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东鼓励我多走动,就去了市中心的商场,可能相当于咱北京的王府井吧,一路上行人还算密集,大家过马路的时候也都闯红灯,感情哪儿都一样,偶尔有行人对我报以友好的微笑,比中国人强哈(中国人只是低着头不看我)

  问了几个人来到了市中心的购物中心,里边不大,不想王府井,倒像北京的来福士,三层买百货,地下一层是快餐什么的,瞎转悠半天也没看中什么,认识的牌子看了看,ZARA什么的居然都和北京是同步的,北京的朋友有福了,很多人说中国卖的都是外国的剩货或过气商品,看来蛮不是那么回事啊,只能说人家也许只是根据市场需求调节了一下货物比例而已。是中国人自己看低了自己,我们的市场也很重要的。看到了我买过的一些衣服和外套,貌似和北京的价格也是一样的,打折力度也相同。很多品牌中国没有,但中国的很多牌子这里也没有,总体来说中国的选择比较多一些。瞎转悠了半天,没看中什么,买了点衣服包包什么的,衣服买一送一,还不错,包包最后一个,ZARA的(又是他哈)不退不换,有点脏,没办法,便宜,我需要一个大包装书。不知不觉也到下午了,还真有点饿,到了地下一层吃饭,想喝果汁,好像是混合的,闹不清什么跟什么,还得排队,麦当劳吧,唉。。。

听在加拿大的朋友说,点双层起司汉堡最划算,就要这个吧,跟卖汉堡的黑人阿姨说6号,黑阿姨立马给我否了,大致意思是,那是两层起司,我吃不了,我心里话啦,要的就是双层啊,转念一想,也许人家说的是对的,我那朋友可是一男孩子,我要是要双层,吃不了,多不好啊,浪费粮食不说,好像也显得我挺没起子似的,听人劝,吃饱饭。得啦,改2号吧。旁边一个老爷子和黑阿姨在聊着什么,反正是和我聊,就是听不懂,老大爷肯定是西班牙人,英语的口音很重。很开心很健谈。道了别,找位子坐下,旁边是位黑人女士,那个西班牙老爷子也过来了,原来一起的,他跟我说他正在学中文,貌似现在学中文很流行嘛,中国文化也很流行,前天邻居还问我知不知道太极拳,几乎每个人都会说上那么两句中文。和他们打了招呼后享受自己的汉堡,味道没咱国家的好吃,餐巾纸还不如厕所纸软,天啊。。。。。。

吃饭的当儿,来了个黑人女孩,问我有没有零钱,闹不清她是换零钱还是乞讨,给了她2$,她还要,旁边的黑人女士一个劲儿的冲我眨眼,我没再给钱,她走后黑人女士对我说,她要钱是来吸毒的。我听了很后悔,好像帮人作恶似的。那位女士告诫我要把整钱零钱分开放,如果有陌生人叫千万不要跟着走,我牢牢记住了她的话,谢了她离开了。回家的路上又给了乞讨的人一块钱,因为他们有只大狗,趴在哪里很是可怜,所以动了恻隐之心。

回家后照例又转了半个多小时,时间越来越短,太好了!希望今天是最后一次迷路了。我很累,回家要赶紧洗洗睡了。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