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

轉載新浪博客的朋友譚延桐的文章   

                                                                    与悲恸无关,与眼泪无关,与哭哭啼啼无关……这就是老挝人的葬礼。这样的丧葬意识,自然源于老挝人的佛教观念。绝大多数都信佛的老挝人普遍地认为,一个生命千回百转,终于逃脱了苦海,走向了天国,并不是一件多么令人难过的事情。        因此,老挝人的葬礼就往往比老挝人的婚礼还要隆重。在隆重的葬礼仪式中,他们欢送着自己的亲人或好友,踏上通向天国的安详之旅。宴饮欢舞,甚至放映电影,也便成了逝者停灵期间常有的事儿。每当这个时候,附近的居民往往都要涌入丧家,和丧家一起同歌同舞,同庆同祝。高僧也如约而至,又是诵经,又是祝福。就在这一派喜庆当中,就要远去的人,先是被香汤浴过,继之换上新衣,接着被拴住双手放在胸前做永远的合十状,然后被拴住双脚,最后用大幅白布裹好续入棺内。        火葬,是主要选择。        从火化的那一天起,经声便开始不绝于耳,一般要连续三天。到了第三天,大型的宗教仪式,如布施、斋僧等等,便拉开了帷幕。必不可少的仪式自然还有许多,比如,为逝者亲属拴线祝福,等等。一切都成了,便去火化场取回骨灰,然后把骨灰放在佛寺里,比较富裕的则放在舍利塔里。        不同民族之间的葬礼,又各有不同。        比如泰族的葬礼就与老族的不同。根本的不同在于,无论哪家有人去世了,每家每户都要至少派一个人去为逝者守灵。因此也就出现了这样一种情况——逝者的身体往往要在人间继续停留7至15天,甚至更长时间,才能踏入天国的门坎。棺柩,是绝对不能从屋前的正门抬出的,只能拆掉屋后的墙壁,然后驾起新的屋梯,从屋后运走。逝者的直系亲属不能前去参与送葬,妇女、儿童也必须躲在远处。更有听起来颇为新奇的是,如果逝去的是一位未婚女性,那么就要把一件木制阳具放入棺内一起下葬;如果逝去的是一位未婚男性,那么就要把一个别致的木刻女性生殖器放入棺内。很显然,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让逝者不为生前没有踏入婚姻的殿堂而深感遗憾。如果不这样去做,逝者的灵魂就有可能会永远地不能进入天国,甚至还会留在村中大行骚扰之事,使逝者生前的异性好友或者恋人终日不得安宁。另一个不同之处就在于,泰族多实行土葬。        老佤人也大多实行土葬。但必须杀掉两头猪,一头用来祭死鬼,一头用来宴乡亲。还有另外一个习惯,就是要将牛头挂在屋檐下祭祀鬼神。除此之外,就是在用白布将逝者裹起之后,请来巫师念诵悼词。下葬以后,则要在坟前建一小屋或垒一石洞,以供逝者的灵魂自由出入。老佤中的佧因人就更是有意思了,逝者要被抬到山上,并且在逝者身上压上石头,七天之后再割下逝者的头颅放在坛子里,才能入葬。送葬的人们回到家里之后,必须先用双脚践踏浸水的树叶,之后方可入室;入室之后,还要用热水认真地洗手,并且连续三个晚上请人来家里畅饮。        苗族虽然也大多实行土葬,但从来不用棺柩,也从来不造坟墓,而是将逝者用布匹或草席裹起来,直接入葬。也有的实行火葬,却不同于一般的火葬,而是先将逝者火化,然后捡其骨骸,再行安葬。苗族人把这称做“二次葬”。苗族人对葬礼一向重视有加,杀猪宰牛,大办丧事,这是司空见惯的事情;鸣枪击鼓,以示隆重,也习以为常。更有苗族人,在亲人逝后,举家迁移,去另一个新的环境里继续调配人生。        就是同一民族,它的支系也往往因姓氏不同而形式不同。比如泰族支系中,就有个韦姓氏族,喜欢在逝者入棺的时候,选一位长者用大竹扇朝着逝者猛力一扇,从而将在逝者身边一直燃着的蜡烛扇灭,才可盖棺……        尽管形式各有不同,但人们的心情却都大致相同——自己的亲人就要迁入天国,在天国里与安详同在了,这是多么让人高兴的一件事情啊。

多倫多福地網站: www.preplanning101.com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