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原创] 胭脂河畔的约定(引言)

字体 -

夏天的时候,听到一段故事,可能每天还在我们周围的哪个角落重演,依然是没有多少人去关心的悲剧。我们已经习惯于以自己为中心的生活, 超过我们视野的,他人的悲哀,永远都不会成为我们生命河流中的一滴水; 更不用说我们能“与哀哭人的同哀哭”,规避痛苦是大多数人的本性。

不过一部好的文学作品能唤起对他人痛苦的感知,无意识地也净化了自己的灵魂。 正如乔治.艾略特所说:“The greatest benefit we owe to the artist, whether painter, poet, or novelist, is the extension of our sympathies….. Art is the nearest thing to life; it is a mode of amplifying experience and extending our contact with our fellow-men beyond the bounds of our personal lot.” ( 中译大意为:“艺术家们给我们带来的最大益处就是浇灌了我们的怜恤之心……因为艺术最接近于生活;通过艺术,他人的命运被纳入到我们的个人经验中”。)

那本大书也这样说:“怜恤人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蒙怜恤。” 在这个提倡 DIY 的世界中,我们的灵魂比任何一个世代都麻木和冷漠。如果文学当真有艾略特所说温暖灵魂的力量,那我就再次想跃入其中。

我已经在过去的一年里, 分别在我的两个短篇小说〈相遇〉和〈奥萝拉的紫延龄〉中,塑造了两个主要人物,一是日裔加拿大文化人类学家—井上秋野,另一个是华裔女兽医—凯西。本想通过他们间的爱情故事去探求跨文化的身份冲突,但一直对基督徒写小说的意义模糊不清,于是产生了一个匆匆没有结局的故事,随后也尝试写了几个以〈圣经〉为人物的小说,结果发现:圣经人物文艺化反而会误导人们对神话语的正确解释。纠结的出路就是先暂时把我写小说的萌动打入冷宫中,让自己的心去预备等候。

秋天的时候,在一条发呆的河旁边, 心中有产生了让井上秋野复活的想法,想用他的视角去描述藏在我心中整整一个夏天的故事。天渐冷了,我终于按捺不住了里面的冲动,想在键盘前把这个故事写出来。

福楼拜认为文学的力量不在于故事本身,而在于作者怎样地叙述,描写和处理,“我们可以从任何东西里挖掘诗意,因为任何东西里都存在诗,……我们应当习惯于把世界看成一个艺术品,必须把这个艺术品的各种行为再现在我们的作品里(福楼拜语)”。

于是我开始把目光投向一条被人们长期忽略的河流,企图在这里再现那些已经淡忘的故事,就让这缓缓流动的胭脂河为您述说吧!
《胭脂河畔的约定》将是井上秋野的第三部曲,不过我这一次井上秋野不是故事的中心人物,而是借着他会引出另外两个人的故事。 要知何事,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胭脂河畔的约定, 原创小说 | RSS 2.0 |

9 条评论

  1. 2014年10月20日 20:39一目

    期待

    [回复] 多谢!

  2. 2014年10月20日 21:09农家苦

    鼓励你今冬把这个故事写完,写好。多伦多是举世闻名的多元文化大都市,居在期间,虽然不易,但也应该学会欣赏别的族裔文化,那真是一大享受!我们人数众多,可精神状态如此混乱、污糟,非常需要引导。

    [回复]这就是我还没有从博客撤走的原因。来来,请喝一碗清澈的泉水消消气。

  3. 2014年10月20日 21:34农家苦

    我有坐怀不乱的秘诀,更何况是别人嫉妒庄主,哈哈。今天在山东哥儿们店里喝酒、啃鱼头,两个人一块扔石头的。

    [回复]那天我呼上博里的农粉们,一起去胭脂河扔石头,听你讲哪些“坐怀不乱”的秘诀。。。。

  4. 2014年10月20日 21:39花溪

    小说名取得好,喜欢. 这次让中国人做女主角吧?

    [回复]要知端的,下回分解。 原本想叫《胭脂河畔的承诺》,后听见这首歌,于是改为”约定“。

  5. 2014年10月21日 08:06olive tree

    发现爱写博的人,对图片和音乐都情有独钟。

    [回复] 这个意见好,要让人专注阅读文字,下次我不再配图配乐。

  6. 2014年10月21日 11:38olive tree

    千万不要为我一句话,就改变风格,那我成千古罪人了。喜欢图文并茂。

    [回复] 如何成千古罪人呢? 这虽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我觉得还是对自己要严格要求一些。正如过去的古典音乐家就反对加标题, 他们认为这会破坏听众自己的乐思和想象。我还是要改掉在小说中配图配乐的旧习,

    让文字本身更具有音乐和画面感岂不更好。

  7. 2014年10月21日 13:12凌波仙子

    世俗流年中牵手河畔、仰望星空···多好。

    愿故事里外,都有一份小悲欢,昼夜流淌···

    [回复]我将上演一场大悲剧,要想让人看到流出血泪而汇成的河流。 不过牵手河畔、仰望星空这肯定是必不可少的。 但想人落泪, 自己得有悲切之心。据说福楼拜写包法利夫人自杀一段,好像是自己是凶手一般。故事是有了,但如何写让人落泪的文字,还真不容易。

  8. 2014年10月25日 08:37牧童之家

    期待:)故事是边发呆边构思? 還以為鴿子搬到三藩市藝术宫旁边呢。。。

    [回复] 陈冲住在哪儿吗? 博客玩久了,人心思里的许多罪也慢慢暴露出来,写写小说能批判自己一下。

  9. 2014年10月25日 22:04

    楼主写的真好,要了解更多诗词歌画,请关注news100.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