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雅安人

字体 -

我是雅安人,雅安生我养我。后来我上大学离开雅安,父母因工作搬到其它城市,但是外婆那边的几十口亲戚都在雅安,梦中也经常出现外婆慈爱的面容和故乡的青山绿水。

 

雅安地震当日,不少中国和加拿大的朋友即发来电邮和短信问候,感激不尽。从家人和媒体上了解到家乡人民的坚强勤劳、四面八方对雅安人民的支持,更是感动万分。

 

危难兴邦。救灾重要,灾后的发展更重要。大家不妨听我介绍一下雅安,并管中窥豹,探讨祖国未来的发展。

 

雅安是个好地方

雅安位于四川盆地和青藏高原交界处,山清水秀,水资源和矿产资源丰富。经过多年的发展,尤其是在经过大力投入解决了交通瓶颈后,雅安发挥交通枢纽和生态资源优势,旅游(青山绿水、老民居)、水电及电冶(水资源丰富且落差大,还有矿产资源)、机械制造(依托一批军工企业和配套技术培训体系)、农产品加工等优势产业有了长足的进步,人均GDP超过了4000美元。我记得很小的时候,周围的老乡闹饥荒,我父母常常借粮票给他们渡难关。现在母亲回去走一趟,看到家家户户都丰衣足食,儿时的玩伴轮着请“周老师”(我母亲)吃饭,唯一不满意的就是当初没有听“周老师”的话,小时候书读少了。

 

我们在国外和大城市的人经常对国内的情况有各种各样的抱怨。但是站在大多数中小城市和农村居民的角度,从30年的历史区间看,雅安其实是一个比较真实的中国的缩影:面对落后面貌,各级政府领导不断转换观念,绞尽脑汁,一边解决基础设施问题,一边想办法发挥优势,先把经济搞上去再说,然后再说怎么分蛋糕的事情。换了任何人,要想干成实事,也只能这么办!我记得黄滩村当初换届选村干部,老百姓的要求很简单:哪个能让每家每户通电、看电视、有自来水,就让哪个上台!要是上了台不兑现承诺,揍他龟儿的!

 

雅安要进一步发展,必须要改革,尤其是要改造政府本身

和其它地方一样,我的故乡也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最突出的是,雅安的经济发展在整个四川省是倒数第三,房价却是正数第三,“土地财政”难以为继。其次,地区发展不平衡、城乡发展不平衡的矛盾也很突出。比如人均财政收入,最高的石棉县是最低的芦山县(本次重灾区)的5.4倍。再次,在发展经济的同时,生态环保的压力很大。最后,政府的规范化、透明度还需要大幅提高,官商勾结鱼肉百姓的情况经常发生。2004年的 “汉源事件”,就是各种矛盾积累、爆发的表现。

 

其实,中国的领导人真的要睁开眼睛,充分认识到:民心思变,哄不了吓不倒,不变不行了。记得2004年底在雅安和亲友吃饭,一位农村的小伙子看了一眼电视里面关于阿富汗大选的新闻,脱口而出:“阿富汗这样的国家都能大选,咋个中国就不能搞呢?”不论观点对错与否,人心思变,可见一斑。另外,房价的一半多都被政府和官员们拿走了,这怎么行呢?

 

去年胡总高风亮节,顺应民心,全面放权,给新的领导层推行改革创造了条件。习总、李克强总理在记者招待会上的发言,应当说是找到了问题所在,明确了改造政府机制的主攻方向,让人振奋。但是冰冻三尺,并非一日之寒,现在的包袱已经太大,增量效应递减,加上让各级政府机构“自废武功”实在是有点“与虎谋皮”,非大决心、大智慧、大耐心不可。从这个角度看,反映在经济和股市上,中国的寻底不是一个时间点,而是一个较长的时间区间,换言之“弱复苏”是大概率、较长期状态。受此影响,加拿大、澳大利亚、巴西等自然资源输出国乃至全球的经济复苏都将受到压制,股市也是如此。同时,“中国崩溃论”也忽视了中国经济运行机制的特点和中国人民的耐力、勤奋,不足为信。

 

让我们这些海外赤子,为雅安的灾民祈福,为中国的未来摇旗呐喊吧!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