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

本文登載在麥恆中華基督教長老會出版的福音期刊雜誌麥穗第三十九期

沒有掌聲,新年第一個主日學在老師匆匆走入教室后正式開始了。

儘管我很喜歡生動通俗易懂的主日學,但是由於懶惰我都很少參加。但我對新年的第一個主日學很有期望,我想知道老師用什麽題目來KICK OFF 2009年的主日學。所以我星期六晚上早早睡覺星期日早上早早起床來上新年第一個主日學。等我來到教室,我發現Ada, Elena等同學 比我來得還早。 我們這班同學都翹首以待老師開口講什麽。

主日学老師是梁冠球牧师,他在黑板上畵了個地中海,加沙,以色列,埃及,約旦,伊拉克地圖。他從這幅中東地圖講起,到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土地爭奪。引出今天的科目:耶利米書。

我通常都看不懂聖經,特別是舊約。那麽多難記得人名和地名,一看聖經就睡着,所以我就經常安慰自己:這是神的話語,人怎麽能輕易明白,我記得聖經記載神同摩西講話時,人很害怕不明白以爲是天上打雷。老師好像很了解我。他講我中意聼和聼的明的事情。

我從小就不由自主地對以色列的歷史感興趣。因爲以色列,巴勒斯坦,中東戰爭等字眼從我出世開始就不斷地在電臺,電視,報紙,刊物轟炸我們的眼球,耳朵。雖然我爸爸嘗試不只一次給我解釋爲什麽他們那裏總是打來打去,但是我還是不明白。當時我既不知道以色列離我鄉下有幾遠,在哪裏,也不知道聖經是什麽,更不懂中東戰爭同聖經有什麽關係。誰想到四十年后,我跨過太平洋,坐在大西洋東岸的一個城市的教室裏試圖學習聖經和地中海中東戰爭的聯係,想不講這是神的安排都不行啦。

現在囘到課堂,老師天馬行空講到香港的倪匡和周慧敏,表示世風日下的擔心。我望住牧師一臉擔心的表情,心想:你講得很精彩,但是同我們的耶利米書有什麽關係呢?老師好像又明白我想什麽,發給我們四頁紙。我一看就很高興,因爲四張紙要比成本耶利米書少很多字,省很多時間和精力,很適合我。

按這個框架,跟住老師的講解,耶利米書是講兩個預言:對猶太人的預言和對外邦人的預言。預言是發生在兩個地方。一個是猶大(今天的以色列南部)一個是巴比倫(今天的伊拉克)。預言是發生在主前大約620-560年前。預言不是講那些輕鬆愉快高興的事,而是好象打開今天的明報或星島日報一樣,通篇充滿負面的字眼:極艱巨、不虔、不義、褻瀆、淫亂、強暴、犯罪、危險、災禍、邪惡、憤怒、毀滅、殘酷、荒涼、哀哭、破爛、悲慘、成囚、遭殃、擄掠…….

我有點明白了:神對人類的幾次審判發生在諾亞方舟,羅馬人時代,以色列,雖然有憐憫,但是都是人類滅絕的很驚很殘酷的事情。 這堂主日學很短暫,在我剛剛有點開竅的時候就結束了。

從課堂走出來,我將耶利米書中兩段經文反復讀了三遍。 耶和華說,我必被你們尋見,我也必使你們被擄的人歸回,將你們從各國中和我所趕你們到的各處招聚了來,又將你們帶回我使你們被擄掠離開的地方。這是耶和華說的。」(耶29:14)  「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要使我的百姓以色列和猶大被擄的人歸回。我也要使他們回到我所賜給他們列祖之地,他們就得這地為業。這是耶和華說的。」(耶30:3)

感謝神,在這個世界上有應許,人類才有盼望。以色列中東人如此,中國人也如此。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