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在加国(带孩子篇六)—如何与teenage 孩子交流

字体 -

作者:陈勇(山蛟龙)

老早就听人说,teenage的孩子是最难以管教的,事事与你做对,你说西TA偏东,你说北TA就南,反正不管你说什么,TA永远跟你是反方向的。我记下了“前人”以及过来人的话,小心翼翼地等待着孩子进入teenage阶段。

几年下来,我发现雪儿一点逆反行为都没有,我与孩子的感情越来越好,爱得“如胶似漆”,她睡觉之前要拥抱一下爸爸要亲一下爸爸;分别时也要拥抱一下亲一下;每次电话,最后的结束语一定是“爱你爸爸,吆吆吆”;参加工作场所见习活动赚到钱,首先想到的是给爸爸买一件羽绒服;我搬家,她上课期间还要打电话嘱咐我要小心不要把背和腰弄受伤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我发现一个重要情况,那就是所谓青春期孩子逆反完全是父母逼出来的,是父母老自以为是不尊重孩子的意见把孩子逼到事事与父母对着干的地步,而我却非常支持孩子的想法尊重孩子的想法,即使有不同意见我也不马上反对孩子的观点和想法,而是先听先了解孩子为什么那样想。举几个例子。

雪儿非常喜欢艺术,对画画、摄影、设计等很有感觉,作品也很有灵气。有一天在送她上学时,跟她聊到未来她想上什么大学的话题,她说她要上艺术类大学。对于孩子这样的想法,我相信80%以上的父母是会持反对态度的。我当时对雪儿要上艺术类大学马上表示支持,我说艺术类大学非常棒,而且你的作品也非常好,非常适合上艺术类大学。对她的肯定而不是打击,让她对自己更有信心了,对艺术更有兴趣了。另一点就是更爱她的爸爸了。

过了一段时间(期间我也确实做了许多功课,了解一下加拿大或世界上的艺术类大学),我跟雪儿说,爸爸帮你找到一家全世界最好的艺术类大学,你以后可以去那儿上学,爸爸都帮你了解规划准备好了,你只要好好学习就行。雪儿很开心。

又过了一段时间,还是在开车的时候,我跟她聊天,说到有关艺术的话题。我告诉她说,爸爸小时候画画也画得非常好,爸爸的画经常被老师贴在班上的墙壁上供同学们学习与观摩。爸爸也很想可以考艺术类的院校(其实当时只是艺术类中专)。在我参加中考填报志愿之前,我去问我的叔叔是否可以报考艺术类院校,结果被我叔叔大骂了一顿,几十年过去了,那种骂的狠的程度我至今都还记得。爸爸当时非常的sad。不过,现在想来,我还是很感激我的叔叔的。雪儿就问,为什么呀?我说,没有我叔叔的阻止,爸爸现在可能什么都不是。因为艺术就象金字塔,只有塔顶的那一块石头才会闪光,其他的许多石头都是顶端那颗的垫脚石。要成为顶端的那一颗的难度太大了。一旦成不了顶端的那一颗,那有可能生存都是问题,没有公司单位需要学艺术的学生,工作非常难找,最好的工作可能就是当老师了,但学校对艺术类老师的需求与职位少之又少,竞争者一大堆,僧多粥少,难上加难。即使能够在学校谋得当老师的职位,但也没有大的前途,其发展的深度与广度没有大的想象空间。我说的时候不是用这么书面化的语言,孩子听懂了也听进去了,虽然她当时什么话都没有说(我猜我的话对她的打击很大或者说带给她很多的思考,反正我不知道她当时的想法。也许我造孽扼杀了一个天才艺术苗子,我不知道。)。

过了一段时间,她跟我说,爸爸我不想上艺术类大学了。我马上对她的想法表示支持(我怎么都是支持的?),我说没有问题,你不去艺术类学校没有问题,兴趣不一定要作为职业,你还可以对艺术保持兴趣,作为你今后的业余爱好,爸爸让你学习艺术音乐等并没有希望你今后成为艺术家或音乐家,而只是希望你懂得如何欣赏艺术和音乐,就象爸爸也喜欢艺术和音乐,而爸爸不从事这个工作,但爸爸业余时间可以玩这些东西,包括收藏、欣赏等,这样生活就更丰富多采。

雪儿还喜欢写作。她的文章写的是真好,这绝对不是吹牛(虽然她一直都不愿意把她的小说给我看,但我曾经软磨硬泡骗到她的一个章节,看得我十分的惊讶,思维灵动跳跃,语言非常的优美)。从她跟我聊天中得知,她十一岁十二岁时写的小说,许多她的读者感觉她有十七八岁那么成熟,那些人根本不知道她只是一个小屁孩,而且她的读者粉丝一大堆,随便发个推特,几千号人点赞几万人浏览。她写的诗,她七年级的老师赞不绝口,说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小学生能够写出那么好的诗。她会写,我非常的鼓励她。我告诉她,会写是非常重要的,不管她今后从事什么工作。我告诉她,我以前在中国工作的时候能够被领导发现并重用,也得益于我能写。我现在的业务做得不错也主要是因为我能写,我不需要广告,许多人看到我的文章就知道我是专业的内行的,我就有许多生意。

她说,爸爸,以后我长大了可不可以做你的assistant?我说当然可以呀!你要是做爸爸的assistant,那爸爸的生意一定会做得更好,爸爸也会教你做生意。她说,爸爸,我想做你的assistant主要是我不想上班,我想象你一样,时间很自由,我只要把工作做完了,就可以写我的东西。我说,是啊,这样好啊,你又可以追求你的写作事业,你还可以做爸爸的assistant赚钱survive你自己,这个想法不错。

她的数学也不错,孩子对数学的悟性很高,有不懂的题目拿来问我,我只要稍微一点拨她就可以举一反三了。她还对电脑编程感兴趣。有一天,她跟我说,爸爸,我以后大学想学数学。我又是马上表示支持。我说,数学好呀,数学是所有学科的基础,你大学如果学的是数学,无论今后想转向哪一个主攻方向都是可以的,比如IT、工程、金融、商业等都可以。在这一方向上,我是极力地推动。

如果你认真地看了我写的上面这些流水账,你也许会发现我对孩子的一切想法都是先表示支持的,即尊重孩子的想法。虽然我也不希望她去上艺术类院校,但我还是愿意表示支持并帮她寻找最好的艺术院校,即孩子如果最终还是坚持要上艺术类院校,我是不会反对的。当然,在这其中我用我的亲身经历用讲故事的方式让她接受了我的观点,我一点都没有强硬地反对她的观点而是让她真正明白爸爸的想法,也让她从小就开始考虑未来。所以我跟孩子的沟通一点问题都没有。

还有一件事必须说,那就是去年夏天,雪儿跟我说,爸爸,我想染头发。我首先就表示,可以呀!然后,我问她,为什么想染头发。她说,漂亮(染了看起来漂亮)。女孩子长大了,希望漂亮,完全可以理解。我接着问她,你问过你妈妈了吗?她说,被妈妈骂了一顿。我说,你妈妈为什么骂你呢?她说,妈妈说很贵。

我说,没问题,爸爸给你钱去染。我接着跟她讲“不过,爸爸有一个担心,那就是你的皮肤比较敏感,万一染发剂对你的皮肤产生过敏反应,那爸爸有可能被你妈杀了都会。”她知道我爱她,担心她的健康,同时她也不想父母因为这个事而产生矛盾,很懂事地就放弃了染头发的想法。

我对孩子的想法从来都是表示尊重与支持,即使心里有不同的看法,我也不会马上表示反对,而是在适当的机会用故事用例子把孩子的想法拆开了来分析来解释,没有说她的想法不对,但能够让她自己明白她的想法也许不够全面或成熟,不但教给孩子思维方法,同时也把孩子带来的问题给解决了。最重要的是孩子与我之间的关系不冲突,孩子与我之间的关系更好更紧密了。

我总结出跟teenage孩子的交流并不困难,那就是父母要有真正的爱孩子的心,真正的爱与关心孩子是会看得见感受得到的,别老觉得自己吃的盐比孩子吃的米都多自己走的桥比孩子走的路还长,自己永远是对的,并且用高压手段否定孩子的观点与想法(然后以爱与关心的名义要孩子屈服于自己的想法),要尊重孩子,有不同的观点和意见不要急于解决,尽量用亲身经历或故事来解释,而不是讲大道理。

有一句俗话说:没有不好的学生,只有不好的老师。套用这句话,没有不好的孩子,只有不会教育的父母。孩子不听话,别在孩子身上找原因,父母更应该在自己身上找问题。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