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2017年6月 的存档信息

冬虫夏草集(之一):文字的天空

语言文字是文明之门,文明越悠久者其语言越丰富。 从美学之角度,语言之美蕴含在文学中,在音乐中得到升华。也就是说,越具有音乐性的文字,越具有审美性。不过文字是基石,音乐是建筑。没有文字的启蒙,音乐只是音符的堆积,只是鸟鸣般的声息。 当思想枯竭时,听一段音乐,或许能激发起一些写作之灵感,其实这是音乐中无形的文字性在起作用。 古人在没有割裂诗和歌的时代,创… (阅读全文)

汉语写作就是一首跑调的老情歌

当重新提笔开写时,心里总有许多的野心或计划。不过安静下来,才发现写作只是自己情绪的出口之一,以写作为职业,为大任应该是下一代的事。 身在异乡为异客,要想成为职业作家必定得用英文写作,早年吾等虽有弘扬汉语的理想,不过要让所有北美高中生把汉语作为第二外语(CSL)或许还要等三十到五十年时间。西方文化的盲目自大性不是靠中国制造的华为手机或高铁能摧毁的。只有… (阅读全文)

诗经擷艺(15):水边的阿狄丽娜

一个炎热的夏夜,在厦门鼓浪屿的弯曲小巷中行走,不小心迷失了回去的路。焦虑之中,古榕树边一处正面对大海的老房子里突然飘来一阵熟悉的钢琴声,和着远处约约的海涛声,期盼着这一次的迷失真能成为一次邂逅相遇的机会,或许演奏这首克莱德曼的《水边的阿狄丽娜》那位女生,能看见我的彷徨,出来指点一下我回家乘船的路径。可惜现实不是希腊神话,除了超级的幻想和捉不到的音… (阅读全文)

鹅生和人生—兼谈写作之境界

在康德那里,存在的最高境界就是“自在自为”,实际也就是自由的境界。不过人的社会性,很难孤独地存在,总想找到一些兴趣相投的人交流,最终还是以冲突破碎收场。如创作只是停留在自我意识身上,仅关注自我感情的宣泄,那么写作的最高境界就是自言自语! 我喜欢到玛丽湖修道院看加拿大野鹅,常常揣测着它们的生活比照人生。试想着这一群加拿大野鹅,偶尔几只不合群,众鹅都在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