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字体 -

时间:多伦多一月的大雪之夜 地点:伊桃碧谷漫游中西咖啡馆 人物列表: 1. 猫头鹰,咖啡屋老板兼哲学家 2. 七根火柴,华裔女小说家 3. 黄鸟,超市鱼肉部主管兼诗人 [场景一] 星期一的夜晚,  基尔大街1888号的华人超市8点就关了门。  一个身体修长的中年男人,  右手提着几斤活鱼,  左臂下拽着一本书;  迎着风雪,  缓缓地向基尔大街1788号的漫游中西咖啡馆走来。  漫游中西咖啡馆里只有一个女人在喝咖啡,   她就是当地大红大紫的小说家–七根火柴。  这天本是全城华裔诗人,  画家,  小说家及思想家们定期的文艺沙龙之夜;  仍然只有七根火柴一个人到场。   猫头鹰正拿出一本《中国美术史大师作品集》给七根火柴阅读,  这时一个男人气喘吁吁地撞了进来。

猫头鹰:稀客,稀客,  几乎一个多月没见了,  ‘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黄鸟老兄近来如何? 黄鸟:  自从圣诞节到现在,  几乎没有一天休息,  每天都要宰杀生鱼300条。  这是今日才进的几条鲜鱼,您先收下,改日到府上小酌一番,享受一下“南有嘉鱼,君子有酒”的境界。 猫头鹰:忘了给鸟兄介绍一下,  这位是七根火柴小姐,  本市知名华裔上海籍小说家。 七根火柴:您好,  黄鸟先生。  听猫头鹰说,  您曾是国内某名牌大学美学教授及先锋派诗人。 黄鸟:往日的辉煌不足挂齿?   请问七根火柴小姐写什么题材的小说? 猫头鹰:你们先入座,  慢慢聊。  这是七根火柴小姐刚出版的《那时我们年纪小》,  您可先来品读品读。 [场景二] 黄鸟和七根火柴一同坐下,黄鸟把左臂下拽着一本书放在桌上,正要翻开刚在猫头鹰递过来的《那时我们年纪小》。突然七根火柴两眼放光,从沙发上跳起来,惊叫起来。 七根火柴:《诗经演》 黄鸟:没错我老师的老师—木心先生的力作。 七根火柴:好看吗? 黄鸟:问题这么能这样问?   就好像听故事总要问好人坏人一样。  我先问你一个中国美术史的问题:  20世纪早期,  在引进西方艺术入中国画方面,  有三位声名显赫的人物:徐悲鸿、刘海粟和林风眠。   你喜欢哪一个?

[场景三]  猫头鹰这时端过两杯热饮,  黄鸟悄悄地打量起眼前的这个黄毛丫头,  个子不高,  两眼如夜空闪烁的流星,  一眨就会揭露出宇宙底深藏的奥秘。  咖啡桌上的那本《中国美术史大师作品集》,  正好翻在徐悲鸿这一页。  七根火柴边喝着她的热巧克力,  边沉思着。 七根火柴:徐悲鸿。 张大千不算吗? 黄鸟:张大千一直画国画,后来才移民海外。为何选徐悲鸿?为何不选林风眠? 七根火柴:为什么要选林风眠?  三位最末的才是他。  张大千的泼墨画法也不是借鉴西洋画的吗?   林风眠很像幼稚版的Amedeo Modigliani,  我不是很喜欢 黄鸟:我还以为英雄所见略同?   没想到!  如果你不喜欢林风眠,  那你肯定不会喜欢木心的《诗经演》。 七根火柴:  何以见得?   有什么关联吗? 黄鸟:也许音乐和绘画是用感性,  当场的冲击力很重要。  阿拉这一代都是听进行曲长大的,  这就是代沟! 七根火柴: 黄鸟先生是上海人吗? 黄鸟: 不是的,  我是杭州人,  我的外婆是上海人,  只要我一激动和做噩梦就会不由自主的冒出上海话。 猫头鹰:七根火柴小姐是上海出生的,  虽然英文跟母语一般,  但她激动时就会冒出河北话。 黄鸟:猫头鹰真会开玩笑,  我们还是回到林风眠吧! 七根火柴:我使劲多看了几眼林风眠,  还是没感觉。   或许要看真品才行。  不好意思,  黄鸟先生,  我的排名如下: 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刘海粟,林风眠。 猫头鹰:黄鸟兄坐下谈,  别说上海话。  我知道您师从陈老师,不  过文艺对话的好处就是“去蔽”–去成见。  如果您一开始就直接进入木心,  可能你对他已有了几分主观的崇敬  ,现在好,  大家一起来先破除去迷信和主观。  七根火柴小姐是那种西式的“吾爱吾师,更爱真理”。  我们这些鸟都是侍师如侍父的东方思维。 黄鸟:林风眠是木心的师傅。  木心搞的这个《诗经演》我个人认为是林风眠技法的继承! 七根火柴:《诗经演》不是文字吗?

黄鸟:难道文字和绘画的境界有区别吗?  你那个排行榜是地道中国式的“品”,  能否尝试用“味”来解释? 七根火柴:文字和绘画当然有区别。  各个感官的品都有区别。  用味道的味来解释?  想不出,  你说林风眠是什么味? 黄鸟:林风眠的艺术有一种罕见的苦味!  我在这里不再谈绘画,  回到《诗经演》。  这本书有几个特色:(1)诗经的主旨有变!在孔子那里是:  诗三百,  一言蔽之, 思无邪!  木心把孔子的最后一句改为“一言蔽,会吾中”。  原来的书名就是《会吾中》。  会–合 吾–我 中–命中。 七根火柴:  有些人的画,  是要看了他的生平才能更懂他艺术的高度。  比如梵高,  比如林风眠。  有些绘画就是看着喜欢,有劲,有趣,有感觉。 黄鸟:有些人的画,  是要看了他的生平才能更懂他艺术的高度。 这是妙语!   如果大家都不知道艺术家的故事,  凭第一感观,  没几个人会喜欢梵高的!  您还是回到我的《诗经演》吧!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 | RSS 2.0 |

3 条评论

  1. 2013年1月29日 23:24一目

    噢,这里是开头

  2. 2016年9月13日 16:50一目

    如今越看越喜欢林了。怎么回事

  3. 2016年9月19日 15:44远方无声鸽

    又到我这里一坐,我还不知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