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经济与金融(七十六)——流动性拐点到了吗?

字体 -

前两天跟一个朋友聊天,听说他去年投资比特币赚了四五倍,金额近百万,这是我身边所发生的相当大的金融投资收益案例。去年中的、小的投资成功案例比比皆是,反正似乎只要是个人随便买什么股票去年都能够赚到钱,多与少而已。

许多朋友认为我这样一个专门研究经济金融的人士肯定赚翻了,我不得不说我很失败,我没有赚到什么钱,因为我固守着一个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的传统观念,总认为没有经济基本面支撑的股市是违背常识的,怎么涨起来必将怎么跌回去,所以一直非常担心那种非理性的上冲所积聚出来的风险,往往小涨一点就跑了,大涨反而都没吃到,到了回调不得不以更高的价格再接进来,然后依然是小涨一点就跑了,所以主升浪都没赚到,仅仅捡到一点小钱而已。

失败过后,我也开始反思我的操作的错误,慢慢地发现我确实是误判了形势。这一波上升完全是依赖量化宽松给市场带来的充裕的流动性,而不是经济的基本面。

那么,股市走到现在,我们不得不来认真思考一下,是否股市可以永远脱离基本面而依靠无限的流动性支撑其上涨?

答案是不可能,股市在某个时间点或某个时间段可以出现反规律运行,但不可能永远逆着市场规律运行,而且,无限量的流动性也是不可能的。

记得跟我朋友聊比特币投资时,他对比特币的未来充满了信心,从比特币供求关系、特殊性、稀缺性、挖矿的难度与成本、伊隆.马斯克的加持、货币的供应以及未来大科技公司都将入场购买比特币等因素,得出比特币的价格未来还将有更大的上升空间,现在有时一天升几千美元,未来有可能一天升几万美元。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无法理解与接受新生事物的缘故,也许是传统的经济理论已经把我的思维牢牢地限制在固有的框架里,我反正是理解不了比特币这种新事物。我只以正常的思维来理解,一个投资品,即使因为其特殊性每年有比较大的涨幅,但每年保持着平均两三倍的涨幅,这是不符合正常思维的,也许它的过去是这样,但未来是不是还能这样,我真的不敢说。我知道大科学家牛顿曾经遭遇南海泡沫在投资中大败,还有历史知名的郁金香泡沫令无数人倾家荡产,这种案例似乎跟现在的比特币投资有异曲同工之处。说实在,我是不敢碰这种东西的,反正我认为,不该是我的钱,最好别碰。

在我的职业生涯里也有过某些东西暴涨的经历,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时,中国放出4万亿救市,后来美国的三轮量化宽松以及欧洲日本等国家的量化宽松,造成了黄金白银铜铝镍等原材料均出现大涨,那个时候投资黄金白银股票或者矿业股票或者贵金属基金或是资源类基金,虽然不象现在的比特币这么疯狂地涨,但一年上涨50%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假如利用杠杆贷款投资其中,那收益是相当的可观。然而,在2011年日本宫城311地震之后,这种暴涨的趋势开始转变了,黄金以及原物料迎来了漫长的下跌周期,黄金直到2019年才见底回升,原物料到了2020年疫情过后的量化宽松资金进入之后才开始上涨。总结这些资产能够上涨,基本都是在量化宽松的资金大量入场之后才会发生,正常情况下,这种暴涨是不太可能存在的。美股2020年之前的十年上涨,主要得益于美国经济的良好表现而不是资金,那十年上涨是有基本面支持的,而去年疫情暴跌之后的上涨完全靠的是资金而不是基本面。

当然,去年股市的上涨跟散户的大量参与不无关系。由于疫情,许多人在家上班,这给了人们边上班边炒股的机会。还是由于疫情,人们无法购物、旅游、消费了,钱就省下来了,手上钱更多了,也投入了股市。所以,去年三四五月份,散户的开户数大量增加,零散的资金大量进入股市,积少成多,这股资金也成为了推动股市上升的不可小觑的力量。比较典型的例子,台积电这样的股票原先基本上是机构持有的,虽然也有散户持有,但总的持股人仅为十万人,到了年末,台积电的持股人数增加到了八十万人。

说了这么多,我们现在最应该问的是股市或是商品什么时候回归到其基本面上?量化宽松何时撤出市场?

在我跟朋友聊天时,有一种观点认为,只要经济不行,量化宽松不可能撤出市场,政府不可能让经济垮掉,现在美国由民主党掌控政权,其主要政策就是加大开支,没钱咋办,印呗!只要美国这么做,全世界都会这么做。另一种观点认为,量化宽松不可能是无限的,总有一天是要退出市场的,宽松出去的钱还是要收回来的,先不论是否全收回来,只要它一停下来,对于靠打点滴救命的市场就是一记重拳猛击。当然许多人还是坚持说政府不可能不看情况就把打点滴的针头拨掉,一定也是要看整体经济情况有所好转才会停掉量化宽松的。

所以,量化宽松何时退出是个关键。那么,什么时候是流动性的拐点呢?

随着疫苗的施打,全球正在步入全体免疫的阶段,也就是生产经营以及生活将逐步回归正常。在经济活动恢复正常之后,经济是否会出现一个报复性的反弹而让量化宽松政策快速退出呢?从事金融投资的朋友必须关注疫情数据的变化以及各个国家的解封情况,去推导GDP的增长以及量化宽松政策的变化。(生活回归正常之后,散户数量应该也会减少,这也是股市未来的一个压力来源。)

当然,由于病毒的变异,疫苗是否对付得了变异的病毒还存在未知数,疫苗的有效性或者副作用还没有全面呈现,未来的经济表现还都停留在假设或是根据目前情况的一些预测模型上,很难得出一个比较一致的观点。所以,何时是流动性的拐点起码现在还不知道,但一定会出现,必须密切关注并对此保持警惕。

此文題目雖涉及經濟與金融,但非為理財話題,切不可作為投資理財方向的參考與指引,僅僅是閒聊話題。本人雖為理財顧問,但對本文所產生的有關投資理財的後果不承擔任何責任。若您有投資理財方面的問題和困擾,請與我聯繫面談,我將為你診斷你的家庭財務規劃的合理性與問題的所在,並為你規劃解決方案。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