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戒指與豆腐渣工程》

字体 -

作者:陳勇

中國能夠在世界上排名第一的東西不多,但豆腐渣工程應該能夠算一個。

我不想一一列舉出這些豆腐渣工程令人觸目驚心的情況以及所造成的惡果。最近一段時間中國的洪水災害特別嚴重,對長江三峽大壩的討論從去年的移位變形到現在的滲漏問題都被搬上了檯面。確實,三峽大壩事關下游6億人民的生命與財產安全,被關注被討論非常正常。

其中有一個情況被披露出來,說是在大壩建設過程中在澆築大體積水泥壩體的時候,如何散熱的問題。據說美國胡佛水庫建設的時候採用了柱狀澆築法和冰水攪拌水泥加預埋冷卻水管措施(這個措施至今仍在使用),三峽大壩也使用了這項技術。問題在於應該使用多少冷卻水管。在大壩建設過程中,有一位歐洲的專家對工程進行了查看,嚇得當場不敢說任何話,回到歐洲之後他說三峽工程的問題太大了,偷工減料以及焊接等問題一大堆,並預言未來一定會出問題。上面所說的在澆築水泥前預埋冷卻水管這個問題上,就存在嚴重的偷工減料問題,據說減少鋼管量40%還不止,後來壩體所出現的裂痕以及水泥脫落滲漏等情況就是減少冷卻管所造成了後遺症。還有就是工程被層層轉包,每塊柱狀澆築的連接處就是無人負責狀態,工程質量嚴重成問題,這也是後來三峽壩體移位的根源所在。

黃萬里先生曾預言三峽大壩最終要炸掉,其原因還不是因為工程質量的問題,而是從全局從戰略上來看三峽大壩就不可以建。歐洲專家的擔心是三峽工程到底能夠撐多久,是主動炸掉呢還是等到哪一天它自己潰壩掉。

雖然三峽大壩的工程質量問題可能跟工程師的職業操守相關性並不大,而跟體制的貪腐性關聯更大,所以,我今天文章的題目也許不適合把鐵戒指與豆腐渣聯繫在一起。 Anyway,我想中國的豆腐渣工程多少還是跟工程師的職業操守與良心有所關連的,所以還是來談一下吧。

加拿大有一個非常著名的鐵戒指故事,是跟一樁工程悲劇相關的。

故事是這樣的:1907年8月29日,加拿大魁北克省聖勞倫斯 河上正在建造的魁北克大橋突然發生坍塌,19000噸鋼材和96名建橋工人落入水中,只有11人生還。事故的原因是設計師出於節省建橋成本而增加了大橋的跨度以減少橋墩,但卻忽略了對橋樑重量的精確計算。

1922年,多倫多大學土木工程教授豪爾坦恩呼籲成立一個組織來約束加拿大的工程師群體,讓新加入工程師群體的年輕工程師用更高的操守來要求自己,同時也讓有資歷的工程師傳授職業傳統,並聯合發起了對在校畢業的年輕工程師們進行宣誓儀式,頒發一枚用來自魁北克大橋事故中坍塌的橋樑材料用鐵鎚鍛造而成的鐵戒指,一方面紀念在事故中失去的生命,以警示後人牢記工程師的社會職責和職業道義,另一方面用最原始和堅硬的自然材料與製作工法來寓意工程師應該意志堅定、品德純真、為人謙遜、千錘百煉。每年,加拿大的大學裡所有工程專業的畢業生都會申請參加這個宣誓受戒儀式。這種授戒儀式雖然不是對工程師職業資格的認定,但是對工程師操守的警示與督促,每個工程專業的畢業生都以能夠擁有這樣一枚鐵戒指為榮。

初到加拿大時,總感覺加拿大人做事效率實在太低了,挖個坑、修個路或者搞個什麼非常簡單的工程都要耗費大量的時間,網絡上抱怨的有之、取笑的有之、批評的有之,對比中國的高效率,甚至有些人還可以把這個自豪地宣傳為“厲害了,我的國!”

後來,我慢慢明白了,這是工程的程序,不可以為了追求效率而不按工程的程序進行操作,比如,在房屋前的車道上鋪磚或石頭,必須先把車道上原先的土刮出來,刮多深都有規定,刮完之後要先進行夯實,夯實之後鋪上沙子再夯實,然後等待一周,再鋪上小石塊再夯實,再等一周,再鋪上沙子,然後才可以鋪上磚頭或石塊。這樣做的結果就是防止時間長了由於土地不實而引起沉降不均勻的問題,影響美觀與使用。而許多中國籍的生意人,做這樣的業務,根本就沒有所謂的等待與幾層幾層的材料與夯實的工序,恨不得一天把全部工序都結束,改天就可以做其它生意,無需多次往返浪費時間。同樣,給房屋安裝fence,工程人員打樁並安裝好木樁之後要等一個月才能安裝上木板,原因是要等木樁底下的水泥乾透以牢固到足夠撐得住大風對fence的壓力。

這種例子比比皆是。工程群體有這樣的職業操守,民眾需要擔心工程質量嗎?

有句話說得好,法律是用來約束別人的,而道德是用來約束自己的。在有完善法律制度下的國家,法律已經對各行業所應達到的最低目標給出邊界,再配以行業協會等自律組織的道德約束,每個行業都有機會達到比較高的質量水準,豆腐渣工程、假冒偽劣、坑蒙拐騙、貪污腐敗的空間在這種雙保險的製度環境裡受到了盡可能的壓縮,社會的成本也盡可能地獲得降低。所以,許多時候我們看問題要看到問題的本質,當我們明白了問題的本質,我們就不會再為表面上的所謂高效率而歡呼而叫好,也不會為了表面上的所謂低效率而隨意指責或提出不客觀的批評。

100.jpeg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