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与右,对话两位优秀的年轻人!

字体 -

左与右,对话两位优秀的年轻人!

作者:陈勇

昨天,好朋友的两个儿子两位非常优秀的年轻人来我家找我聊天。这两位年轻人应该是我所认识的第二代移民中的杰出代表,兄弟两人一个是麻醉师(不了解在加拿大获得专科医生资质的朋友可以古狗一下其难度,当然如果好奇的话也可以了解一下这样资质的人的收入水平)、一个是物理治疗师加针炙师(加拿大专业运动医师)。我与其父母认识十年,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这两位年轻人不但所受教育的水平高,家庭教养也非常的好。其实我也只比他们大十来岁,但他们因为我与其父母以朋友相称(他们父母也只比我大十来岁),他们依然很中国化地尊称我为“叔叔”(一般在加拿大这种地方,直呼名字是非常正常的,比如我在公司叫老板都是直呼其名,从来不用姓再外加一个“总”,在社会上什么有头有脸的人,比如这里的国会议员、省议员、省长、市长什么的我从来也都是直呼其名,所以我对别人叫我名字也非常习惯,不会觉得你应该如何称呼我是个问题),在来我家之前提前了好多天就与我预约了时间,其做事的计划性与对人的尊重,在这种细节中就能看出来。我请他们来我家吃饭,他们就表示他们在来我家的路上就把食物顺便带来,我说不要只要你们来就行,但他们非要坚持要送什么礼物给我,我再拒绝,他们就问妹妹喜欢吃什么东西,我说妹妹喜欢吃的东西家里都有,你们就不要浪费心思了。就这样纠缠了好久,他们还是去了一家非常有名的在国际烹调比赛中获奖的厨师所开的店买了蛋糕与水果来我家。从这样的小事上能够看出年轻人在待人接物方面的情商也是非常高的,这与家庭教育以及自己的悟性分不开。优秀的人往往在许多方面都优秀。

两位年轻人来我家的主要目的是咨询理财方面的问题,从这一点也能看出他们与其他年轻人的不同。可以说,大部分刚从学校毕业出来的年轻人是不了解甚至抗拒理财的,所以90%以上20来岁的年轻人是不理财的,最多就是买点RRSP省一点税,其他东西根本就没有。由于他们的父母曾感叹与我相见恨晚,不懂得理财没有财务规划,一心埋头工作,等反应对来,在时间上已经不占优势了,所以早几年他们父母就带他们听我的讲座、专门约我给他们进行理财知识启蒙,他们比许多年轻人都更早地对他们未来的财务进行了思考与规划。这非常的重要,这是一条起跑线,我敢说他们在理财方面已经赢在了起跑线,他们理解了财富积累的要义,即两条腿走路的财富积累思路,不是永远靠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主动收入来创造财富,而是明白了被动财富要比主动财富重要得多,主动财富是为被动创造财富服务的,被动财富才是财富积累的重头戏,他们也明白了靠时间赚钱的道理以及使用债务杠杆扩大财富积累的原理,也初步了解了如何运用时间与债务双杠杆联动进行财富创造的机制。

在我们聊了理财问题之后,进入了闲聊话题。优秀的年轻人开始关心国家、社会与人类的命运,我认为他们能够问这些问题非常的好,社会精英就应该关心社会问题关心国家与人类的命运。

他们的第一个问题是贫富差距问题。他们认为贫富差距是造成社会矛盾与问题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我的回答是:“社会主义国家号称是没有贫富差距的社会,但社会主义国家的均贫富实验全部都失败了,包括前苏联、东欧国家、现在的中国、越南等。中国宣称的所谓“有特色的社会主义”实际上已经不是“社会主义”了,关键词在于“有特色”,所谓的“有特色”在这里已经不是形容词了,而是根本性的、本质的东西,“社会主义”已经变成一块蒙面的遮羞布了,因为中国现在已经是官僚权贵资本主义了,“有特色”三个字指的就是官僚权贵特色的所谓“社会主义”或者“资本主义”,但这个什么主义已经不重要了。”

我接着回答:“我个人认为,现在不是贫富差距太大,而是太小,财富就应该掌握在社会精英阶层手里,社会的发展方向就应该由精英阶层来掌握。钱掌握在精英阶层手里才能更好地为社会为国家为人类创造财富与美好生活。美国的富豪们基本上都没有准备把资产留给他们的下一代,而是大部分(99%甚至更多)要捐给国家与社会,现在他们掌握着这些财富,因为他们正在利用这些财富创造更大的财富。如果实行高税收,把这些财富征收到政府手上发给所谓的低收入者或是贫穷者,这些人将继续不努力工作、游手好闲、不干正事甚至把钱拿去吸毒或是干坏事给社会与国家增加维护秩序的成本。所以我个人认为高税收平均主义不是好的正确的国家发展方向。低税率促进企业发展增加就业机会来解决贫困才是更好的方向。”

说到这里,年轻人提出不同意见:“北欧许多国家就是实行民主社会主义,大学教授与保安的可支配收入差不是太多,因为教授收入高,但交了50-60%的收入税之后所剩下的钱与少交税的普通劳动者的可支配收入相差无几,这样,北欧人民的幸福指数很高,高收入阶层也没有反对的声音。说明民主社会主义可能是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

我回答:“你说得很好,确实是这样的。不过,我们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北欧国家的移民很少,种族相对单一,而且普遍受教育程度都比较高,人的素质很高,这样的国家实行民主社会主义有其社会基础,主要是人的素质这个最基本最关键的因素。然而,美国的情况跟北欧国家有蛮大的差别,美国还没有施行民主社会主义,拉美的非法移民就乌泱乌泱地涌入美国,以致美国要建围墙挡住这样如洪水一样涌来的非法移民,假如美国也施行均贫富的民主社会主义,那就不是拉美的非法移民了,全世界更多的“低端人口”都要涌入美国,一堵美墨边境墙是抵挡不住这样的非法移民从全世界涌入美国,最终也会毁了美国,民主社会主义最终肯定也是施行不下去的。

你看,2015年小土豆上台之后,说难民是加拿大的资产,加拿大欢迎所有受压迫受迫害的人们,结果造成加拿大非法越境者猛增,然后就是社会治安不断恶化,全民来承担这样的政策所带来的恶果。加拿大需要更多的移民没有错,但不是什么人都应该接收,难民需要帮助也没有错,然而全世界难民多了,加拿大帮得过来吗?加拿大情况你看得见,实际上美国也一样,美国国家再大国力再强盛,但能力也是有限的。”

年轻人说:“我同意你说的,但美国现在的社会矛盾这么严重,政府应该要帮助这些弱势群体。”

我回答:“弱势群体是要帮助,这一点没有错,特别是老年人、残障人、暂时失业者等,但我们要分清什么是真正的弱势群体,我认为那些不爱工作成天想着占政府便宜整天抱怨叫骂的人群是不应该帮助的,比如现在加拿大实行CERB和CRB,跟基本收入政策差不多甚至更好,我知道身边有太多的人就不去工作,因为工作收入也就是目前每月2000元这种水平甚至还不如这个水平,有的人去打现金工但福利照拿,许多地产经纪帮客户进行了交易,叫公司先暂扣佣金,TA们还可以算是无收入或低收入照样拿福利。我问你,这样算弱势群体吗?政府要继续帮助吗?加拿大有这样的人,我不相信美国没有这样的人。

我女儿也跟我说穷人需要帮助,我肯定了她的想法,我告诉她爸爸也经常帮助别人,确实在帮助别人的时候我们会收获很多快乐。然后,我问她那爸爸把我们家空出来的房间让homeless的人进来住,把你的衣服和食物与TA们分享,你愿意吗?她沉默了。所以,我认为帮助弱势群体是要提倡的,但要基于自己的能力,要量力而行要量入为出,对于个人是这个道理,对于政府也是一样的。我们不能凭空高喊帮助弱势群体,站着说话都是不腰疼的,喊喊口号是很容易的,真正把帮助弱势群体落实到自己身上,基本上每个人都不怎么愿意,即使有也非常的少。我们在慷国家之慨的时候很容易,但如果政府没钱了要我们多交税我们是不太愿意甚至是会骂娘的。有个孩子叫父亲捐款帮助穷人,父亲说非常好,这样,你去帮爸爸把后院的草割了,爸爸付你工资,然后你把钱捐给穷人。小孩很开心,兴高彩烈地去了。结果干了两个钟头,汗流浃背,心想,为何我要这么辛苦地干活赚钱给TA们?为什么这些穷人自己不能来我家来割草赚钱?

民主社会最坏的一个方面就是劣币驱逐良币。社会是一个金字塔,底层的永远占大多数,在一人一票的制度下,政客们为了选票,不断地迁就“低端人口”的要求与欲望,“低端人口”没有知识与眼光看到国家与社会的方向,TA们追求的是口腹之欲和感观的愉悦,包括基本收入方案、男女同厕、大麻合法化、同性恋婚姻、工会保护工作机会与收入以及懒散的工作态度与霸道的工作作风等,但国家与社会不能被这种低端的要求和欲望所绑架所裹胁而掉进泥淖不可自拨。现在全球民主社会的趋势是不断地向左向左向左,左派更左,连右派也在左转,这是非常危险的。我支持川普并非喜欢他这个人,而是他作为总统是称职的,是一个好的领导人,他正在把美国的方向从严重的左倾状态中拉回到基督教保守主义价值观的轨道上来。美国回来了,世界才能回得来。川普上台四年,东欧的一些国家正在变化之中,这是好的,未来你们会知道这是社会精英阶层所希望的方向,你们也是社会的精英阶层,你们一定会越来越理解川普现在所做的一切。”

我没有看到他们同意我的观点的身体语言,我知道他们对我的观点持不同意见,我也表示我的观点不一定对,不管怎样社会需要不同的声音,一个社会不能只有一种声音。然后年轻人把话题转到了种族问题上来,“叔叔,你对现在美国的种族问题怎么看?”

我说:“实际上,人是不一样的,包括性别、包括人种。我知道我这样说会被别人认为政治不正确,不过无所谓了,政治正确从来就不是我谈论我的观点的出发点。有人可能会攻击我持有种族优劣论,说轻点也许会说我有性别或种族歧视的苗头存在于头脑当中。其实,从科学的角度来看,性别与种族不一样是一种客观的存在。原始社会母系氏族,女性对部落的贡献更大,权力就由女性掌握,所以权力由贡献大者掌握由来已久,并非是男性用拳头用力量夺取的,而是由贡献大小决定的。我们从所有家庭情况来看(个别对家庭贡献非常大的女性朋友不要太过于敏感,我相信有能力的人都不敏感都非常自信),起码有60%的家庭男性的贡献大于女性,这样基本上就能推导出整个国家与社会男性的贡献还是占主导地位的。从另一方面来看,女性对国家与社会的贡献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在生育与养育下一代上,这占据了女性最青春最具创造力的年华时的时间与精力,况且优秀的男性都来源于女性,母亲优秀则子女优秀家庭优秀,女性强则国家强,所以提倡男女平等,我是绝对支持的。男女平等在一百年前社会的精英阶层就已经认识到了,现在的我不可能认识不到。

至于种族,从科学的角度来看,基因是不一样的,各自擅长的领域是不同的。我不是一个白人至上主义者,更何况我自己也不是白种人,但我们不得不客观地说,没有发现有黑人把自己的国家治理得很好的例子。纵观非洲50多个国家,有几个国家搞得好的?曾经被世界所称道的南非在曼德拉以及后续的继任者手里搞成了什么样是有目共睹的。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从生命角度来看,黑人的命也是命,这没有什么问题。动物保护组织也说,动物的命也是命,我们可不可以也搞个animal lives matter (ALM)?既然动物的命都matter,人的命更应该matter,不管是黑人、白人还是黄人。然而,那些工作在动物保护组织里的人以及支持动物保护观点的人还照样吃牛肉、羊肉、猪肉、鸡肉等,在吃肉的时候,TA们matter过动物的命吗?说一套做一套的人太多了。

种族歧视不对,这个我同意。警察执法失当甚至有个别警察有种族歧视倾向,这种情况肯定存在,一样米养百样人,警察也不是神,但把这种单一的执法过当事件政治化并把它往政治运动方向推进到了无政府状态,这走得太远了。国家需要法律与秩序,执法过当,该惩戒的一定要惩戒,人人平等种族平等,就是要依据法律来行事,而不能发展成为打砸抢烧以及扩展到无政府的状态,无限地屈从于这样的无理要求只会破坏国家的法律与秩序,把国家带到万劫不复的深渊里去。”

年轻人说:“其实象川普这样的国家领导人也是很自私的,只关心自己或自己国家的利益而不顾别国的利益,比如退出巴黎气候协议等,对欧洲国家和世界上的许多国家都很霸道,不管不顾。还有就是跟他差不多的巴西总统放任亚马逊森林着火燃烧,不去救火,他都知道有些人故意放火烧杂草而引起火灾也不处罚以遏制这样的情况持续发生。燃烧森林不但排放出二氧化碳,森林减少也造成对全球二氧化碳的吸收从而导致温室效应、全球气温升高、海平面升高、全球气候变化不可捉摸、天灾不断而造成重大的生命与财产损失。”

我回答:“我认为川普是个好总统,他为了美国利益而那样做没什么不对,不应该受到指责。他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议我也认为是对的。巴黎气候协议实际上是个非常不平等的协议,全球联合起来欺侮美国,美国没有理由承担那么大的国际责任与义务。巴黎气候协议美国没有权力只有义务,而且要承担超过其所真正应该承担的责任与义务。正如前几天他在联合国大会上所说,中国一年往大海里倾倒了大量的有害垃圾和污染物,往大气层排放了大量的温室气体,但中国并没有承担相应的义务。为何中国不受到指责与惩罚?国际社会为何不能强制中国等大量制造空气污染的国家遵守巴黎气候协议?

川普要求欧洲国家增加军费开支到GDP的2%,共同支付北约的防卫开支,但德国等国家耍流氓不干。凭什么美国要无限地替你付军费保护你不被侵略?而你自己却把钱撒给难民,在世界上当好人赢点赞,而美国却要承担没有国际担当不帮助难民的骂名、川普却要承担没有同情心的骂名?从二战之后的“马歇尔计划”开始,美国给了欧洲太多太多的支持与帮助,欧洲国家占美国的便宜占习惯了,美国自己财政穷得叮当响,没钱修路没钱搞医保甚至政府关门了好多次,欧洲人关心过美国政府与美国人民没有?我们中国的老话说得好:斗米养恩,升米养仇。美国给了太多,反而把欧洲养成了习惯成自然了,一不给或少给就开始骂娘,这样的忘恩负义的国家美国难道还要继续无条件地给吗?川普要的是平等与平衡,你欧洲现在有能力了,自己多负担一些防卫的费用也是应该的,川普一点都没有过分。

正如他对中国所发动的贸易战,许多中国人批评他骂他,然而,我们想一想,中国每年从美国赚走370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但不买美国的石油,而高价向俄罗斯买石油,向美国所讨厌的伊斯兰极权国家伊朗以及独裁的委内瑞拉等国家购买石油;不向美国购买农产品,而向巴西俄罗斯等购买(这个我后面谈巴西雨林的时候还会说);把从美国所赚的钱大撒币到亚非拉去拉笼贿赂控制这些国家,培养独裁政权的后备军,花钱在这些国家的留学生身上比给自己的国民还慷慨以收买人心以便日后使用;把从美国赚到的钱花在了大外宣以及意识形态上与美国的民主价值观对着干,等等。美国要求中国多买美国货根本就不存在任何问题,无非就是平等与平衡的原则。中国占了美国便宜太长时间了,也不习惯川普的这个平等与平衡的主张,而出台强硬的对抗措施,真的难以理解。全世界都把美国当作可以不断吸血的肥猪,美国的国力不断地下降,影响力下降正是被全世界不断地榨取息息相关。川普的美国优先政策对其他国家不好,但对美国是好的,川普是美国总统不是世界总统,他没有必要优先考虑其他国家的利益,美国优先对他来说对美国人民来说太正确了。我们不能因为他的政策对我们不利而指责他,他没有错,美国正需要一个这样强有力的领导人。

关于巴西雨林燃烧的问题,我觉得我们也不能指责巴西人民或巴西总统。巴西雨林为世界吸收了大量的温室气体,世界人民什么时候感谢过巴西和巴西人民,都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为什么巴西就应该理所当然地替世界做贡献呢?巴西人民也要过好的日子,要发展自己的农牧业,种黄豆咖啡养牛养猪等,而大好的土地被雨林所占据,不烧掉自己人民的生活受到影响。况且巴西大豆出口增加实际上是有中国的因素在里头,中国为了跟美国斗,不买美国的大豆而从巴西阿根廷等国家进口,因为中国进口的增加,巴西当然希望自己种植的面积能够增加赚更多钱,至于世界上的气候灾害,我们去指责巴西也是于理无据的。巴西不烧雨林,世界人民赚的钱并不分给巴西,不会有任何国家主动提出你巴西不要生产,只要把雨林保护好,我每个国家每年给你多少钱。人是自私的,我们往往陷入有嘴说别人没嘴说自己的境况中。我们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我们自己是巴西人,我们愿意无偿地替全球的气候做贡献吗?”

在回答有关欧洲军费开支问题的时候,年轻人还插进一个问题:“川普要求欧洲提高军费也还是为自己的军工企业考虑,这些国家多买了美国军火,美国的军工企业就赚得更多。”

我回答:“你说的没错。问题是,假如这些国家不买美国的军火,那去哪里买军火?自己生产吗?假如这样的话,研发等的投入甚至要高过直接花钱买,而且自己造的军火水平不如美国军工企业的可能性是很大的。所以,向美国军工企业购买军火是双赢的选择,并非只是有利于美国军工企业。你知道,世界上有多少国家希望美国能够卖军火给TA们,但美国还不愿意卖(象阿联酋这样的国家想买F-35,美国还是在其与以色列签了和平协议那次协议之后才答应的),这从另一方面证明美国并非唯利是图的国家。”

年轻人感觉在政治上与我的观点差距比较大,没法继续交流下去,就把话题转移到了加拿大经济上来,他问:“叔叔,现在因为疫情加拿大财政赤字这么严重,而且感觉加拿大也没有什么经济支柱产业,你对加拿大的未来怎么看?”

我回答:“我对加拿大非常乐观。加拿大是全世界最好的国家之一,甚至比美国还要更 好。加拿大在军事上有美国这个世界警察大哥保护着,在经济上有美国这样人口比较多消费能力很强的市场撑着(加拿大的对外贸易额75%是跟美国发生的),不管世界发生什么,就算天踏下来,加拿大都不需要担心。欧洲已老,澳洲孤悬南太平洋上前不着村后不靠店,市场得靠中国与印度,虽有美国保护但还是有距离的,而加拿大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

加拿大能成为西方最发达的经济体不是谁白给的,美日德英法意加这七个国家,连澳大利亚都没能进入七国集团俱乐部,加拿大这样一个人口这么少的国家能够进入全世界经济最强大的西方七国集团,靠的是什么?

科技。我这样说,你也许会惊讶于我是不是搞错了。如果你翻阅一下加拿大科技史,你一定会为加拿大的科技水平感到骄傲的。加拿大是个科技实力非常强的国家。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科技是制造业的基础和经济发展的最强大的动力。全球能够造飞机的国家有几个?波音与空客,俄罗斯的飞机制造水平肯定不如加拿大。中国、印度这样的大国都不会造飞机,而加拿大好几十年前就会造飞机了,你说加拿大牛不牛?还有加拿大的电信业的标杆北电,曾经是如日中天,电信领域的许多发明创新来自于北电,北电当年要比美国的电信设备企业比如思科等强太多了,北电牛逼的时候,华为在世界上的影子都不存在,华为靠偷北电的技术以及许多其他国家的技术才有今天。”

这时,哥哥说:“问题是,现在庞巴迪也快倒了,北电早就倒了,RIM也不行了,现在加拿大还有什么领先世界的东西?”

我回答:“你问得很好。有句话叫做沉舟侧傍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加拿大的科技业似乎现在没有什么能够提得上台面的,但我们不需要担心,你只要看一下加拿大的高等教育以及如雨后春笋一样的新创高科技公司,你就会对我们加拿大的未来充满信心。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的学生是美国硅谷高科技企业所疯抢的对象,每年各大企业在学生还没毕业时,三月份就长驻滑铁卢大学旁边抢人,而且所开薪水都非常高。由于在毕业之前抢人屡屡失败,这些企业在大学一二年级就给予学生许多的COOP机会,而且给出很高的薪水以求学生毕业之后能够去到这些企业。不仅仅滑铁卢大学,加拿大的许多大学的学生都是美国企业所疯抢的对象。教育水平如此之高,年轻人如此有能力,我们还需要对加拿大的未来担忧吗?

还有就是加拿大的新创企业,许多学生在大学期间就开始搞研究并把成果产业化,大学生的许多新创公司才短短几年就被美国的一些大公司高价收购,即使这样,有些没被收购或不想被收购的公司未来还是有机会再壮大成为象北电、RIM那样具有影响力的企业。

刚才忘记提了,加拿大还是世界第三个有宇航员上太空的国家,比中国的杨利伟还早许多年。还有,加拿大在科技领域获得好多个诺贝尔奖。

对加拿大经济的信心,我认为加拿大是一个真正的地大物博的国家。我经常说,加拿大这样的国家,人民不干活光靠卖地底下的资源,500年都不会饿死。加拿大不但矿产资源丰富、森林资源丰富,加拿大的淡水资源尤其丰富。现在全世界缺少干净的淡水资源,而加拿大这样的拥有大量湖泊的国家,以后光靠卖水都会发大财,加拿大许多湖泊里的水比农夫山泉还甜(我开玩笑说)。加拿大也是一个空气质量非常好的国家,全球空气污染极端严重,是否哪一天其他国家需要向加拿大进口干净空气都说不定。

另外,加拿大是一个旅游资源极为丰富的国家,加拿大完全不需要发展会产生污染的产业,把旅游业这种无烟产业发展好,可以带动餐饮、娱乐、酒店、会议、购物等相关产业的发展,且具有非常好的可持续发展的潜力。虽然肺炎疫情重创了加拿大旅游业,但不需要担心,疫情迟早是会过去的,青山依旧在,不怕没柴烧。

加拿大是一个平和友善的国家,是世界各国人民向往的移民首选地。每年有30多万新移民进入加拿大,按每人带入3万加币来算,一年就给加拿大带来100亿加币的外资。这样的外资的进入有点类似于央行的基础货币,是会产生乘数效应的。这些移民不但带进来资金,还带进来受过良好教育的专业人才为加拿大社会服务,同时也给加拿大带来了消费能力。

所以,不需要对加拿大的未来担忧。”

最后,年轻人再把话题拉回到了理财领域:“叔叔,我再问一个理财问题,现在美国大选,有许多不确定因素,如果我在金融市场上投资,我是现在进场还是再等等?”

我回答:“你说的没错,现在确实有许多不确定因素,金融市场最怕的也是不确定因素。不过,正如我前面所说,你的投资不是短期投资而是相当长时间的投资,而且你的投资目标不是聚焦在短期的波动上,同时你采用了定投的方式,再加上投资组合的对冲设计,基本上任何时候进场都是合适的。金融市场永远都存在着不确定因素,你避过了这个不确定,下面还有许多不确定因素,我们不可能准确地预测市场、也不可能在遇到所谓的不确定因素时就退出市场等待,即使这样也不可能避过所有的不确定,因为有时候一切都很确定往往会变成一种最大的不确定,金融市场永远是捉摸不透的,我们只能用机制、投资组合再加上时间周期来控制这样的风险。

从更大的角度来思考,人生基本上只有三次机会,每10-15年有一次机会,三次机会抓住一次就能够成为人生赢家,三次都能够抓住那就是赢家中的赢家。这样的机会都是在大的危机来临的时候,危即是机,所以一定要在危机来临之时准备,之后在别人都在怕的时候果断出手抓住机会。我常说,机会就象小偷,当它来的的时候你没有抓住,当它离开的时候你将损失惨重。

现在这个时候,全球无限量化宽松外加低利率,市场正在酝酿着资产大暴涨的来临,包括股市、黄金、房产等,特别是黄金与房产,十年的上涨周期又来了。李嘉城的成功,实际上就是抓住了两次大的危机,一次是六十年代大陆的文革运动传至香港造成香港地产大衰退,李嘉城大举买入便宜的地皮,一次是中国大陆天安门事件之后北京被全球围堵的危机,李嘉城投资大陆,解了北京之围,当然李也得到了北京上海最好的土地,同时还得到了大陆的政治靠山。所以危机来临时你的想法跟大部分人一样,除了怕还是怕的话,那结局一定跟大部分人一样,不可能脱颖而出。你现在有能力一定要抓住机会买入好的资产,十年二十年之后,你的情况将与你的同学们非常不一样,你不但在专业上是精英阶层,在财富上也将是精英阶层,社会的主流与中坚力量。”

说实在,很少有年轻人愿意跟我谈论这样的问题。他们不但愿意来找我,而且愿意提出这样的问题,不管他们的看法如何,我的观点怎样,他们接受还是不接受,理解不理解,都没关系,最重要的是他们开始思考这些问题了,这太令人惊喜了。这么年轻就能够有这样的觉悟、思维以及胸怀关心社会关心国家关心人类,我们还需要担心未来吗?越来越老的我们总觉得年轻人不如我们,然而,在与年轻人交流中,我总能收获感动、收获信心、收获希望。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