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

萬柏墓園還有位 

當一抹朝陽透過樹叢斜射入車窗的時候,美好的一天開始了。

今天的旅程始于美麗的Milne Dam Conversation Park,從McCowan開上高速407,雖然才7點,三車道的407已是車水馬龍。但還能跑起來。五分鐘不到就轉404高速向南,南下快到401高速就慢下來,這是多倫多的老問題了,人們已經在討論修建另外一條高速去Downtown。

化了一個鐘頭,車到多倫多市中心的安省議會大樓,今天我要見的第一個朋友就在這裡。他每天都在這裡,風裏來雨裏去,雷打不動。他就是Willian Lyon Mackenzie。多倫多第一任市長。他不能跟我握手了,因爲他只是一尊半身無手的雕像,而Willian Lyon Mackenzie本人安葬在萬柏墓園(万柏墓園)中最古老的墓地多倫多Necropolis墓園。他神情凝重地注視着前方,他的視線沿着Avenue Road一直往南,越過安大略湖,直達美國。兩百年前的他在想什麽呢?很多遊客都會像我一樣來到他雕像前看望他,但有多少人去Necropolis墓園的大十字架下拜祭他呢?

離開安省議會大樓,我沿着Avenue Road北行,經過安省皇家博物館(Royal Ontario Museum),我知道裏面正在做中國秦兵馬俑展。今天沒有時間,改天一定要去看看。

接着右拐上St Clair Avenue,開十分鐘左拐上央街北行。開200米,就到了我今天要拜訪的第二個朋友的家:萬柏墓園。這個朋友的名字叫William Lyon Mackenzie King。他是加拿大歷史上任期最長的總理。也是William Lyon Mackenzie的孫子。他在多倫多大學畢業,擁有五個學位。在他還在Toronto上學的時候,他結識了很多朋友。這些人在加拿大都很有影響力。William Lyon Mackenzie King的第一份公務工作是在勞工部,其中一個專門關注的問題是日本移民潮。今天人們談論的是中國移民,印巴移民如何如何,從來沒有人談論日本移民,好像日本人從來不移民。可是100年前,人們談論的是日本移民。看來世界在變化,不要一本通書讀到底。

萬柏墓園的門口立了個牌:REST ASSURED SPACE AVAILABLE。很多客人都將信將疑地問過我:難道萬柏墓園還有位?看到這個牌,沒有疑問了吧。

車水馬龍的央街上,熙熙攘攘的車流裏,人們匆匆忙忙地奔往各自的崗位,努力找到自己的位子。在競爭越來越激烈的商場,越來越少人夠膽說:這裡一定有我的位置。

想了解更多萬柏墓園資料,請聯係我 416 984 0756 [email protected]

多倫多福地網站: www.preplanning101.com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