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加两国税法趋同的进展及对策

字体 -

“损有余而补不足”是税法的基本原理,是控制贫富差距、缓和社会矛盾的重要手段,也是现代民主社会在财政制度上的具体体现。如果不对资产和收入直接征税,而只是征收增值税等流转税,那么亿万富翁的税赋只是九牛一毛,对艰辛度日的普通老百姓则是沉重的负担,贫富差距只会进一步扩大。

 

近一年来,中国政府按照“先搭框架、再定细则”的步骤,开始扩大直接税的征收范围。其中,在加拿大的华人朋友最关心两方面:关于中国境外资产的申报,以及房地产直接税(物业税、增值所得税)。

 

中国境外资产申报:其始也简

最近修订的《国际收支统计申报办法》,申报的范围包括:

1.中国居民与非中国居民之间发生的一切经济交易(往来)。比如,在国内的父亲汇钱给在加拿大的儿子。

2.中国居民对外金融资产、(金融)负债状况。比如,中国居民通过有QDII(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制度)资格的金融机构,购买的境外基金、股票。

 

虽然《国际收支统计申报办法》本身未提及境外收入的征税,但是根据其它相关法规,笔者认为:中国居民在海外的经济交易所得、金融资产收益等收入,应当都是应税收入。

 

笔者建议应对措施如下:

  1. 首先,不要着急。其实,只要中国居民在向境外汇款、投资时按正规途径操作,就已经是在履行申报义务。而且,新《国际收支统计申报办法》的作用是首先从完善制度着手,明确了境内居民个人申报对外金融资产、负债的义务,以后再出台的细则也会按照“抓大放小”、尽可能减轻申报负担的原则出台。
  2. 如果牵涉较大的资产数额,建议根据自身情况和相关法规,逐步有计划地厘清自己的居民身份——到底是当加拿大税务居民好,还是中国税务居民好?

3.今后做个有心人,平时从国内向海外汇款、投资时,保留好相关的单据。

 

 

房产直接税的征收:不可避免

以前笔者撰文探讨过,于情于理于法,中国的物业税、房产转让增值所得税等直接税的开征,是大势所趋,大家千万不可心存侥幸。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中加快房地产税立法并适时推进改革的最新表述,让房产税改革有了新期待。因此,现在需要严肃看待在中国持有房产的风险。

 

以地产增值所得税为例,根据加拿大税法,加拿大居民应该申报其在海外(包括中国)出售房产的资产增值所得税。随着中国开征地产增值所得税,比较中、加两国的税法,会发现以下值得注意的地方:

  1. 税额计算。加拿大是把增值所得取半后,按对应累进税率缴税,最低是0,最高是23%。而中国是无论多少,一律20%。比如,当增值为35万加元时,如果没有其它收入,在加拿大要缴税6万加元,在中国要缴税7万加元。
  2. 免征条件。加拿大是按“主住房”,中国是按“家庭唯一住房购买并居住满5年”。
  3. 根据中加税务条约,在中国卖房缴税后,在加拿大的税额要多退少补。

 

因此,随着中国落实相关税则,中国和加拿大的地产增值所得税基本相当。

 

总而言之,在内外各种因素驱动下,中国政府正在按照“先打招呼,后立框架,最后出细则”的套路,逐步落实资产申报和各种直接税的征收。在加拿大的华人朋友,应该冷静观察、早做筹划。

 

 

(以上内容不构成任何具体投资建议,不明示或暗示以后的任何投资回报率,也不用于推销任何具体的互惠基金产品。任何具体的投资建议和具体的投资产品信息,必须在当面了解客户的具体情况,并向客户充分披露风险后,才有实际意义。对具体个案,欢迎来电垂询王富嘉6474000186或电邮[email protected]或光临近期举办的理财讲座。讲座详细信息请参考下面的广告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