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经济与金融(六十二)—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

字体 -

上一篇文章写了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今天来谈一谈其对全球经济的影响。

2月10日写上一篇文章的时候,这个武汉肺炎是在中国大爆发的时候,在世界其他地方的案例还非常的少。当时,能够想到的这个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可能就是中国的停工会造成石油和原物料进口的减少价格下跌等规模非常小的范围非常窄的影响。

随着疫情在钻石公主号游轮上的爆发以及不适当的应对措施,造成感染人数大增,再进一点影响到对日本疫情的发展演变以及对其公卫系统运转的担忧,人们把目光从钻石公主号游轮身上转到了对日本东京奥运的担忧。

这时候,韩国从中杀出,一个新天地教会的老妇人成为了超级传染者,把韩国大邱市整垮,进而瘫痪了整个韩国,把韩国迅速推到全球确诊人数第二位的宝座上来。

在此同时,伊朗成为中东的引爆点,意大利成为了欧洲的桥头堡。由于伊朗官方所公布的确诊人数以及实际所显现的情况出现比较大的不相符的情况,人们对伊朗的数据存在较大的怀疑。不过,不管怎么隐瞒,伊朗的确诊人数也总能登上老三老四的位置,并进而有争老二的实力。意大利在温州封城之后的十四天里开始大爆发,这跟意大利是浙江温州人的根据地这个因素不可分(当然温州的病毒跟武汉封城之前所跑掉的许多在武汉做生意的温州人是分不开的)。当然,媒体说是意大利的一个超级传染者引发的社群传染(问题是这个超级传染者的病毒来自于何处),外加意大利的防控措施不力,以至一发不可收拾。中东与欧洲的两个引爆点,带给整个中东与欧洲的全部沦陷。

在对付这个疫情上,本来美国起先做得非常好,然而,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也正由于起先防控做得不错,以致美国有点调以轻心。到了疫情出现社区传染情况出现之后,美国有点慌了,指挥有点乱套, 一会儿CDC发声,一会儿总指挥副总统彭斯说话,一会儿大嘴巴床铺总桶又插一杆子进来。美国的健保体系,使得许多人根本看不起病(甚至连检测费都付不起),一旦感染就会造成更大规模的扩散与传播。现在美国已经开始有点收不住的感觉。

在疫情在全球不断扩散的背景之下,起先在中国疫情大爆发之时还老神在在不断创新高的美国股市也开始出现恐慌与雪崩式的下跌,标普一周时间最大跌幅曾达到18.6%,虽然在美联储紧急出手大幅度降息0.5%并且下调超级准备金率0.5%之后有所反弹总跌幅收窄,但整个下行的态势无法止住。

为何股市会出现如此雪崩的情况呢?主要是因为疫情造成的双断链的预期正在出现并影响整个全球的经济。要知道,中国、日本、韩国是非常重要的电子、无线设备、通讯产品的零部件产地同时也是代工的产地,疫情对中国、韩国的侵蚀将导致全球供应链的断链危机,影响全球的产量与销售。中国的汽车零部件厂商无法开工也对全球的汽车业产生重大打击。疫情对全球的航空业、航运业、宾馆饭店、娱乐观光、会展、体育等产生灾难性的冲击。简单的一个例子,疫情的前期,可能集中的问题是口罩等医疗防护用品的紧缺,到后来演变为对普通学名药以及原料药供给的担忧。

由于供应端的断链危机会波及到消费端的断链。本来,表面上看起来经济发展情况非常良好的美国,在2019年第二季度之后消费数据已经连续两个季度出现萎缩。这个新冠肺炎疫情扩散之后,企业的生产受到冲击,会影响到就业以及收入,并进一步影响到消费,所以消费端的断链正在发生之中。

在谈这个双断链之时,有一个综合了供应与消费端的东西就是石油,是避不过的,不但避不过,甚至可以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对世界经济造成冲击的东西。石油是原材料同时也是消费性产品。由于肺炎疫情的影响,中国对石油需求的大幅减少造成油价大跌。油价大跌导致OPEC减产政策的出台,然而,减产政策必须要与非OPEC石油生产国进行协调。在这节骨眼上,OPEC与俄罗斯的减产协议谈判谈崩了,OPEC老大沙特发动石油价格战来打击俄罗斯,同时把美国也打到了。由于美国的页岩油的开采成本太高,低油价伤害最深的是美国的石油开采业,有可能导致美国许多页岩油开采商破产,并进而伤到美国的银行系统(这些石油开采商的贷款总额超过3000亿美元)。若美国的银行系统受到伤害,将进一步引爆债务危机和经济危机。

由于这个疫情所引起的连锁反应,对世界经济的影响从一环到另一环,以致对整个经济系统的伤害,现在已经没办法忽视了。从中国的多次财政与金融政策的动作以及世界各国央行的降息甚至量化宽松的政策来看,世界已经认识到这个疫情的危害并且在努力降低其危害程度。

不得不说,这个疫情实际上也只能说是经济危机来临的一个导火索而已。前面说了,在美国经济表面数据无比乐观的背后,实际上大家忽略了一些更重要的值得大家关注的东西,然而大家都无视于一些警示信号,比如消费数据的连续下降以及企业平均负债率的上升并且达到了历史从未有过的高点。2008的危机来自于次贷,次贷来自于2000互联网泡沫破裂和911事件对全球经济的打击,而2020年危机的真正源头在于2008年危机之后的救市,量化宽松、低利率等给市场的信号就是拼命借吧努力花吧,到了现如今,负债又到了一个令人不得不担忧甚至令人惊愕的地步。这个时候,不管经济领域当中的任何一个小问题都有可能触发大的危机的发生。

实际上,如果大家愿意回过头往回看,也许会发现你们忽视了更多的东西。我在2018年2月份美股大调整时就说过美国股市差不多了(当然在现实世界里我似乎是错的,问题是当时根本没有人会预测到美股会走到如此之高的地步),因为美国各大公司的高管都在不断地减持自家公司的股票,包括facebook、apple、google等,巴菲特也在不断地减持并在投资组合中增加现金的比重。我在写这些警示文章时曾经还被人质疑过,当然在股市后来持续上升过程中我也曾对我的观点产生过怀疑。不过,不管怎么说,宏观角度的判断跟微观的实际表现肯定会有不match之处,但在整体的防控风险上,我一向认为对风险的防控是应该要超前一些,即使做得过头了一点。比如,李嘉诚在2014年之前就开始逐步出售并转移资产,当时许多人都认为他老糊涂了,到了后来,没有人不佩服他的精明。

两年前,美国十年期国债的殖利率就跟两年期的利率无限接近,后来慢慢倒挂,即十年期国债的殖利率还低于两年期国债的利率。这种指标与迹象的出现,在历史上都是经济危机暴发的警示与前奏。然而,人们依然忽视它。不过,不管人们怎么忽视它,它该反映出的现实还是依然要反应出来的。这不来了吗?

我在去年底就一直说领先指标波罗的海指数已经下行了,股市有可能在12月份进入调整,然而我又错了。但是,现实还是证明了我不是错了,而是走得领先了一步。如果你说因为走得早没有赚到后面的钱可惜了,问题是在你迷恋于股市似乎无限上涨之中而没有逃掉下跌的损失,你到底在这其中不管是利益还是心态上,你获得了什么。要知道,大局观很重要,没有了大局观,方向走反了都不知道,只会越错越严重。

现在,这个疫情在全球的蔓延还没有任何止住的迹象,也没有任何迹象反映将有可能在什么时候结束,这是非常令人沮丧的,其对人们的信心的打击进而对金融市场的伤害是连续性。人们不断地从市场中撤出资金转移到安全的领域,这对股市的伤害是一波接一波的。现在看来,基本上经济危机已经成形了,未来各国不管出现什么样的政策都只能是延缓下跌的势头而无法改变下跌的趋势。市场的风险必须在上涨11个年头之后有个充分的释放,然后打底,再然后才有可能恢复。

苦日子来了,朋友们。

此文题目虽涉及经济与金融,但非为理财话题,切不可作为投资理财方向的参考与指引,仅仅是闲聊话题。本人虽为理财顾问,但对本文所产生的有关投资理财的后果不承担任何责任。若您有投资理财方面的问题和困扰,请与我联系面谈,我将为你诊断你的家庭财务规划的合理性与问题的所在,并为你规划解决方案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