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橙党”亲历记(3): 信念的力量

字体 -

断断续续花了一个月时间,读完了 Tom Mulcair 最新的政治自传[Strencth of Conviction],基本对 NDP 有了一个全面的认识。也使得到我对加拿大政治的认知不只是建立在媒体的宣传上,而是建立在自己独立的判断和亲自观察上。

客观来说, TOM 应该是个实际操作的人,而非Visionary。这也是大部分律师出身的政治家之通病。

他是能贯彻具体方针的人,但并非能产生出新政策的人。这点 杰克林顿是现代加拿大政治历史上比较有异像(Vision)的人,Tom 应该是完成杰克林顿政治理念最好的继承人。

按Tom 自己的说法, NDP不但是一个政党,更是一场运动。 The NDP is a movement as well as a party. It is extremely democratic and grassroots oriented, wheras the political culture I’d come from was entirely top-down and hierarchical”( Tom Mulcair p125) 这句话对于我们来自共产国家的人不难理解, 当年的各国共产党不只是一个国家反对党,而是一场席卷全球的国际运动。

经历了集权制度的暴政统治后,人们对“政治运动”一词已望而生畏, 以为“运动”就是一场暴力革命。其实不然,任何政治运动的初衷都来源于边缘群体的诉求,是社会被统治层对统治阶层的呐喊,对固有体制的抗争(抱歉,我发现马列的阶级理论依然有效)。 在一个民主和法制的社会,这种运动是温和并遵循法治的;而在集权社会,一个政治运动往往以流血革命而收场。

加拿大社会一直摇摆于英国和美国的政治和经济系统之阴影下,政体法统渊于英国,而经济制度则跟随美国。到今天加拿大还没有一个完全的国名,比如英国是“联合王国”,而美国是“和众国”,而加拿大就叫“加拿大”。 在这两股力的作用下, 加拿大人很早就有产生自己独特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的愿望,试图摒弃英美两种制度的缺陷(比如英国的上院制,美国的总统制),而发展一个更人道,符合人性的多元政治体系。NDP 就是在这样一个大的文化背景中孕育出来,目前政纲虽还比较幼嫩,不过应该是未来西方各国民主政治的新方向(英国工党,西欧各国的社民党都是和NDP有许多共同的意识形态)。

特别NDP 的领导人都主张从基层做起(先选省市议员),而不是一步登天, 把政治当作谋取自己社会地位的途径。这点上,近年轰轰烈烈的华人参选现象值得反思。

正如拉斯韦尔的《政治学》中是如此表述的:“他(政治人物)总是打着集体利益的旗号,把私人动机转移到公共事物上面。” “统治精英就是通过将元音与辅音进行各种新的组合而从人民大众中获取忠诚、血液和税款的。”

有的读者或许以为我在为NDP 鼓吹,其实不然,我真正的兴趣还是在“本体论”上。不过人是个多元化的社会动物, 完整的人性,他/她必傍有生活的满足,政治的归属,家庭的欢畅及超越世界的凝思。还是那句老话:“凯撒的当归还凯撒,上帝的当归还上帝”。也可以这样解说,政治有政治的领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和政治有关,政治的权力本身也要被界定。政府是不是该管人们生几个孩子?几岁儿童开始接受性教育?晚上人们几点关灯睡觉?女人的头发要留到多长才行?男人是否能和男人结婚等等。。。。。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时政 (全局), 人间烟火 | RSS 2.0 |

2 条评论

  1. 2015年8月18日 15:47一目

    怎么界定?

  2. 2015年8月18日 16:41远方无声鸽

    这个问题问得好,回答起来挺费劲。简单来说就是Private and Public 的界线。政府不应该过多干涉“私人生活”,比如道德,精神,审美等取向。家庭生活跨越了Private 和Public 的界线,政府在其中的角色又是什么呢?这里又涉及到政府行为和社会道德的关系,学说众多。 不过按我最理想的状态来说,我更认同托洛斯基的无政府主义!

    政治使人浮躁,今后我还是回到对“美学问题”的思考和探求。感谢阅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