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写作的再思

字体 -

抛开为名为利的写作,写作有何用? 不过提出这个问题时,已经包含了一定的功利性(于我而言,任何有目的写作不知觉地被实用主义所操纵)。

为了完成一篇安乐死的伦理学论文,我要参阅教授的神学背景,投其所好,我才能拿到 A。再好的修辞和论据,如果和权威的观点相左,你就要被打入冷宫。

我曾经耗尽全力,写了一篇自认为最深刻的哲学文章《时间和空间》,不过被我的读者—哲学教授给了一个C。因为当时对北美大学的写作和方法一无所知,让教授读得一头雾水。 当我掌握写论文的方法时,也就轻而易举地能获得A甚至A+,不过只有我内心中才清楚, 里面有多少是我想要表述的内容呢!

我们已经习惯于看读者的眼色写作,读者成了我们写作最后的审判者。不过这里也产生出一个悖论,如果没有了读者,我们还有写作的必要吗? 最真实的写作是写给自己的文字,除非你写日记时,故意是有一天要让他人窥视。 这样说来,写作就是用自己的眼睛查阅自己的灵魂, 不愿意直视自己灵魂深处的文字, 再有美丽的修辞和形式,不过是在一栋老破房上涂点新油漆。

文艺作品真情最重要,情节次之,勾起读者的好奇心,不如用文字去刺透昏睡的良心。 不要试图去表现人性的美善和丑恶,直插最深处的文字,是灵魂的黑夜,还是人性的至善, 不是说教性的语言能表达的。

回到自己的内心深处,拨开一切不真实的伪装,逃离潜意识的目的性,让自己的灵魂活在一个自由状态,用文字记录下不断涌出的句子和段落—–这就是我想要的写作。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日志 (全局), 夜思集 | RSS 2.0 |

3 条评论

  1. 2016年9月28日 21:37xyclo

    给个赞

  2. 2016年9月29日 08:50心仪

    为自己而写作

  3. 2016年9月29日 16:48远方无声鸽

    把写作当作一种记录自己思想火花飞溅的过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