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来到加拿大已经有一个月余了,半夜趴在床上看着书,不知从哪里飘来了微弱的音乐声,很悠扬。让我想起了初中的时候,很想得到一个小资情调的八音盒,最后终于不惜重金在一个精品店里买到了一个。虽然价格偏贵,但还是很开心,很宝贝的放在卧室里,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上发条,听音乐。恍惚间仿佛又回到了北京的家里,只不过是小时候住的胡同,躺在床上,深夜无眠,听着北京站整点的钟声和偶尔传来的火车的汽笛声。现在不可能再听到了,迅速林立的高楼大厦和城市的喧嚣已远远盖过了那最初的记忆。就像那远去的暮鼓晨钟,再也回不来。虽然从没听过那份依恋,哪怕隔着几个世纪,只要他再度响起,就算从未耳闻,我也知道那是家乡的声音。那记忆来自小时候寒冷的冬天,小学教师里没有暖气,围着火炉瑟瑟发抖的身体和冻僵的已经没有知觉的脚趾,夏天一身白毛汗,在胡同里纳凉到深夜还不断神侃的街坊邻居。春天刮起的沙尘暴,秋天男同学们鞋里的老树叶根。小时候不爱吃糖葫芦,喜欢巧克力。现在到了冬天,必吃糖葫芦,不然就不算是冬天,我想,那是一种需要。今年,我是吃不到了。。。。。。。。。。一直以为不会对任何东西留恋的我动摇了,觉得对北京没有感情,对家人不会想念,远离了他们才知道他们的重要,对我的影响有多深,我的身体里留着他们的血。。。。。曾经对自己信心满满,现在,雄心壮志全都烟消云散了。。。。。 

      看看窗外,一片破败,真的很荒凉。不禁嘲笑自己,来这不毛之地做什么。现实生活的单调让我迷恋上了网络,打开电源,一个五光十色的世界呈现眼前,或欢欣鼓舞,或脸红心跳,或柳暗花明。即使知道那不过是个虚妄的世界,但还是受不了他的诱惑。知道这样不好,但还是忍不住就这样一天天的放纵下去。如果强忍着关上了电源,世界就此安静,了无生趣。戒不掉的网瘾,忘不掉的乡愁。有幸认识了一个老乡,QQ上的一句,丫头!在烦什么?眼眶竟忍不住的发热。丫头——多久没有人这么叫我了呢?是来了以后就没有了,还是从搬到楼房住后这个称呼就消失了?想起了胡同里的老街坊,还有那些离我远去的曾经把我当丫头的他们。我开始怀旧,开始惆怅,我老了,真的老了。。。。

      我知道大年三十的时候会有家人和朋友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北京有多热闹,让我听鞭炮齐鸣的声音,想象这景象的壮观,到那时我又该作何感想,有何举动呢?人生是不断向前的过程,但我现在只想躺下,什么都不做,飞回家,看一看北京,看看我的家,吃一串糖葫芦,放一挂小鞭,叫一声叔叔阿姨,过年好!看着熟悉的人对我微笑,即使没有压岁钱,我也会很开心,很开心。。。。。。。。。。。

                                                                                                                                                                     2010。2。9

                     u=3507344515,1144371141&fm=3&gp=0.jpg                                                                                                                          11:52分,于加拿大家中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