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字体 -

好久没有动笔,心灵变得越来越苍白。美丽之山水毕竟只是“心”外之物,在世界的行走狂奔时,倒是常常渴望在静夜中, 去聆听那些从心灵深处发出的音乐。

summer-storm-joanne-smoley.jpg

正如美学家苏珊·朗格所说的:“生命组织是全部情感的构架,因为情感只存在于活的生物体中,各种能够表现情感的符号的逻辑,也必是生命过程的逻辑。生命活动最独特的原则是节奏性,所有的生命都是有节奏的”。 这里的节奏性,也可以通俗地看成是音乐中的“旋律”。重新得力于她的符号美学思想,使我终于突破了过去一直打转的“表现说”。亚里士多德不是说: “吾爱吾师,更爱真理”。我这十年一直在追随Nicholas Wolterstoreff 的思想, 但发现其理论在解释音乐作品上显得很苍白。

再读一段苏珊·朗格的这一句: “节奏性的东西的根源则存在于素材之外,存在于时间之中。因此,节奏力量的根源是超音乐性的东西…..它是音乐之外的各种文化财富和在自然界本身之中也存在着的东西。”因此,对节奏的感受能陶冶人的品性,进行曲使人振奋,悲歌使人忧伤等,都是因为它们以明显的节奏特征感染了听者的内心。音乐只有与听者内心的节奏感相呼应,才能产生应有的艺术效果,使人从中能够体验到音乐的美”。 理论是灰色的,生命之树常青。下面让我们一起来体验夏日的节奏,看看是否这个旋律是否和我们内心中的旋律相呼应!

对比上面绘画和音乐对夏的描述,似乎维瓦尔第小提琴协奏曲四季中的《夏》更能触动我们内心中的那份夏日之节奏。

再体会一下指挥家卡拉扬指挥的《夏》中,迸发出之旋律。

90_130625172821_1.jpg

以诗歌的形式来表达夏天,俄国诗人费奥多尔·伊万诺维奇·丘特切夫这首“夏天的风暴是多么快活”最有节奏性和画面感:

夏天的风暴是多么快活!

它吼叫着,卷起了飞尘,

而雷雨急急推送着乌云

把蔚蓝的天空秘密掩遮,

接着疯狂地,象瀑布一样,

整个朝树林猛力扑来,

被袭击的林涛开始澎湃,

阔叶的海洋在颤动,喧响!……

树木的巨人好似突然

被无形的脚踏弯了身躯,

树梢都在急切地低语,

仿佛正为此计议,商谈,—

这时,透过这骤然的繁响,

可以听到小鸟的呼哨,

而且不知从哪儿,飘下了

第一片黄叶,飘到路上……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日志 (全局), 美的随想 | RSS 2.0 |

5 条评论

  1. 2014年7月9日 15:27一目

    第一幅油画很美

    [回复]Art is the objectification of feeling, and the subjectification of nature. - Susanne K. Langer

  2. 2014年7月9日 23:44农家苦

    俄国诗人的狂夏,我着实地感受过。点题的和不点题的都是夏的文章。昨晚仰观明月,卧闻天籁,也好。

    [回复]今年草原省的夏天应该是疾风暴雨。

  3. 2014年7月10日 08:23白色百合

    这个太快太激昂,我喜欢莫扎特的曲子。

    [回复]这些应该在海边刮台风时能感受到。作者《四季》中的“春”比较舒缓,可以听一听。

  4. 2014年7月10日 09:21olive tree

    以评论的形式表示夏天,就是热情~~

    [回复]加拿大的夏天比较让人缺少热情。

  5. 2014年7月10日 14:24梳子

    这两首曲子的节奏都很快,正好配合“夏天的风暴是多么快活”。冬天的风暴该会多么的令人不快活。所以,夏天,一切都好。

    [回复】问候梳子,夏天更有创作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