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分类:名作赏析 的存档信息

从时间上看,简。奥斯汀(1775-1817年)几乎和曹雪芹(1715-1763年)同时代。不过那时的东西方两大文明,除了在商品上有些交流,精神上几乎平行而过。当时的中国人对西洋的看法,无非就是出产几件希奇小古玩的西夷。曹雪芹自己恐怕也不知道谁是莎士比亚,或密尔顿?要不然,大观园里肯定有十二钗一起读十四行诗或林黛玉弹钢琴的场面。 曹雪芹在第五十二回,借宝琴的叙述,最大… (阅读全文)

偏见和傲慢(1)

据说奥斯汀的《傲慢与偏见》一直被人们列为英国小说之首,也常被英语老师推荐为学英文的好材料。每天忙碌之余,神经高度紧张之时, 俺也买了本中英对照的《傲慢与偏见》随手翻翻,最初的目的其实是为了提高自己的英文水平。对故事情节,人物塑造及爱情风波本无多少兴趣。 读完几章后,发现此书如是和《红楼梦》从修辞和文学性进行一方比较的话,应该可以发现一下中西小说的异… (阅读全文)

复活节, 散步归来

离开博客近一个月时间了,转眼又到了2014年的复活节。复活节不好用自然中的任何现象来比拟,因为“死”是无法用生命的词汇来表达;而“复活”则要走过”死亡“的 隧道和深渊。 可惜这世界,把复活节形象为”兔子“和”彩蛋“。不过因为死亡太让人畏惧,有什么力量能胜过死亡呢?把可爱活泼的兔子当作复活节的象征,里面还是人们对生命本身的敬畏和渴望。就如圣诞节成了一棵树的神话。对… (阅读全文)

他眼中的春天

每个人的遭遇不同,对春天的感受也不同。这个世界的美好诗句早都被前人写尽,后面的人几乎只是为前人作注了。好久不写博了,发现所有的好题目都被他/她写光,俺只有在旁边鼓掌叫好。人创作的思想如不连接于纯净的源头,恐怕最终枯干。每一次,当我发现自己要重新需要有鲜活的灵感时,最好的办法就是读诗。读真正有着先知般洞察力诗人的诗歌。古今中外写春天的诗句无数,不知… (阅读全文)

去年是山东老乡莫言,今年是我们加拿大的爱丽丝。门罗。作为侨居安省的山东华人,俺心里真是激动。说实话,虽在加拿大十多年,俺居然没有读过这个老太太的一篇作品。也不奇怪, 在中国的老外有几个知道张爱玲呢?虽然加入加国公民多年,我们还依然是“人在曹营心在汉”。特别是多伦多这种地方–中文天天在进步,而英文日日在落后。谁会有兴趣去读英文小说呢? 不过这回我们身边… (阅读全文)

胡兰成和民国时期的学术

上周六的下午天气骤降,本想去公园溜狗,可狗嫌天冷,也无心出门。大好光阴不想辜负,突然想起该去书海中畅游一下。比起那些去Mall 里面进行圣诞采购的人流,这个书店还是显得几分的冷清。不过一年下来, 各类有收藏价值的好书也日渐上架。本想找找几本《诗经》研究的书,把俺的诗经闲谈进行到底。不过好书太多,想起正在打包搬家,只好割舍几本书画杂类。 和老板寒暄几句后,… (阅读全文)

1+1=2 也可以有诗意

从小就讨厌数学, 特别是各类的方程式。上大学时,每次经过当年陈景润道歉的那个老榕树,总觉得数学家们就是些痴呆的天才;到多伦多时,遇见一个闹离婚的女子,语言表达有些障碍,后来才知此女竟是复旦数学系的高材生;再后来, 又遇上另一个数学博士,一晚上和我聊的都是方程式。 真不知,在数学家眼中,或许这样的诗行也可化为一个方程式: “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 (阅读全文)

相见恨晚的夏加尔(Marc Chagall)

法国回来已一个多月,但19世纪那些大师级的艺术品还依然在脑海中回荡。晚上一有空,我就在家重温近现代西洋美术史,特别是台湾当代艺术工作者蒋勋主讲的“法国印象画派”几乎集集必看。 记得年初时和几个博友(一目,心仪,华文,偶尔还有板爷儿露一下头)讨论过一个到现在还没有理顺的问题:“美是什么”?“美是主观的?还是客观的?”后来这个问题又引发了另一个问题就是“真善美… (阅读全文)

作家很脆弱,需要受到肯定(转贴)

 法國作家勒.克莱齐奥(Jean-Marie Gustave Le Clezio) 他以其所開拓的文學新領域,作品中所帶有的詩意冒險,以及對主流文明所掩蓋的人性進行探索的成就,獲選為2008年諾貝爾文學獎桂冠得主。在受到法國媒體的訪問時,得獎作家一再告訴大家:要繼續讀小說,因為這是一種了解現在世界的方式。小說家不是哲學家,也不是語言的技師,而是寫作和提問題的人。 勒.克莱齐奥說:「… (阅读全文)

人们常常忘了英国维多利亚时代对世界的另一个贡献,就是那个时代产生的文学, 下面是记者对英国文学教授约翰·萨瑟兰的采访,通过五本小说来解说维多利亚时代的精神面貌。 —————————————————————————————– 英国文学教授约翰·萨瑟兰向我们讲述了:那个时代,他最喜欢的小说;还有至今让人们纠结的人生困境,这个困境让狄更斯给《远大前程》安排了两个结局。 采访:当说到维多利…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