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字体 -

  谈及一国之文化,必不能绕过其民族的饮食,在西洋人眼中东洋人好像只吃寿司,中国人只炸春卷。这样的总结虽是片面, 但还是具有一定的合理性。用紫菜包裹的半生半熟的寿司,吃出的是一个小岛玲珑精致的生猛;春卷里面一定要有豆芽菜,炸得金黄的外皮下,咬出来一个泱泱大国的包容和沧桑。

   已近黄昏时分,多伦多秋日的天地格外多彩,不过401高速公路却是异常的乏味。这些设计单调的交通工具, 好像一个个蠕动的蚕蛹,发着哀叹,喘着无奈。偶尔呼啸驶过的警车或救护车,却激起司机们的精神头。

井上本是个不善言谈的人,特别在女人面前,脑海里火花飞溅的思想会立刻消融, 所以前面十多年来,他相过几次亲, 不过大多数女人给出的结论都是如此—他就像一个呆头呆脑的日本武士。 可在凯西眼里, 井上虽然表面拘谨,不过每次和他目光相遇时,她都能感到他的灵魂深处,有着一股能推动厚重冰川运动的张力。 凯西好不容易出了东西向的401 高速公路, 转到了通往小镇奥萝拉方向的404高速公路。不过情况比401高速公路更糟, 那里也几乎成了停车场。 井上自言自语地说道:“要是多伦多人都开摩托车就不会堵车了。” “哈哈哈!”凯西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你的这个提议不错,但多伦多的冬天可不适合开摩托车呀!”“冬天可以开雪上摩托,和北极的因纽特人一样吗”。井上也不甘示弱地答道。

“还是回到现实中”,凯西立即转换了话题道: “现在DVP 都是塞车,要不然我们先找个餐馆解决一下晚餐”。 井上听后,连连说好,下意识地舔了一下嘴唇。不过井上礼貌地说: “那我请你去吃中餐,听说七号公路上有许多好吃的中餐馆”。 “我还以为你会喜欢吃日本料理?” 凯西惊奇地问道。 “不,不,我从小就不喜欢日本人的食物,特别是紫菜和生鱼片. 我倒是喜欢吃中餐,特别是回锅肉和春卷!” 井上有滋有味地说着,好像已经沉浸在对川菜麻辣的回忆中。 “我的天呀!我们好像应该生在对方家才对, 我从小就不喜欢中餐里有豆芽和葱的食物,最喜欢吃你们的寿司,特别是里面包牛油果那种”。 凯西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看来我们都没有继承各自祖先的味觉,这样吧,我们找个我们都能接受的 餐馆吧”。井上建议道。 “那好!我们去吃韩国餐?”凯西立即回应道。 “不行,不行,韩国餐太像日本餐的变种,唯一不同的是那腌白菜”。井上连连摇头。 “那你提议好了”,凯西的声音变得娇嗔起来。 “越南餐如何?”井上回答说。 “啊,越南餐,就像韩餐遇见日餐,我特别不爱吃越南的春卷”。凯西的声音变得有些失望。 这时高速公路上,一块醒目的路边广告牌突然吸引了两人的目光,这是家餐馆的指示牌,凯西微笑地看着井上说,“去这家餐馆如何?”井上肯定地回答:“不错!英雄所见略同!”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奥萝拉的紫延龄 | RSS 2.0 |

6 条评论

  1. 2013年11月11日 10:01牧童之家

    文艺小说融入了饮食文化,有滋有味! 关于寿司,春卷,尤其是男主眼神的描写真令人印象深刻~

  2. 2013年11月11日 10:12olive tree

    中国胃,当然是选择春卷了。

  3. 2013年11月11日 10:16远方无声鸽

    楼上两位周一好, 自己不会煮菜,只有让想象力飞翔了!

  4. 2013年11月11日 11:19一目

    喜欢越南春卷

  5. 2013年11月11日 11:50远方无声鸽

    嘿嘿!以为俺在教人做菜…..我真正想要探索的是移民第二代对自己父母文化的态度。 饮食为一个文化最不可动摇的要素,然后才是文字和艺术。

  6. 2013年11月11日 23:45走过路过

    很好看,写的太接近现实生活了,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