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素晴很快发现她原来不会滑雪,或许这并不完全是一件坏事。

一小孩站在素晴身边,紧张的说:“她滑向这棵树。”另外一男孩说:“可能没事,她的眼皮在动。”

素晴像一个飞翔的天使,仰面躺在雪地中,感觉他们的声音似乎是来自于很遥远的地方。阳光很刺眼,她想睁开眼睛,但是眼皮很沉重。一个穿桔黄色衣服,戴墨镜的男孩靠近她:“感觉还好吗?”

素晴眨着眼睛,视线模糊不清:“还好。”突然感到一阵剧痛:“我的肩——!”“确切的说,她撞到了这棵树。”围观的人说。滑雪者被救护人员用雪橇送下山,是件很痛苦和丢脸的事情,“这个周末完全毁了!”素晴心想。

在救护所,X光底片显示是骨折。下午,寂静的休息室里,素晴一个人卷曲在壁炉旁的椅子里,左手被纱布缠绕着吊到脖子上。她感到有一点孤独,无助和失望。一起来的朋友,简单的安慰了她几句,都匆匆忙忙的外出滑雪去了,谁也不想在这个滑雪胜地陪她聊天。

素晴隐约感觉有个人在她椅子旁边,抬头,看见一个面带浅浅微笑的男孩,握着一大杯热巧克力站在面前。“给我的?”素晴疑惑的问道。

男孩点点头,把热巧克力了递给素晴:“我见你一个人呆在这里,我就是早上把你送下来的那个人。”

“谢谢!”素晴心里充满感激。

“整天都这样?”男孩指着素情的肩。

“骨折。”

“不应该这么糟的。”

当素晴小口抿着巧克力时,他们开始聊天,相互通报了姓名。那个男孩叫晓军。很快他们发现,他们都是25岁,而且单身,都住在多伦多, 相距10英里远,而且在同一个大楼工作,晓军在楼上,公司职员,素晴在楼下牙医诊所工作,世界真是太小了。晓军开心的笑了,故意张开大嘴,露出洁白整齐的牙,把素晴也逗笑了。晓军告诉她,他每个星期六早上在滑雪场做义工,下午可以免费滑雪。

站了一会儿,晓军想起要去见一些朋友:“等会儿你还在这儿吗?”他问道。“或许我们可以一起吃晚餐?”

素晴的心跳加速。“嗯,还不错。”

晓军的脸在餐厅的烛光下显得更加英俊,他把牛排切成小块,轻轻的推到素晴面前,素晴忽然觉得他的笑容似曾相识,一种很温暖的感觉。

月光,白雪。“窗外的风景真美,”素晴有点失望的想:“如果能在月光下滑雪是件多么浪漫的事情。”晓军望着窗外,若有所思,忽然说:“素晴,愿意和我到月光下坐雪橇吗?”素晴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晓军晃了晃手中的钥匙。“哇,我明白了!”素晴显得很兴奋。

在明朗的夜空下,朋友们帮素晴穿上更保暖的衣服,用羡慕的眼神看着他们,突突突的,雪橇消失在树林中的小路中,素晴脸上的笑容,就像天上的那轮满月。

后记:这是我第一次学写“小说”,请各位多指教。因为看了网友白色百合的小说“爱,转角”很精彩,本来是为白色百合小说里的人物写的后传,希望每个人都有好的归宿,现在已经不用了,因为俺判断错了,世事风云变幻,不是每个人可以预料的,就算是一个小说的结局。爱情,其实就是一个意外。。。

DSC07636SNB.jpg 故事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