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字体 -

猫头鹰:黄鸟兄一直在大学教书,   他和人说话喜欢把对方当学生,   现在则把对方当案板上的活鱼。  七根火柴小姐今后要习惯他的方式喔! 七根火柴:  我古文不好,“  会吾中”是什么意思? 黄鸟:原来孔子认为《诗经》有道德伦理的功能,  故思无邪!  而木心应该承闻一多等人的路,  把诗经当作文学来看。  会吾中–遇见我命中人 的意思!  你认为了解一个作品(work of art) 能否脱离作者本人的背景?  你觉得了解一个人能否脱离他的出生和家人? 七根火柴:  我懂了!  看一本书,  如遇见几个人。  何况是诗经。  要说喜欢,  看对眼就行。  要是爱,  需要生命的深度和厚度。 黄鸟:看一本书,  如遇见几个人。何况是诗经。  七根火柴小姐的悟性真高,  棋逢对手了。   你觉得了解一个人能否脱离他的出生和家人?   肯定不行吧!! 七根火柴:梁文道说,  木心的作品是少有的那种,  你读了会想要了解他的作者是何人。  会想去见他。 黄鸟:回到木心,  诗经中国语言文学的发源地之一。   如何使之流到这个时代,   木心在编排上打破了诗雅颂的排列,  以《秦风无衣》为首篇。  而诗经第一首是《关雎》–后妃之德。   我为何以林风眠为导引?   诗经演取诗经的精髓–四言体,  去掉许多副词,  如“兮”。  还有一伟大变革—而每首诗都改造为14行诗体。  这不是和林风眠异曲同工吗?   中体西用。 七根火柴:您为何喜欢林风眠呢? 黄鸟:我过去学中国美学史,   最喜欢的就是林风眠–孤独探索,   人格高尚。  到晚清,   中国画在技法上已经没有多少可突破的空间,  新观念必然带来新技法。  有的完全西化,  有的恪守陈规,  也有人游走东西,  不离本源。  徐悲鸿后来太左,  你可以看他晚期的革命画报,  而林风眠宁可玉碎,  不可瓦全,  很反动那种! 七根火柴:你以政治评判艺术?  岂能怪人没有选择玉碎。 黄鸟:再回到木心,   一个画家敢在文学上搞政变  ,有勇气  。如果以文学本身来评断他的这部作品,  可能还有许多瑕疵,  我还没每首和原诗比较。  不过轮廓已经很清楚了。有人说是:是中国现代诗从汉语传统返本探源的一则孤例。   这句话,  实际也可用在当时的林风眠。 七根火柴:你不觉得是因为林风眠中西的分配恰是你能接受的百分比 黄鸟:我以政治评判艺术? –当然喽!  艺术可以和宗教及道德沾边,  岂能为政治服务。为什么张爱玲要出国? 七根火柴:以人品批判艺术吗? 黄鸟:评诗和评画有初级和高级之分( high criticism),   在绘画方面我是lay person,   主要是被林的人生态度感染罢了! 七根火柴:看来我们得读一下Madam Bovary。  艺术可以为信仰和道德服务,   为什么不可以为政治服务?    政治也是一种信仰。   就是为金钱服务也无可厚非。    政治不就是建立在道德上的资源分配? [场景四] 谈到政治,  黄鸟眼前的是中国过去洗脑式的教育;    而七根火柴脑里闪过的是公民权利。  猫头鹰看到两人已经剑拔弩张,  刚快在收银台前发出肖邦的一首夜曲《平静的行板》。  人们一遇争论,  这首夜曲能让双方平静下来。  果然,  黄鸟先把心里的烦躁驱散了一下。

黄鸟:七根火柴小姐,  请猜猜这首诗谁写的?

革命的烈火冲散了阴雾, 苦难的童年永远结束! 再也看不见 妈妈的含泪忧愁的脸, 再也不要受 地主的残酷的皮鞭。 今天: 我们换上干净的衣裳, 涌到美丽的龙王塘。 这一片土地上, 一切都变了样! 帐幕里都是孩子们 欢笑的声音, 铁琴和皮鼓,应和着 狂欢的跳舞。 卖国的噶伦们玩够了的 湖心高楼, 今天也该让我们来 享受,享受。 抬头看: 金色的太阳, 玉色的田野, 银色的山! 一阵快乐和骄傲 涌上心间! 我们的恩人啊, 毛主席,共产党! 如今我们有了一双 自由的手, 我们要在这自由的 土地上, 建出一座乐园给你们看!

七根火柴:雷锋。 哈哈!冰心。我妈最喜欢冰心了。 黄鸟:政治也是一种信仰。   政治不就是建立在道德上的资源分配?   –这里是涉及到人们对政治的不同理解,  在我们今日的讨论之列。就是为金钱服务也无可厚非–这句话已经超过了艺术本身的底线,  没有什么讨论的意义了! 七根火柴:不是超越了艺术本身的底线而是黄鸟先生的道德底线!晚安!晚安!!(河北话) 黄鸟:晚安!(上海话) 猫头鹰:大家别感情用事,   何必为一个文艺问题撕破脸面。(山东话) 七根火柴:何必责怪前人的道德对错。   They know not what they do。  回到我想讨论的,  道德是否应该只来测量自己。嗯,  没有不欢。不过确实该晚安了。 黄鸟:你, 你,侬,侬……改日再战!……Bye-Bye! [尾声] 七根火柴夺门而出,黄鸟也把《诗经演》狠狠地扔在沙发上, 气呼呼地离开了咖啡屋。 猫头鹰很沮丧地看着这一幕, 突然耳边响起肖邦的那首《降A大调波兰舞曲〈英雄〉》……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 | RSS 2.0 |

5 条评论

  1. 2013年1月29日 23:23一目

    没开头?

  2. 2013年1月29日 23:32一目

    这个,让我大笑好几回啊 !那句“改天再战”因该放进去啊 。

  3. 2013年1月30日 07:04远方无声鸽

    修改了,并让李云迪和朗朗对阵!

  4. 2013年1月30日 10:33凌波仙子

    眼花缭乱,目眩神迷···有空再来···

  5. 2013年1月31日 10:05替天行道

    古典版的现代故事,有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