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字体 -

“叮咚,叮咚”两声门铃响起来。  井上秋野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闹钟,“这才7点,而且又是周六早晨, 谁会那么大早来敲门呢”?井上心里嘀咕着。他赶忙放下正在专心阅读的报纸,在第八版中那篇还没有读完的文章《 多市浣熊成灾,胖福市长建议市民用雨伞驱赶》旁边, 井上轻轻地用喝了几口的咖啡杯压住这页报纸,准备开门回来后继续阅读。
“叮咚,叮咚” 门铃又被按了两下,这次比前次更急促。井上慌忙起身,连拖鞋也顾不上去找,随手系紧了身上灰色日式睡袍的腰带,立即沉沉地应道:“来了”。
他屋子的大门是那种上方镶着五彩摩挲玻璃的老式门, 门后边挂着一块可以卷上去的薄纱窗帘,屋里面的人可以透过这薄纱看见外面来人的影儿,而外面的人却根本洞悉不到屋内任何的动静。
井上急促地走到门口,从大门的镶窗直望去,来人是个男性,个子应该有一米八以上。井上有些迟疑,手按着门锁,凝重地问了一句:“谁啊?”
“先生,我是您对面的邻居, 请开一下门?”门口这个男人用礼貌且温和的话语答道。
吱呀一声, 井上放心地打开了大门。眼前一个三十岁左右,留着平头的年轻人立在门口。
“那么早突然来打搅您,实在抱歉”。这个年轻人连连欠着身恭谦地说着。 他的英文不是太标准,每个词都好像是练习了十多次,一个词一个词地好容易才从舌头里挤兑出来。
井上上下打量了一下来人,他所有的五官特征都会过目就忘,可左额头上那道浅浅的疤痕,好似山顶洞人钻木取火时岁月捶打出的伤痕,更像一只出土的红陶罐上面刻写的无人破译的刀痕。
井上觉得这人很面熟,但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还不等井上说话,这个年轻人就急急地开口问道:“你会说国语吗?”
井上毫无表情地摇摇头。
“你会说广东话吗?”年轻人再次恳切地问道。
井上仍是漠然地摇摇头。
这个年轻人只好又一词一句地用英语,涨红了脸对井上说:“先生, 我是对面 168号的邻居,我的一只猫丢了”。
看着这紧张的年轻人和他那块也似乎在一起挣扎中的伤痕,井上开始变得不安起来,也吞吞吐吐地问道:“什么样的狗?不,什么样的猫?”
“嘎嘎嘎”的几声大雁叫声,两个男人不约而同地朝远处飞过的一群加拿大野雁望去, 那一抬头仰视的瞬间,两个人似乎都同时找到了彼此正视对方的勇气。
这时这个年轻人开始用坚定的目光看着井上, 井上也同时报以温慈的眼神,随时准备洗耳恭听。
紧接着, 这个年轻人从手里递上一张照片,然后小声地对井上说:“先生有没有见过这只猫?”
井上刚要凑上前去看,才意识到自己还赤着脚,马上退回来说:“你先请进屋,你慢慢说给我听,是怎么一回事”。
“不用麻烦您了,我稍微讲一下就好”。这个年轻人慌忙用一双粗大的手挡住井上出来,自己马上挪到了离井上最近的地方,把照片直接放在他眼下,急速地解释道:“我的猫叫Cookie, 有点瘸,一周没回家了”。
井上随着眼前的照片看过去,原来照片上是这个年轻人抱着猫在一座跨河铁路大桥下的合影。
凭着对小动物的敏感和挚爱,井上一眼就认出这是只橙眼白猫,长长的厚毛,孤傲任性,伤感聪慧,独来独往。
井上同情地问道:“是公的还是母的?”
“公的”。这个年轻人答道。
“几岁了”?井上又问道。
这个年轻人对井上那么认真询问的态度,是乎拾回了一些希望。
“三岁”。年轻人不加思索地回答道。
“嗯,我见到你的Cookie的话,一定会告诉你的。 对了,忘了问您叫什么名字?”。井上诚恳地说道。
“我姓何,你可以叫我‘冬水’,就行”。这个年轻人憨憨地笑着答道。
井上伸出手来,紧握着这个年轻人的手说道:
“你好,冬水。我叫井上秋野,你可叫我 ‘秋野’”。
两人握手道别后,秋野轻轻地关上了大门,而冬水继续向隔壁142号走去…….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胭脂河畔的约定, 原创小说 | RSS 2.0 |

9 条评论

  1. 2014年10月29日 20:56Forest

    终于抢到沙发坐一回了。太好看了。

    [回复]请喝茶,我还在改错别字呢,就进来了。

  2. 2014年10月29日 21:44Forest

    主人抱着猫猫在铁路桥合影。这只猫儿很特别,一般猫猫不会跟主人,主人也不带它们出门。

    [回复] 看得仔细,赞一个。这只猫是“瘸腿”的,是收养时照的照片,以后我再补充一下。不过我想借着“猫”来和井上的世界联系来,要不然他们永远擦身而过;另外“抱猫的男人”也是为了探究一下这个年轻人的性格(原来我设想的题目就是:胭脂河畔一个抱猫的男人)。我毕竟没有养过猫,所以还需读者多多指正。这个猫种“橙眼白猫”的名字也是从某位读者那里学到的,再次表示感谢。下面我还会更深入观察猫的习性。

  3. 2014年10月30日 09:18olive tree

    记忆是生命中的一首诗歌

    [回复] 小说适合晚上来读,以后我下午5点以后再放上去,然后配一段西洋歌剧和音乐剧。要不然影响上班族的工作。

  4. 2014年10月30日 09:45一目

    好看的。写得细致

    [回复] 写细节很难,很费神。比如猫眼,猫毛,猫爪。不过也好,让我处处去观察周围的人和事,单调的生活充满乐趣。前几天去乘地铁,发现里面的白人男人全都剃光头。。。。咕嘟。。。咕嘟。。。

  5. 2014年10月30日 12:20田园时光

    好看,再来一杯咖啡!

    [回复] 请坐,请坐,多谢关注。今后还要把阿水的晚餐写进去–福州荔枝肉。 温馨提示:两个男人已经出来了,一个叫何(冬)水; 另一个叫井上(秋)野。两个女人还没有出场,猜猜她们会叫什么名字 ?答对者,俺请吃大鸭梨。

  6. 2014年10月30日 12:25心仪

    一个宠物打开了一个世界, 好构思。 鸽子的人物越来越细腻了, 期待女主角出场。

    [回复] 看得真切,这只猫就跟女主角有联系。本想写自己熟悉的狗,可狗不太有神秘感,挑战一下自己。 不过此猫的名字是我家狗狗的名字–Cookie。

  7. 2014年10月30日 14:48心仪

    俺来猜一下。 女主角应该叫夏竹和春草?

    [回复] 只能请你吃天津鸭梨了。。。

  8. 2014年10月30日 19:24牧童之家

    发生在身边的故事,读起来特亲切。。 赞美您的用心和诚意。。。

    [回复]让我们这些异乡人能忘记加拿大的寒冷,用爱心和文艺驱散游子之乡愁,共勉!

  9. 2014年10月30日 23:37蓝馨

    多伦多的冬水不结冰,带着一条钻木取火的伤疤四处寻找走失的猫。

    [回复] 诗人的眼睛几乎把谜底看穿。 春秋和冬夏,两组人物将在未来浮出水面。什么春,什么夏,请听下章分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