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诗经呓语之四]小狗卢令令

字体 -

在中国文化的辞典中,和狗联系的句子和词汇大多不雅。比如“狗血喷头”,“狗仗人势”,“狗东西”,“狗娘养的”等等(更脏的,这里就不一一列出)。基本上每个人在呀呀学语时,我们就被告知,任何词和狗联系一起的词,不能随便乱出口,要不然会得罪人的。平日我们把“狗”这个词深藏在胸,怒气发作时,满嘴必冒出各样带狗的词汇。最后大多“以牙还牙,以狗还狗”为终结。

ottawa-013.jpg

遍查《诗经》想查出些狗狗们是如何讨人嫌的原始记录,结果发现,在中国这部最早的诗歌集里,狗却是和狗主的英俊潇洒连在一起。 中原早期先民和今日西洋爱狗的文化应该相差无几,甚至更先进。无任何根据说,中国之初的文化厌狗。

比如下面齐风中的一首短诗《卢令》:

卢令令,其人美且仁。 卢重环,其人美且鬈。 卢重鋂,其人美且偲。

“卢”是一种猎犬,现在已经无法考据是哪种狗的祖先,不过肯定不是今天国人常戏说的诸种“癞皮狗”。 周振甫的《诗经译注》中,把“其人美且鬈”的“鬈”译为“卷发”比较符合猎狗的外形。我曾经有养过一只美国曲卡猎犬(American Cocker Spaniel),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卷毛且大耳朵。而高亨的《诗经今注》中,把“鬈”译为“健勇”,应该是没有养狗经验者的望文生义。“令令”是狗脖子上拴的小铃发出的声音,可以指引猎人在野地中猎物的方向。这只猎狗脖上小铃的样式,诗人还详细地描述了一下,是“重环(子母环)”; 是“重鋂(一大环貫二小环)”。

此诗以狗起兴,重在描绘狗主人的英俊外貌和特征:其人美且仁(仁慈),其人美且鬈(卷毛),其人美且偲(多才)。其实很符合时下的一句话,什么人,养什么样的狗。言下之意,什么样身份的人最好养和其般配的狗。齐人乃今天山东大汉的前身,国风中有数篇对男子魁梧英俊的描述,以这篇齐风卢令最为贴切。美男子最显著的特征竟然是一头天然卷发。无独有偶,在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中,形容男子的美,也离不了一头卷发:“ 他的眉宇何等优雅;他的头发,犹如希腊神袛许珀里翁的卷发”。 可惜在这不到三千年的文化变迁中,中国英俊小生,美髯公们竟然为今日“小鲜肉”一词所替代。没有诗的时代,男人的风度和潇洒也荡然无存了!

狗在中国的哪个时代成了恶的文化符号,这是个继续需要探究的大问题,在当代,一切想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改造的左翼人士, 为狗狗们正名是很重要的一环。在诗经的世界里,人们讨厌的是老鼠(见《相鼠》,《硕鼠》)和苍蝇(见《青蝇》)而非卢犬。如果国人那天能把日常语言中带狗犬的恶语,改成“耗子”,那将是一场多么伟大的文化运动。相信有一天,在中国人的话语里,落水狗不再被痛打,取而代之的将是仓中硕鼠。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体娱 (全局), 山水诗经, 诗经闲谈 | RSS 2.0 |

3 条评论

  1. 2016年10月21日 20:49一目

    卢令令是个好名字

  2. 2016年10月22日 09:08远方无声鸽

    以后我再养只狗,叫石令令,你的狗可以改名为朱令令。

  3. 2016年10月22日 21:32一目

    朱司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