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字体 -

 离开列治文山的炸鱼店,凯西继续开着她的那辆红色道奇皮卡,在昏暗的央街缓缓地行驶着。 此时窗外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地把深秋的枯叶都打落了。 两人在车上几乎没有任何话可讲,只是各自听着,回味着心底里最深处的澎湃。 毕竟都是在风雨中,漂泊多年的男女,对爱情的憧憬早被现实中的挫折所束缚。 特别是那些人到中年还没有收获爱情的男女,“进入那没有季节的世界,你在那里虽然能笑,却不能尽放欢声,虽然能泣,却不能倾洒泪水(纪伯伦语)”。 他/她们的内心需要的是一团火,一次重新点燃对爱情渴慕的烈火。不过点燃这团火的绝不是彼此话语的投机; 也不是眼神中无语的默契。他/她们需要的是在静夜中, 重新凝视自己被岁月隐藏的伤痕;更需要掌管爱情的小天使,再次向他/她们射出的利箭。纵使路途艰难,他/她们都愿委身相许。 凯西的车停在了一幢Townhouse 面前,这就是井上在奥萝拉的新居所。这时旁边的一座老教堂传来一阵钟声,和望井镇的钟声一样亲切。井上心中油然升起一股到家的感觉,好像这十多年的漂泊要在这里结束。 凯西匆匆告别了井上,又启动了汽车准备回家,当她倒车时看见井上还站在门口向她挥手,一个声音在她心中擦过,这里就是下一个爱情的起点站…… And then to sleep with a prayer for the beloved in your heart and a song of praise upon your lips.

[作者注]这一段故事的结束,也是另一部故事的开始,美好的故事需要时间去编织。故事的第一部结束了!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奥萝拉的紫延龄, 原创小说 | RSS 2.0 |

8 条评论

  1. 2013年11月27日 04:18一目

    结束了? why….?

  2. 2013年11月27日 06:43远方无声鸽

    修正一下,应该是第一部份结束。主要是我脑袋里没有什么新的故事情节了,需要让他们冬眠一下,哪天甚至几年后自己有了新想法,再 让他们继续。我现在又在构思另一个以圣经人物为背景的历史小说,不想一心二用。

  3. 2013年11月27日 10:30一目

    如梦般的Chagall

    [梦里的东西有时更真!]

  4. 2013年11月27日 11:32牧童之家

    浪漫总是在雨天? 静待新的篇章。。

    [沙漠里也有浪漫,不过危险更多,还有刺人的仙人掌。下雨时正是打伞的好借口,彼此能靠得很近。]

  5. 2013年11月27日 12:45olive tree

    你怎么也知道范小萱的歌?

    浪漫一定很美好,却不一定都伤感。海水一样蓝、一样清澈的浪漫也让人留恋。

    [好奇心能让人找到最美好的东西。橄榄树对浪漫的领悟比我深,这个留言很诗意呀!]

  6. 2013年11月27日 13:45农家苦

    才子,期待你关于圣经人物的大作早点问世。有人考证说,历史上的基督长得像阿拉法特,而西方所有的艺术里都把他描绘成西方人的样子。神既然是公义的,大家的,那就可以是中国人。请问怎么联系你?

    [今年的两篇小说,《远方无声》是写大卫的;《哭泣的墙》是写尼哥底母的; 你可以在我过去的博客中查阅。历史上的基督是和巴勒斯坦人长得一样,因为犹太人是闪人的后裔,和巴勒斯坦人在血缘是兄弟;毫不奇怪,基督教会在西方影响盛大,自然无形中影响了西方艺术,这就好像佛祖在中国文化中也画成了中国老爷爷,印度味早没了。不过如果你去看东正教的圣像画,基督还像犹太人。不管艺术如何,基督徒更注重基督的神性。 神是公义的,但不是大家的,这里有一拣选的概念,这里就不细说了。 你可以找博客里面睡熊猫,它知道我的脚踪。。。。]

  7. 2013年11月27日 13:52端端

    很喜欢这段话,“他/她们的内心需要的是一团火,一次重新点燃对爱情渴慕的烈火。不过点燃这团火的绝不是彼此话语的投机; 也不是眼神中无语的默契。他/她们需要的是在静夜中, 重新凝视自己被岁月隐藏的伤痕;更需要掌管爱情的小天使,再次向他/她们射出的利箭。纵使路途艰难,他/她们都愿委身相许”说到了我心底。

    [我更喜欢我的这个标题,愿有天下情人终成眷属。阅读愉快!]

  8. 2013年11月27日 23:02睡熊猫

    哟,熊猫还能追上鸽子,荣幸之至,你是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我喜欢天下眷属终成有情人。

    [俺还要潜伏一段,请熊猫联络农夫。眷属变情人,婚姻才能地久天长,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