅读全文)

2010-01-27 23:14:52188 浏览

终于盼到注册这天了,想着可以认识很多中国同学就莫名的开心,早早起了床,赶在房东进厕所前洗漱完毕,化好妆,信心满满的出发了。上公共汽车前发现零钱不够买票,也找不到换钱的地儿,硬着头皮上了车,果然司机没有零钱找我,把五加元扔进投币器里,心里那个滴血啊!没费太多的周折,找到了学校,在门口零星碰到几个亚洲人,不认路,就跟着我走,心里窃喜,应该可以交到新朋… (阅读全文)

2010-01-27 23:13:51206 浏览

  临了还是哭了,擦擦脸上的泪,头也不回的走了,过了托运行李的慌张,终于安定了些,看看四周,一水儿的中国人,可谁也不理谁,已经充分的显示出了出国后就六亲不认的范儿了。机舱里满是咖啡的香,我听着音乐淡淡的思着乡。突然很想念那个男人的那双大手,温柔的牵着我说,有我!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怎么忍也忍不住。什么理想、抱负,全都没了,只想紧紧的靠在他的怀里闭上眼… (阅读全文)

2010-01-27 23:23:50171 浏览

      每个人都有悲伤的时候,我现在就在这种情绪里。人的一生大部分时间都是不能为所欲为的,这就是我们很多时候多愁善感的理由。如果是10年前的我,肯定会自怨自艾,甚至掩面痛哭,但是现在我知道,我不会。虽然也会有忍不住眼眶热的时候,但大多都是蜻蜓点水,像是因为困倦打哈欠的生理反应。可是当很久不联络的老朋友关心的一句,你怎么了的时候,泪水也会突然决堤。当然… (阅读全文)

2010-01-27 23:24:49166 浏览

  今天看了一个远在他乡的朋友的文章,说到些感触,我也很难受,因为感触相同,总是不明原因的感到一阵阵的悲伤。听一首歌,吹一阵风,想一个人,看一道风景,就会不自觉的湿了眼眶 她的原话:你们都不在身边。。。。。。。。。。。     心酸,难受,想安慰她,但我知道,我不会,只能在心里和她站在一起。 怀念年少时美好的日子,大部分时间可以任性妄为,无拘无束,人生有无…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