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字体 -

这是个星期五的黄昏,天色渐暗, 华灯初上。不过眼前的那个路标广告却格外的耀眼,原来上面写着是“北边最好的Fish &Chips”。停止了吃寿司还是吃春卷的争论,两人一致同意,就去这家离奥萝拉不远,位于列治文山央街上的这家炸鱼店共进晚餐。 车刚开进一个小购物广场, 招牌上几乎都是中文和波斯文。靠近角落的最后一间, 一个木制的招牌上画着一个鱼形,旁边写着一行小字“北边最好的Fish & Chips”。

整个炸鱼店的墙是透明玻璃,里面吃客的一举一动都暴露无遗。七八张坐得光滑的旧椅子, 已经被大部分人占满。墙上挂着一个大屏幕的电视机,几个白人青年边喝着啤酒,边仰着头看着上面的篮球比赛。看见这家颇为简陋的炸鱼店, 井上有些失望, 然后歉意地看着凯西,有些犹豫不想进去。 凯西却无所谓地说:“我常去的一家炸鱼店,比这更简陋。还是用旧报纸包鱼块,只要味道做得正宗,有星期五的味道就行”。 “星期五的味道?”井上疑惑地看着凯西问道。 凯西却诡秘地向井上投上一笑,接着拉开店门, 向井上来了一个日本妇女式的鞠躬,轻轻地俏皮地说道:“请进,等下我会告诉你的”。 凯西和井上刚跨进炸鱼店,一个四十多岁矮胖的中年男子立刻过来招呼道,“二位这边请”。凯西见这老板是华人,立刻改口用广东话向他说:“能不能坐到那个靠角落的位子”。这个男子连连点头称是,然后递过两份碗碟刀叉和一份过塑的已经用了很旧的菜单。 凯西很熟练地指着菜单对老板说,“每人来一份两件鱼这种,鱼一定要鳕鱼的”。 老板自信地答道,“我们店用的鱼百分百是鳕鱼,土豆都是来自王子岛的”。 前面那几座的年青人突然爆发出一声喝彩声,井上听得清楚,那是一班纽芬兰青年, 连他们的笑声都和其他加拿大人不同, 星期五晚上他们是必要进行老乡聚会的。 这时井上把目光转向凯西,在这个充满油烟味的炸鱼店,他一次那么近距离地看着凯西。 她的五官是那么地柔和,皮肤白皙,优美的脖颈, 漆黑的眼睛—里面好像蕴藏着活力,果敢,意思。忽然就在这刹那间,井上看见凯西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的不安。他赶紧把目光移向那堆纽芬兰青年,然后发出一个问题来掩盖刚才自己的莽撞。 “你刚才进门说的星期五味道是指什么?”井上问道。 凯西突然恍然大悟地说道:“这是一个关于Fish &Chips的传说,不知你没有听过”? 井上一本正经地说:“ 地球上脑袋最理智的民族,吃起东西来却是最不理智。 这里面有什么故事呢?”

这时凯西的眼睛明亮而温柔,目光锐利而可爱,她直瞅着井上说:“其实Fish & Chips 不是英国人的发明,而是犹太人的发明”。 “犹太人的发明!”井上惊讶的表情,好像是2013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落到了伊拉克诗人手中。 凯西不紧不慢地说:“大约在1860年的一个晚上,当时伦敦的一个13岁的犹太男孩,叫约瑟夫•马林(Joseph Malin)。在吃晚餐时,把炸鱼和薯条两种东西放到了一起。这个组合的出现,被小男孩的父母认为这是上帝赐予他们一家脱贫致富的商机,他们利用小孩子的创意。在他们家的楼下开了伦敦第一家,也是英国第一家炸鱼薯条店,自此每个星期五晚上,英国人都有吃Fish & Chips 的习惯”。 “看来犹太人不仅是新思维的发明者,也是新食物的发明者!不过你怎么会知道这些呢?”井上好奇地问道。 凯西自信地看着井上说:“我父母刚移民到加拿大时,他们就是在伊桃碧谷买了一家Fish & Chips ,我们全家就靠此为生。” 这时那个中年男人端着两盘热腾腾的Fish & Chips  进来,井上看见凯西的眼睛里闪出了一丝纯洁童真般的微笑,好像那个厨房后面躲着一个笑嘻嘻,往外窥视的小女孩……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奥萝拉的紫延龄, 原创小说 | RSS 2.0 |

5 条评论

  1. 2013年11月18日 07:37心仪

    Fish Friday 原来是这样的!

  2. 2013年11月18日 08:53走过路过

    伊桃碧谷,奥萝拉都是很美丽地名,太文艺了。

  3. 2013年11月18日 09:30olive tree

    炸鱼,是口味很好的东西,吃时多吃一点色拉。

  4. 2013年11月18日 12:37远方无声鸽

    饮食是文化最核心的部分之一,不过这Fish&Chips已被定为垃圾食品,少吃为妙!

  5. 2013年11月21日 12:09爱心幼儿园

    这餐确实有点腻,但也确实美味,但还是应该少吃为佳哈哈。 是啊,译名真的很美好和文艺哦,赞。

    [这不就叫作“人是诗意地居住”。 Downtown 还有几家老字号的Fish& Chips,据说天天排长队,令人向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