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遗产税(二)

字体 -

关于遗产税的讨论,人们现在关注的重点还不是要不要开征的问题(可能有相当多的人认为开征是肯定的只是时间问题),而是要征多少的问题。

有80万作为起征点的,有200万作为起征点的,有500万作为起征点的;有固定税率的方案,也有累进税率的方案;有免征额的设计,也有抵扣额或抵减项的设计;总之,有关遗产税的讨论不说铺天盖地,起码也算是很热烈了。 综合许多观点,一般认为采用累进税率的可能性较大,目前如果资产在3000万左右大约征遗产税1000万左右。

如果真的要开征,或者如我所预期在未来20年内开征。那么现在的中年人是非常合适的时候做遗产规划了。我们来看看一些在遗产规划方面的成功与失败的例子(英文媒体看起来费劲而且其中人物也不为华人所熟悉,所以我找了几个台湾知名企业家的例子),供大家参考。

在失败的遗产规划案例中,最著名的应该算是王永庆了。台塑董事长走的时候,留下了巨额资产没来得及安排,而且死不逢时, 走的时候台湾的遗产税率为50%,一年后遗产税率调整为10%。因此王永庆所留下的600多亿遗产,在申请了配偶差额分配请求权之后,还要交100多亿的遗产税。虽然官司打了两年,最终也没能省下多少税,还是交了100多亿元的税。而当年全台湾的遗产税预算收入只编制了62亿,王永庆一个人的过世,所交遗产税是编制的2倍。据某些媒体报导,王永庆实际遗产远不止600多亿,另有2000多亿已经转移到了海外,因为当时台湾的遗产税率太高,吓得一部分富人都把资产转移出台湾,这也是王永庆死后第二年,台湾下调遗产税率的一大动因。

第二个失败的案例是台湾英业达副董温世仁突然离世,好不容易留下的100多亿资产,交了40多亿资产税。这个温世仁不但自己没有做好遗产规划,他太太也没有做好。在他太太随后两年过世,所留下的资产也被台湾政府收走了一大票。

最成功地避免的巨额遗产税的是台湾首富蔡万霖。2004年,台湾首富蔡万霖因突发心肌梗塞去世,留下了46亿美元的遗产(相当于800多亿新台币)。按台湾遗产法律,若蔡万霖生前不做任何财产安排,上述资产需要缴纳高达23亿美元的遗产税(即超过400亿新台币)。可是,其家族最终只交了5亿新台币遗产税,即不到八十分之一。

他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 据台湾媒体报导,以寿险、信托起家的蔡万霖深黯保险信托避税及财富保护之功能,早早地就购买了数十亿新台币的保单。然后把这些大额保单注入其旗下的朝代信托,达到了完美的避税效果。

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许多机会去把所有的东西都经历一遍,因此许多事情必须从别人的成功中学习经验,从别人的失败中总结教训。这上面的成功和失败的案例就很值得我们每个人思考或者行动。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