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字体 -

从时间上看,简。奥斯汀(1775-1817年)几乎和曹雪芹(1715-1763年)同时代。不过那时的东西方两大文明,除了在商品上有些交流,精神上几乎平行而过。当时的中国人对西洋的看法,无非就是出产几件希奇小古玩的西夷。曹雪芹自己恐怕也不知道谁是莎士比亚,或密尔顿?要不然,大观园里肯定有十二钗一起读十四行诗或林黛玉弹钢琴的场面。

曹雪芹在第五十二回,借宝琴的叙述,最大限度地描述了中国人对西洋的认识程度:

寶玉笑道:「偺們明兒下一社,又有了題目了,就詠水仙,臘梅。」黛玉聽了,笑道:「罷,罷!再不敢做詩了。做一回,罰一回,沒的怪羞的。」說著,便兩手握起臉來。寶玉笑道:「何苦來,又打趣我做什麼?我還不怕臊呢,你倒握起臉來了。」寶釵因笑道:「下次我邀一社,四個詩題,四個詞題。每人四首詩,四首詞。頭一個詩題詠太極圖,限『一先』的韻,五言排律;要把一先的韻都用盡了,一個不許剩。」寶琴笑道:「這一說,可知是姐姐不是真心起社了,這分明是難人。要論起來,也強扭的出來,不過顛來倒去,弄些易經上的話生填,究竟有何趣味?我八歲的時節,跟我父親到西海沿上買洋貨。誰知有個真真國的女孩子,纔十五歲,那臉面就和那西洋畫上的美人一樣,也披著黃頭髮,打著聯垂,滿頭帶著都是瑪瑙、珊瑚、貓兒眼、祖母綠;身上穿著金絲織的鎖子甲,洋錦襖袖,帶著倭刀,也是鑲金嵌寶的。實在畫兒上也沒他那麼好看!有人說,他通中國的詩書,會講五經,能做詩填詞。因此,我父親央煩了一位通官煩他寫了一張字,就寫他做的詩。」眾人都稱道奇異。

而在奥斯汀构筑成的内瑟菲尔德庄园中,恐怕还无人知晓唐诗宋词为何物?要不然伊丽莎白和达西的爱情肯定更婉约曲折。英国淑女们如何也无法理解这样的心思:“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而这是奥斯汀笔下的女主角伊丽莎白内心之纠结:

“伊丽莎白听他这样表明心迹,越发为他感到不安和焦急,便不得不开口说话。她立刻吞吞吐吐地告诉他说,自从他刚刚提起的那个时期到现在,她的心情已经起了很大的变化,现在她愿意以愉快和感激的心情来接受他这一番盛情美意。这个回答简直使他感到从来没有过的快乐,他正象一个狂恋热爱的人一样,立刻抓住这个机会,无限乖巧、无限热烈地向她倾诉衷曲。要是伊丽莎白能够抬起头来看看他那双眼睛,她就可以看出,他那满脸喜气洋洋的神气,使他变得多么漂亮;她虽然不敢看他的脸色,却敢听他的声音;只听得他把千丝万缕的感情都告诉了她,说她在他心目中是多么重要,使她越听越觉得他情感的宝贵”。

到曹雪芹那个时代,中国小说还是在自己的轨道上行走,完全不见外来小说的影响;而在另一方面,西洋小说家们肯定是没有多少知道中国小说的价值。而今这两个平行而过的小说家,一个几乎在英语文学界成就了 “ 简迷”;而在另一边,则有所谓的“红学”。

我这系列的杂感,就是想回到那个没有偏见的时代,看看到底是西方的月亮真的比东方的圆吗? 还只是“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其实也想更深引出另一个话题,就是中国传统小说到了《红楼梦》是不是彻底终结了?中国小说的创作出路是不是都需要借用西洋的技法呢?我不想用任何民族主义的傲慢来对待西洋文化,只是想从草根式的文艺随感中得到些心智上的享受和快感。

注: 以上视频是一场英国学者和读者对奥斯汀和艾米莉勃朗特文学地位的评价,最后奥斯汀还是被认为是“英国文学之后”,居然和莎士比亚并驾齐驱!如果我能投票,我会把票投给勃朗特。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名作赏析, 红楼再梦 | RSS 2.0 |

22 条评论

  1. 2014年5月10日 12:12白色百合

    各有各的圆法,各有各的偏见,没有可比性。

  2. 2014年5月10日 13:20七成新

    考古呀!

  3. 2014年5月10日 14:03远方无声鸽

    西方人对中国文化的了解,远不如中国人对西方文化的了解深刻。虽然文化不同,人们的审美观也有共同之处,至少在人性这点是共同的。 无意拿曹和简进行高低之分,如我第一篇所述,是要在两者的差异中去寻求共同性。

  4. 2014年5月10日 14:54农家苦

    要是奥斯汀带着钢琴来见林黛玉,会不会被林黛玉骂做“骚鞑子”?

  5. 2014年5月10日 14:59远方无声鸽

    现在拍电影喜欢玩古今穿越,这两部最易穿越东西,年纪都不大,十五六岁就结婚。

  6. 2014年5月11日 09:37阿三大法

    只就音乐而言,西方比中国发达的不是一百倍或两百倍的事。没可比性。在诗词和诗歌,书法上也许中国强些。

  7. 2014年5月11日 12:44枫叶

    因为她属牛的

  8. 2014年5月12日 16:18olive tree

    其实写小说,迎合读者的兴趣和自我享乐是要用不同的技法吧。

  9. 2014年5月12日 20:02远方无声鸽

    内容即故事情节当然是首要的,形式即技法也是重要的。我这里想讨论的就是中西小说技法上的不同,也会思考一些东西方观念对小说的影响。

  10. 2014年5月12日 21:58牧童之家

    有意思!題目就很新鮮吸睛

  11. 2014年5月13日 20:11白色百合

    博客回帖显示时间好像又不对,容我在你博客里试一下,谢谢。

  12. 2014年5月13日 20:12白色百合

    整整相差5个小时,最好报告给博客管理员。

  13. 2014年5月14日 01:49远方无声鸽

    可能用的是太平洋时区,51主机或许搬到了温哥华。

  14. 2014年5月14日 05:01静听松风

    巴赫(1685-1750)接触过钢琴,但并不喜欢,所以他的作品都是为羽管键琴而作,而莫扎特(1756-1791)也只是到他生命的最后几年才接触到钢琴。钢琴真正在欧洲流行是1825年以后的事了。所以曹雪芹的年代接触到钢琴的希望非常渺茫,即便有钢琴运到中国,他们也不大可能会弹奏,至少音要调准吧,谁来调这个琴?

  15. 2014年5月14日 13:00远方无声鸽

    这件事过去以后,达西要求彬格莱小姐和伊丽莎白小姐赏赐他一点音乐听听,彬格莱小姐便敏捷地走钢琴跟前,先客气了一番,请伊丽莎白带头,伊丽莎白却更加客气、更加诚恳地推辞了,然后彬格莱小姐才在琴旁坐下来。 赫斯脱太太替她妹妹伴唱。当她们姐妹俩演奏的时候,伊丽莎白翻阅着钢琴上的几本琴谱,只见达西先生的眼睛总是望着她。如果说,这位了不起的人这样看着她是出于爱慕之意,她可不大敢存这种奢望,不过,要是说达西是因为讨厌她所以才望着她,那就更说不通了。最后,她只得这样想;她所以引起了达西的注意,大概是因为达西认为她比起在座的任何人来,都叫人看不顺眼。她作出了这个假想之后,并没有感到痛苦,因为她根本不喜欢他,因此不稀罕他的垂青。 彬格莱小姐弹了几支意大利歌曲以后,便改弹了一些活泼的苏格兰曲子来变换变换情调。不大一会儿工夫,达西先生走到伊丽莎白跟前来,跟她说:

  16. 2014年5月14日 13:06远方无声鸽

    按照小说的记录,钢琴当是英国中产家庭的常见乐器了。

  17. 2014年5月14日 15:15一目

    钢琴搬运困难,小提琴可否。感觉黛玉气质更符合弦乐

  18. 2014年5月14日 17:38远方无声鸽

    宝玉也不答言,低着头,一径走到潇湘馆来。只见黛玉靠在桌上看书。宝玉走到跟前,笑说道:“妹妹早回来了。”黛玉也笑道:“你不理我,我还在那里做什么!”宝玉一面笑说:“他们人多说话,我插不下嘴去,所以没有和你说话。”一面瞧着黛玉看的那本书。书上的字一个也不认得,有的像“芍”字,有的像“茫”字,也有一个“大”字旁边“九”字加上一勾,中间又添个“五”字,也有上头“五”字“六”字又添一个“木”字,底下又是一个“五”字,看着又奇怪,又纳闷,便说:“妹妹近日愈发进了,看起天书来了。”黛玉嗤的一声笑道:“好个念书的人,连个琴谱都没有见过。”宝玉道:“琴谱怎么不知道,为什么上头的字一个也不认得。妹妹你认得么?”黛玉道:“不认得瞧他做什么?”宝玉道:“我不信,从没有听见你会抚琴。我们书房里挂着好几张,前年来了一个清客先生叫做什么嵇好古,老爷烦他抚了一曲。他取下琴来说,都使不得,还说:‘老先生若高兴,改日携琴来请教。’想是我们老爷也不懂,他便不来了。怎么你有本事藏着?”黛玉道:“我何尝真会呢。前日身上略觉舒服,在大书架上翻书,看有一套琴谱,甚有雅趣,上头讲的琴理甚通,手法说的也明白,真是古人静心养性的工夫。我在扬州也听得讲究过,也曾学过,只是不弄了,就没有了。这果真是‘三日不弹,手生荆棘。’前日看这几篇没有曲文,只有操名。我又到别处找了一本有曲文的来看着,才有意思。究竟怎么弹得好,实在也难。书上说的师旷鼓琴能来风雷龙凤;孔圣人尚学琴于师襄,一操便知其为文王;高山流水,得遇知音。”说到这里,眼皮儿微微一动,慢慢的低下头去。宝玉正听得高兴,便道:“好妹妹,你才说的实在有趣,只是我才见上头的字都不认得,你教我几个呢。”黛玉道:“不用教的,一说便可以知道的。”宝玉道:“我是个糊涂人,得教我那个‘大’字加一勾,中间一个‘五’字的。”黛玉笑道:“这‘大’字‘九’字是用左手大拇指按琴上的九徽,这一勾加‘五’字是右手钩五弦。并不是一个字,乃是一声,是极容易的。还有吟、揉、绰、注、撞、走、飞、推等法,是讲究手法的。”宝玉乐得手舞足蹈的说:“好妹妹,你既明琴理,我们何不学起来。”黛玉道:“琴者,禁也。古人制下,原以治身,涵养性情,抑其淫荡,去其奢侈。若要抚琴,必择静室高斋,或在层楼的上头,在林石的里面,或是山巅上,或是水涯上。再遇着那天地清和的时候,风清月朗,焚香静坐,心不外想,气血和平,才能与神合灵,与道合妙。所以古人说‘知音难遇’。若无知音,宁可独对着那清风明月,苍松怪石,野猿老鹤,抚弄一番,以寄兴趣,方为不负了这琴。还有一层,又要指法好,取音好。若必要抚琴,先须衣冠整齐,或鹤氅,或深衣,要如古人的像表,那才能称圣人之器,然后盥了手,焚上香,方才将身就在榻边,把琴放在案上,坐在第五徽的地方儿,对着自己的当心,两手方从容抬起,这才心身俱正。还要知道轻重疾徐,卷舒自若,体态尊重方好。”宝玉道:“我们学着顽,若这么讲究起来,那就难了。”

  19. 2014年5月14日 17:44远方无声鸽

    高鹗续写的红楼梦第八十六回,林黛玉会弹古琴。看以上摘录。所以中西小姐肯定需会乐器的。

  20. 2014年5月16日 16:28静听松风

    请问远方无声鸽,您摘录的第一段小说发生在什么年代?

  21. 2014年5月16日 16:38静听松风

    远鸽的意思是,林会弹古琴,所以她也会别的乐器,换句话说,能弹钢琴的人也能拉小提琴,是这样吗?

  22. 2014年5月16日 19:24远方无声鸽

    奥斯汀所描写的时代为18~19世纪交接处,英国成为世界帝国的前夜,而红楼正好出清由盛转衰之际。不过那时中国还是以天朝自居, 如何以弹钢琴作为一种修养。现在国人都在练钢琴,反忘了自己的传统。林黛玉时代,人们还没有以学西洋的东西为荣,故不会弹钢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