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冷。

北国的天气真冷。

上个月天气预报写道,温度零下15度,但由于风的影响,人体的感觉是零下40几度。不知道上帝上班是怎样干活的,温度计和人体的误差也太大了点吧。还有这天气吧,明明是虚拟世界自己随机选择的个进程,人们却偏偏爱弄个天气预报去骗人。

风。

早上的湖边除了风还是风,一个人也没有。忽然我听见远处有嘎嘎的叫声,那是几只正在谈恋爱的鸭子。这么冷的天气,它们还要冬泳,不是因为爱情,那还能是因为啥?

冰。

湖边的冰被浪花洗得干干净净,我很喜欢这样干净的冰块。我找了个合适的地点放好三脚架,然后回到车里拿相机,等我再次回来的时候,三脚架上已经结了一层冰。我放好了相机,准备拍摄的时候,从目镜里发现,镜头也结了冰。我只好取下相机,把它放回到车里。就短短的几分钟的来回,我的脸成了青苹果乐园。休息了一会儿,等我的脸像苹果一样,又红又远的时候,我去湖边想取回三脚架。可是,三脚架也给冻住了,纹丝不动。我使出了小兔拔萝卜的内功,使劲的拔,风吹的我泪如雨下。泪水在自由落体运动中变成了冰块,以至于在局部的范围里,形成了2014年的第一场冰雨。

“趴”。

“轰”。

两声巨响。几天后,太阳报说多伦多地区发生了冰震。

他们是在胡扯,其实那是我在冰块上摔倒了。由于地心引力,我的身体在冰块上滑翔,像湖心飞去。辛亏我运气好,抓住了个枯树枝,停止了这个加速运动。远处的男女鸭子们热烈的鼓掌,欢呼:“哥哥摔的好漂亮,姿势优雅,举世无双,真是有惊无险啊!”

我感觉那根冰冻的树枝像奶奶的手一样温暖,天空中,卖火柴的小女孩划亮了她最后的一根火柴。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