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洋人眼中的《茉莉花》

字体 -

自上次美学散步归来,发现音乐这一艺术形式的独特性,开始重温西洋音乐历史。 在西洋音乐史中,意大利歌剧是不能越过的一环。正好意大利歌剧的形成期和中国的昆曲流行期大体相符合,不过四百余年后,意大利歌剧仍在世界畅行,而昆曲却成了曲高和寡行将就木的世界非物质遗产。感慨之余,不禁反思起其他中国戏曲未来的命运。虽然今天京剧也被洋人称为中国的歌剧,不过京剧本身也在电影,电视剧占主流娱乐的今日,恐怕也难免步入即将濒临灭绝的一种娱乐方式。 或许我的担忧是多余的,中国的文化事业多年一直受政府支持,京剧已被当作是国粹之一,即便没有多少观众,政府也会出钱像养大熊猫一样保护着,也会号召中小学生从小就去欣赏和观摩。 歌剧在西方的命运实在不同,虽然有其市场包装的作用,但主要还是有一堆真实的观众。 即便像意大利歌剧这种老古董的东西,人们还是自然和所谓的高雅艺术联系在一起。 对没有任何西方文化背景或意大利语知识的来说,歌剧还是可以在听得懂的艺术形式,至少其中那些感情致真的旋律,因为音乐本身也是人类共同的语言。这或许也是歌剧长盛不衰的原因吧。 以国人熟悉的普契尼的歌剧《图蓝朵》为例,里面的故事瞎编乱造,完全是西方人对中国文化的曲解,不过中间的几段旋律却令人难于忘怀。普契尼自己没有到过中国,而其中他把听到的《茉莉花》这一段,却应用的恰到好处。使得洋人都知道中国文化里也有如此悠雅的旋律。不过看那些真正以西洋歌剧演员演绎的中国公主和皇帝的形象,实在令人啼笑皆非。但因为普契尼创作的音乐太精彩了,早就忘了那些五大三粗的中国公主形象!

[为了弥补洋人扮演中国人的问题,歌剧使用了许多面具和脸谱]

[中国公主一出场,茉莉花的歌声就响起]

[这段即便没有看过此歌剧的人,也会知道这段旋律。。。]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体娱 (全局), , 有好戏看 | RSS 2.0 |

10 条评论

  1. 2014年7月22日 17:22农家苦

    昆曲的精华已被京剧部分吸收,太高雅而且奶油小生气太重,在今天无法被大众接受。但就京剧来说,其戏迷总数应该不会比意大利歌剧的少。我个人觉得京剧是中国男人永远的抒情诗。

    [回复]京剧是安徽人对中国文化最有影响力的贡献之一。

  2. 2014年7月22日 20:28远方无声鸽

    有兴趣欣赏歌剧《图兰朵》(中文字幕)的可以点击这里>>http://youtu.be/uXDKSdDU9J4

    关于普契尼和《茉莉花》的一点背景资料:

    月亮出来了。刽子手手持大刀砍向为求婚而猜谜失败的波斯王子,在杀气腾腾的气氛中,远方悠然地流淌出童声合唱《在东方山顶上有鹳鸟在歌唱》,旋律的灵感来自中国民歌《茉莉花》。 这是普契尼歌剧《图兰朵》开场第一幕,美丽而冷傲的中国公主图兰朵上场之前的场景。 巴罗的《中国旅行记》出版后的120年,意大利作曲家普契尼1924年创作了自己生前的最后一部歌剧《图兰朵》,讲述的是中国元代北京城里的一位公主图兰朵,为了复仇,她给各国求婚者提了个条件,谁能猜出她的三个谜语,就招他为驸马,并将皇位给他,如果答不出,就被砍头。这部三幕歌剧用《茉莉花》为音乐主题,使此歌更加风靡世界,成为代表东方中国的文化符号之一。 普契尼只是运用《茉莉花》最为有名的作曲家之一。在他之前,还有很多西方人在传播《茉莉花》,仅在19世纪末,就有大量的民歌集、歌曲选和音乐史论著里都引用了《茉莉花》,比如德国人卡尔·恩格尔1864年编写的《最古老国家的音乐》、丹麦人安德烈·彼得·贝尔格林1870年所著的《民间歌曲和旋律》、英国人格兰维尔·班托克的《两首中国民歌》、《各国民歌100首》、波希米亚人安布罗斯的《音乐史》等。 现在,人们很容易理解《茉莉花》的西传。音乐理论家钱仁康认为,在19世纪中叶以后,外国入侵、洋务运动使得中国民歌通过各种渠道西传有了更多的机会,“而《茉莉花》在西方的广泛传播,则得益于其自身的特点:一方面,它的五声音阶曲调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另一方面,它的流畅的旋律和包含着周期性反复的匀称的结构,又能与西方的审美习惯相适应。”就像班托克所说的,《茉莉花》“包含着同时能为西方人和东方人的耳朵所接受的优越性”。《茉莉花》的流传绝不是偶然的。 进入20世纪,《茉莉花》在西方进一步流传。钱仁康撰文说,1911年,英国作曲家班托克出版了《各国民歌一百首》,把《茉莉花》的钢琴伴奏写成一首二部卡农,并先后编入了《两首中国歌曲》、《七首中国歌曲》而广为流传。在美国,1922年博茨福德编的《各族民歌集》和1937年格林编的《各国歌曲集》都收入了《茉莉花》,显示这首歌已经成为中国民歌的代表。 198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向世界推荐《茉莉花》,并将其确定为亚太地区的音乐教材,《茉莉花》更是被各国艺术家广为传唱。法国歌手米哈伊,具有极高的国际声望,是法国歌曲在全世界的使者,在她多次访问中国时,都唱《茉莉花》。在美国萨克斯演奏家凯利·金的动人乐曲中,他改编演奏的《茉莉花》长达8分钟,钢琴王子理查德·克莱德曼也演绎过清新活泼的《茉莉花》。

  3. 2014年7月23日 10:45一目

    看的第一个歌剧就是这出。

    第一出京剧是西厢记。

    我觉得中国戏曲比西洋传统歌剧好看多了。而且融入西洋管弦乐,西洋话剧式布景等,有很多创作空间

    [回复]中西戏剧史就是大众变小众的历史,现在比较合大众口味的是音乐剧。江青当年改革的几部京剧和歌剧,其实应该是有先见性的。在博中谈文论艺,也是门雀可罗,广大读者喜欢的主题

    还是吃喝玩乐。夏天这个季节,写游记最有读者,一目来分享一下你游山玩水的经历吧!

  4. 2014年7月23日 11:32olive tree

    艺术是一种巧合,一种意外,一种唯美的偶然。。。

  5. 2014年7月23日 13:11远方无声鸽

    现在橄榄树留言都是诗句了…..下面又要涌出什么诗行?静候中。。。。

  6. 2014年7月23日 13:27一目

    一目的游记保密。 呵呵。。。主要还是懒

  7. 2014年7月23日 13:30一目

    反正又不是以游览数量来赚钱。何必花了心思去写给别人看。只写我想写的,有读懂的,看透的,附和的,争议的就颇是有趣了。

  8. 2014年7月23日 13:44远方无声鸽

    说的也是,今年车胎都快磨烂了,却没什么劲头写游记。或许变成甘醇的记忆时,再拿出来自我欣赏一番。

  9. 2014年7月23日 15:13一目

    可能等到冰天雪地时就格外回味了

    [回复]冬天时人们自然怀念夏天,而夏天时没有人盼望冬天!

  10. 2014年7月23日 23:20五瓣丁香

    “即便像意大利歌剧这种老古董的东西,人们还是自然和所谓的高雅艺术联系在一起。 对没有任何西方文化背景或意大利语知识的来说,歌剧还是可以在听得懂的艺术形式,至少其中那些感情致真的旋律,因为音乐本身也是人类共同的语言。这或许也是歌剧长盛不衰的原因吧。”

    真知灼见! 那几部歌剧里脍炙人口的旋律是历史浪里淘沙之后留下的金子。

    [回复]看到了我想说的关键部分,并非是中西来比较优劣,而是一起彼此聆听。普契尼这部歌剧的成功就是把中国旋律植入西方音乐形式,而中国人同样也可演绎西方精彩的旋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