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与金钱相关的话题》

字体 -

似乎自从邓小平的“猫论”问世以来,不但中国人陷入金钱拜物教,甚至全世界都染上了金钱崇拜的病毒。

我这么说,你也许会反驳我,“资本主义自诞生以来就是追逐利益的,跟邓小平的’猫论’有何关系?”我不得不说,资本主义是追逐利益的,但资本主义世界过去是遵循着规则追逐利益的,资本主义还有信仰还追寻自由、民主、公平、公正等普世价值,然而,自从有了猫论之后,中国人所遵循的几千年的礼义仁慈良善的东西不见了,廉耻不要了,道德不要了,法律也不遵守了,一切全冲着钱而去。在中国经济增长国力变强之后,中共把金钱拜物教推向全世界推向极限推向无底线。中共用金钱收买亚非拉国家、用生意用利益捆绑欧洲发达国家、用金钱腐蚀国际组织及其领导人、用金钱侵蚀渗透美国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教育媒体等各个领域,让全世界失去了是非观,不分善恶、黑白与美丑。

看着世界与身边,我感到越来越陌生了。我发现不仅仅身边的华人群体包括朋友都已经不可自拨地陷入金钱拜物邪教之中成为了金钱的奴隶,甚至曾经我所向往的自由民主和平友爱公平公正遵循规则的西方世界也越来越不可理愈地坠落了,陷入了金钱拜物邪教的魔窟。这让我感到无比的失望甚至绝望。我不得不放下手中的工作牺牲掉个人利益甚至休息时间不断地写拼命地写,以图发出我微弱的呐喊声,做濒死之前的挣扎,哪怕只能唤醒少数人甚至个别人。

我这么说,你也许会质疑我,“你难道不喜欢钱吗?你不喜欢钱,还教别人赚钱帮别人理财,那不是笑话吗?你那么清高,视金钱如粪土,那你不要卖保险不要搞投资了呀!”

朋友们,我没有视金钱如粪土,我爱钱我喜欢赚钱,但我并不跪拜金钱。我尊崇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原则赚钱,我赚钱不以牺牲我个人的尊严,也不以牺牲他人或公共利益为原则。教别人赚钱帮别人理财,卖保险搞投资是我的工作我的职业,我是世界的一份子,况且还担负着养育子女的责任,可以不工作吗?我靠我的劳动我的工作赚钱并不丢人,任何人靠劳动与工作获得收入都是正当的应该值得肯定与鼓励的。我靠自己的知识、能力与风险承受力去获得投资收益也是没有问题的,任何人用这样的方式获得财富也都是应该肯定的。我反对的是不劳而获,我反对的是卑躬屈膝不要尊严地牺牲肉体或灵魂去获得金钱的行为,我更反对出卖国家与人民的利益去获得金钱,包括出卖人类利益去获得金钱的国际组织里的那些垃圾政客。

我是一个喜欢赚钱但不怎么喜欢花钱的人。

这么定义我自己,可能会给人一种守财奴或者小气抠门的印象。不过,没所谓,是什么就是什么,没有必要粉饰,别人可以对我有各种不同的看法,不过别人的看法对我也没有什么影响。我知道我不是守财奴,我对我所爱的人或者在我认为重要的事上花钱一点都不含糊,特别是在小孩的教育上。我也不小气不抠门,比较能够说明问题的是,在离婚的时候,对方都找好律师准备打离婚官司,我提出不需要打官司,财产平分(全是我的财产,对方可以说没有为我们的共同财产贡献过一分钱的力量),两个孩子的法定监护人都归对方(法定监护人可以获得政府给小孩的福利金,两个孩子每年有一万多),我负责日常监护(事实监护,俗称带孩子,也就是接送孩子上下学,接送课外学习,一日三餐等吃喝拉撒睡事务),所有一切有关孩子的费用全由我承担,包括教育基金、孩子的保险、课外兴趣班等费用,未来孩子上大学的费用以及上大学期间的生活开支等一切费用。我所提出的方案可能对方连想都没想到,甚至她自己想请律师为她争取的利益都比不上我主动提出的方案。在金钱上我绝对不斤斤计较、锱铢必较,这就是我对金钱的态度。

我不仅仅喜欢赚钱,我觉得我还蛮会赚钱的,不管是上班还是做生意或者是做投资。

我这么说,可能大家会觉得我应该很有钱。实事是,我让大家失望了,我的财富比起许多普通人要少太多了,实际上仍然是穷人一个。那为何我还敢这么自信地吹牛逼说自己蛮会赚钱的?因为我认为现有财富的多寡不仅仅取决于赚钱能力,更重要的是财富的起点。许多人比我有钱,是因为起点跟我不同(当然也是有许多人在赚钱能力上比我厉害的)。我很少见过起点比我更低的人,所以我对许多比我有钱的人并不羡慕,我的心态是平稳的,我对我的赚钱能力是自信的,对自己的财富状态是满意的。美国前总统川普过去常吹牛逼说:“I’m smart, I’m rich.” 他说他的钱都是他自己赚的,但我知道他父亲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他大学毕业之后就借给他一百万美元(他借他父亲的钱后来也还给他父亲)。我就在想,这有什么好吹的,别说上世纪六十年代时候的一百万美元(其价值应该要对应当时市场上资产的价格),假如我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毕业的时候我的父母有能力借我一百万美元,四五十年后我也亿万富翁了。很通常的道理,要用一万块钱赚到一百万,可能得几十年时间,但如果用一百万赚到一亿,所用时间将大大缩减。所以,光比谁有钱谁更富,没有意义,资本金的起点是个重要的因素,是非常关键的因素。

为什么敢说我的赚钱能力还不错呢?举个例子,大约在2000年左右,我在看报纸的时候,注意到报纸的夹缝或是底部有拍卖广告,包括住宅、厂房等,基本上都是银行抵押品被法院没收(贷款还不了),由法院判决之后委托拍卖行进行拍卖。我发现这是一个不错的买卖(有差价可赚),所以就根据自己的资金情况参与竞买,把被拍卖的住宅买下来(当时没有很多人做这个事——每场拍卖会参与人数基本上都只有五六七八个——就这少少的参与人员,可能象我这样把它当作生意来做的更少,许多人可能就是想低价买来自住,所以竞价一点都不激烈,基本上都是底价或者加一两轮价就能够买到),然后马上挂到二手房市场上去卖,这样一倒手净利润差不多有15%左右(即扣除掉交易手续费、税费及其他相关费用之后,不计算自己的人工成本)。每半年时间可以做一套,也就是说我的资金每六个月周转一次,这样一年的净利润就是30%。假如用上银行的按揭贷款,利润率还要更高,因为这种东西需要快速交易,限于办理按揭贷款的程序很繁琐,所以都是使用自有资金。我就在想,如果自有资金能够再多出两倍,资金周转率有机会提高(因为更多套资金可以抓住更多的拍卖机会,不需要一套卖完再等机会,让资金在等待中浪费掉盈利的机会),一年可能就不止周转两次,假如每年的资金周转能够提高一次,我的利率将提高三分之一,即每年将会达到45%的净利润,我的发财致富速度会更快。你想想,一年30%的净利润,三年时间资产就翻一倍,那么一年45%,差不多两年就翻一番,用复利计算,结果天差地别。当初上海周正毅案子还没有出现,所以我购买拍卖住宅进行交易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有周正毅这个人,也就是说周正毅利用竞买烂尾楼的机会成为了上海的大富翁,我的创富思维跟他差不多(这是天生的生意与财富思维),只是我没有他那么有钱罢了(不然的话说不定成为福建的大富翁)。他竞买的都是整个楼盘,即那些开发商烂尾的楼盘,然后花钱收一下尾再高价售出,他的利润率比我的高好多倍,因为他有钱对烂尾楼做收尾工程,收尾之后房屋的价值就翻好几倍(而且由于他所做的项目更大,基本上都使用了银行的贷款资金,等于加上了杠杆,其收益更是可观到了惊人的地步。当然由于项目做大了,就必须跟官方进行一些利益上的勾兑,他后来案子爆了的原因就在这里)。所以,我一直认为,赚钱能力在许多时候是跟资金实力直接相关的,而不完全在于个人的能力。(提醒一下看我文章的朋友,现在中国的房地产业要小心,这种生意不见得还有赚钱的机会。因为地产业正在走下坡路,而且政策朝令夕改,且资金需求量大,操作起来万一套牢,资金成本是很致命的。投资成败的核心要素,一是标的,二是时机,缺一不可。二十年前能做的生意,现在不一定可以做。)

许多人来加拿大之后抱怨钱难赚,加拿大竞争激烈没有机会。然而,我看到的是满地机会黄金遍地,只苦于没有足够的资金,只能一步一步地慢慢积累,逐步做大。按上面的理论,我的财富积累就非常慢。真的,说加拿大没有机会的人是没有一双发现机会的眼睛,机会摆在你面前,你看不见,当然对你来说就等于没有机会。许多人说加拿大生意难做,实际上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你用中国那种靠贿赂找关系利用权力不平等的思维去获得财富,在加拿大确实没有,但你要明白一点靠贿赂靠权力不平等去获得财富不是你本事,那是权力带给你的财富而不是你的智力与你的能力。为何中共认为马云等中国大富豪的钱都不是他们自己的而是中共的?这也很正常,这些大富豪的生意能够做那么大,没有中共的权力参与是不可能实现的(明的或暗的)。所以中共要共产共妻,这些大富豪也不要觉得冤枉。

我曾多次说过:是金子总会发光,不管放在什么地方。假如你认为自己是金子,但你离开中国来到加拿大或去到其他国家不会发光了,那可以肯定你不是金子,而只是镜子而已,你是借助着外来的光而发光,自己本身并不会发光。

我喜欢赚钱不是因为爱财,而是因为赚钱带给我成就感。我喜欢赚钱的原因可能还来自于小时候的穷。因为穷的状态非常难受,所以我想改变它;因为穷怕了,我必须努力赚钱,让财富带给我安全感;因为穷,我曾经自卑,我要借赚钱能力与财富积累带给我自信。当然,我更不想把穷的状态延续下去,让我的下一代经历我的苦难、自卑、拮据与窘迫的状态。我希望我的下一代有更高的平台,更靠前的财富起跑线,象川普那样,大学毕业就能够从老爸手上借到一百万美元资本金。

我赚钱向来遵循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原则,不应该我赚的钱或者让我赚得非常难受的钱,我坚决不要(上面所说的竞买拍卖的住宅房屋,全是合法的,不是我自己银行的抵押物,信息全是公开登在报纸上的广告)。

我曾经在银行工作,大家知道,在银行工作天天跟钱打交道,有太多的诱惑,有太多的犯罪机会。在银行工作十年时间,我的同事当中,也有不少个进了班房,个别人甚至吃了花生米,但我坚守我的原则。说实在,如果我真的要搞腐败实际上机会也不少(也不见得被抓,银行里没被抓的腐败分子不少),但我绝对不要,我宁愿吃着粗茶淡饭,也绝不碰来历不清不楚的山珍海味。最应该说的是,2005年5月在我离开中国移民加拿大之前,在离职的前一天晚上,客户宴请并感谢我的帮助。在宴会之后送我回家时塞给我一个大信封,但被我坚决拒绝。按通常的想法,平时不收或不敢收客户的钱,这个时候马上要离职而且要离开中国,拿了钱未来即使项目出了任何问题,我都不可能被追究责任(因为追不到)。况且,这个钱也不是客户为了达到任何业务目的而送的,仅仅是表达对我多年的支持与帮助的一点心意(如果不是真心感谢,对客户来说,此时送钱没有任何意义,我马上离开了,未来再也帮不上什么忙了),就算不离开中国,这种钱收下都是没事的,但我还是按往常一样,坚决拒绝。我不能因为我要离开中国而放弃我的原则毁了我一世英名,让客户觉得我跟其他人也没有什么两样(我的拒绝可能确实震惊到了客户,在我离开中国的那天早晨,客户公司派了三辆豪车来为我送行)。在银行工作那么多年,我所做的项目没有一个出现过问题,全部都是优质资产,带给银行巨大的业务量与利润。

在加拿大从事理财顾问职业之后,有太多的保险代理公司想挖我,从我刚开始从事这个业务到现在一直不断地都有人试图把我从我目前所在的公司挖走,开出的条件也是可观的吸引人的,但我都没有走。为什么呢?因为我的老板在我遇到挫折的时候对我无条件的支持。实际上,老板也知道许多公司在挖我,他看着我死心踏地地跟他呆在一起,在他准备在温哥华开设分公司的时候,他第一个问我能不能帮他一下(实际上是给我莫大的机会,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机会,即把温哥华的分部交给我去负责),但由于我要带孩子(虽然孩子也可以跟我到温哥华,但我不想让孩子与她们的母亲分离太长时间)而不得不放弃。过了一年多,老板又找了个机会让我组建一个公司从事另一项业务,让我成为合伙人。

我敢说,十个人中遇到我这样的机会应该至少有九个不会做出跟我一样的选择。我对金钱的态度跟许多人不一样,也许许多人对我这种不把钱当钱的清高之辈很不以为然,但我的内心很平静,我知道什么东西对我更重要。

几万块钱换来三辆豪车送行,值得吗?这个事不能用钱来衡量,因为我成为客户朋友永远可以信任的人,这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十几年过后,客户朋友到加拿大来旅游之前,通过多方联系在加拿大的茫茫人海之中联系到我(虽然我与他依然是朋友,但我来加拿大之后就断掉与他的联系,因为我知道我曾经的价值在于我手上有银行的资源,没有了这些说实在我对客户没有任何用处,所以我就不主动跟客户朋友保持联系了,以免让他感觉有求于他。还好我在多伦多的华人圈子当中还有一些些人认识,不然的话,他在多伦多六七十万华人当中怎么找得到我?),要与我见面聊天,还不让我尽地主之谊,非要反客为主宴请我。在我没有银行的资源可以帮助到客户十多年之后,客户还能够记得我并且费尽周折找到我,我很满足,很知足。

在早就有机会带团队做业务,可以利用团队的力量为我个人赚更多钱的机会摆在面前时,我并不为所动,因为我要的是义。在职业提升的机会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放弃了,因为我要的是对孩子的爱与责任。然而该是我的还是我的,永远都不会失去,包括金钱与地位。最关键的是,我给老板留下的印象是:这个人有情有义,靠得住,靠谱。说实在,在商场,选择合伙人比选对象还难。老板找我当合伙人,这是对我的人品与能力的多大的肯定啊?!

聊了我的金钱观与赚钱之道之后,来聊聊我的花钱之道吧。

我不怎么花钱,吃喝嫖赌抽五毒全部与我绝缘。我对豪车不怎么感兴趣,不是开不起,是觉得没必要,因为我不喜欢炫耀物质的东西,我永远认为车只是代步的工具并不是彰显身份的东西(可能还是不够有钱,到了钱多到实在没处花了的时候,也许也会买一辆豪车显摆显摆)。有不少人劝我,做业务的人起码要开奔驰宝马级别的车以免让人产生业务做得很差连一辆好一点的车都开不起的感觉。这种话听了多年也听了多遍,但我依然固我,永远只开三万多块钱的车(不过我喜欢新车,每两三年就换一部新的),好象没有发现有任何客户在乎过我开什么牌子的车(也许有在乎的,只是我不知道而已)。我对自己还挺抠的,不该花的钱绝对不花,不会因为有钱了就随便放开了买买买,买任何稍微值钱一点的东西都是有规划的,甚至去超市买菜之前都要看一下flyer找有打折的时候去买,也会想办法使用商场或餐馆的coupon券进行消费,合理合法能够节省的钱我绝对毫不犹豫毫不客气地节省,根本不担心省这些小钱很没面子。不但自己这么做,还教小孩也要这样做。我对自己最慷慨的花钱之处是在打球上,一年三四千块钱,实际上也不多。我喜欢旅游与读书,即使在正常年份一年旅游一两次实际上也花不了多少钱(出国旅游例外),当然现在电子读物太多,基本上也没花钱在买书上。

我比较舍得花钱的地方是孩子,特别是在孩子的教育上。孩子的课外课程还蛮贵的,包括音乐、绘画、舞蹈、运动等东西,蛮费钱的。在孩子身上花钱,我眼都不眨,每个月账单上,最大的支出是按揭,第二大支出是孩子的教育。离婚之后,分到一半的钱赶紧买了一个小房子,在房子交接之后,我的帐户上只剩下3000多块钱,我都不知道我的下一个月的按揭贷款来源于何处,但我依然没有停掉孩子所有的课外课程的学习。因为我小时候太穷,家里什么都没有,也没钱买,看到别的同学有小人书、玩具、有口琴笛子等乐器,羡慕得不得了,但就是没有办法,靠攒一两毛钱的压岁钱攒了好几年才买了一把口琴。我不想我的孩子经历我曾经的窘迫,所以别的孩子有我的孩子肯定有,别的孩子没有我的孩子也会有。在老大小学七年级的时候,我就买了两千多块钱的Microsoft Surface电脑给她(当时我自己还用着好多年前买的一台才四五百块钱的笔记本电脑),她用的手机比我的还新款,她们想要的服装鞋子什么的,我都会满足她们。我让两个女儿参加每周一千多块钱的野外夏令营,这种夏令营是相当少的工薪阶层家庭承受得了的,我所认识的中国人当中只知道两个投资移民让孩子参加这样的夏令营,孩子也说营里华人极少,只有一个从台湾来的。(我这么说,可能大家会质疑我对孩子的教育方式,质疑我是否有可能把孩子惯坏了。一点都不需要担心,我的两个孩子非常懂事,她们对物质没有什么太大的欲望,都是只要有东西用就行,不挑不捡。电脑手机全是我主动买给她们的,并非她们要求的。在给老大最新款手机时,她很不习惯,叫我把我用过的手机给她,新的让我用。我看她那么懂事,还是把新的给她。去年也想给老二买一台Microsoft Surface以显示我没有大小眼,结果老二根本就不关心,跟我说:”爸爸,不要乱花钱,我不想要Surface,我只要一台笔记本就行。“而且她还说等圣诞节Boxing day打折的时候再买,我没有等到节礼日而是马上带她去Best Buy去看并且当场就买下了,就按她的要求买了一台不到一千块的笔记本电脑给她,她为此高兴了好多天。)

在加拿大这样的国家,普通工薪阶层都能够让孩子获得物质上的满足,我给孩子物质上的满足并不过分。俗话说:穷养男富养女。我所理解的富不仅仅指物质上的富有,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富有。所以,我平时更愿意把正确的金钱观传递给孩子。在疫情之前的2019年,我让老二去送flyer赚钱(钱特别少,三个钟头时间才能够赚十块钱左右,而且我要开车帮她,光我开车帮她都不止值十块钱,从付出与收益来看特别不划算),让她明白金钱来之不易,金钱是要用辛勤劳动去换取。在她从身体上体会到辛劳之后,我再教她使用头脑赚钱之道,因为没有体力上的辛苦的切身体会,她就不明白学习的重要性,学习如何使用知识去轻松地获得财富。在一点一滴的教育过程中,我发现她还真的蛮有商业头脑的,很让我惊喜。

絮絮叨叨说了这么多,并非标榜什么,也非炫耀什么,但我真心希望这个世界能够回归到有信仰的正道上来,不管是普通人还是身居高位之人都应该靠正当手段获得金钱,遵循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原则去获得财富,不要靠出卖灵魂去获得利益,不要靠出卖国家与人民的利益去获得金钱,更不要出卖人类的未来去获得金钱。


分享博文至:

2 条评论

  1. 1. 吃土豆不吐土豆皮 said,

    2021年6月3日 22:34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文章的理念都是我非常认同的。算我一个粉丝吧。

  2. 2. 山蛟龙 said,

    2021年6月13日 14:57

    没问题,土豆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理念相同非常重要。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