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作者:BIGMOUTH3

朗朗上周在白宫国宴上用钢琴演奏中国爱国名曲我的祖国,令所有中国人感动。除了高超的演奏技巧外,朗朗的自信,自强和爱国精神,让人肃然起敬。

却有一些奇谈怪论出来,一些自诩爱中国的却在美国靠捧主子民主臭脚度日的职业网民,几个向主子告密的败类如魏京生一伙,跳出来诋毁朗朗的爱国行为。

其一诡辩为:音乐是纯粹的艺术,朗朗将音乐政治化。不奇怪,不是连政治喉舌纽约时报也抱怨称钢琴政治吗?

钢琴难道与政治没有关系吗?美国的音乐家们不讲政治?非也。

历史上的爱国钢琴家,作曲家数不胜数。著名钢琴家肖邦(波兰)李斯特(匈牙利)均为著名的爱国者,他们在国家受到外国势力凌辱时,身体力行,用音乐表达反对外侮的愤怒情感,表达对祖国的深情热爱。

捷克著名作曲家斯美塔纳以捷克的母亲河沃尔塔瓦为名的交响曲我的祖国,就是在1 9世界末捷克民族遭受列强压榨时写下的.

著名的“1 8 1 2序曲是柴可夫斯基为庆祝俄国军队在1 8 1 2年打败入侵者拿破仑以后的爱国狂欢之作。

冼星海的黄河作曲在中华民族遭受日本铁蹄最黑暗的时期,发出保卫黄河的怒吼。还有很多。

美国人的音乐没有政治?没有爱国情怀?远的不说,就拿美国民族音乐的出现来说,1 9世纪末2 0世纪初,大量的流行音乐,爵士音乐在美国本土受到重视和推崇,与美国社会和音乐界提倡的去欧洲化有关。美国人的极度爱国主义,爱国热情让音乐和爱国挂上了勾。美国人在他们的独立战争时,也创作过许多爱国歌曲民谣,也曾经激励过美国士兵和英国军队的战斗。

所以电影上甘岭插曲我的祖国并不是唯一的诞生于战争年代的爱国歌曲,而在某国的国宴上演奏对方国家的爱国歌曲也并不始于2 0 1 111 9日的美国白宫。

1 9 7 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在周恩来总理欢迎他的国宴上(注意:这是中国国宴!)中国的军乐队就演奏过美国最受欢迎的爱国名曲美丽的阿美利加。那歌曲里不乏美国人的极度爱国热情,如:

啊,美丽的亚美利加!经历过内战考验的 英雄豪杰,爱国家胜过爱自己,谁说美国人不死忠 ?这歌词和朗朗弹奏的我的祖国 歌词 比较一下?怎样?美丽的亚美利加里还处处提到上帝的恩典。照理说,不信上帝的中国政府应当把这种歌曲列为禁歌 ,可是,它在中国的国宴上被演奏了,宣扬了,也没见什么无耻之徒去告密或者什么报纸写个社论抱怨美国歌曲政治 在音乐和爱国的问题上,魏京生等人能够不要脸到如此,堂堂纽约时报 能够小气到如此,叹为观止。

凡事都有两面。依我看,几点感想:

1。其实,认真的美国人,要弄清楚历史的来龙去脉,还得费一番工夫。就算给美国人一个机会学习历史吧。  

2。还真有华人如此“忠心”地归化成“爱国”的美国人。中国人内斗内行,眼见为实。

3。弄不好,美国人对中国裔人参与的政治秀要实行“安检”了。朗朗该没有下一次了。

4。任何事,小心“被”卖国。朗朗的”祖国“事件,可比当年赵薇的日本国旗装事件,只是”出口“了。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