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朋友》

字体 -

作者:陳勇

許多時候,我們覺得朋友很多,但好像都只是在微信朋友圈或社交媒體上點讚的所謂朋友。當你靜下心來,想一想可以算得上你真正的朋友的人到底有幾個的時候,你可能會非常悲哀地發現,伸出一隻手掌居然就能夠數得過來甚至還綽綽有餘。當你想聊聊天,跟你能夠對得上話的(包括在思想理念層面、知識面、經驗與理解力等各個層次上的),也是寥寥無幾,至於什麼“患難之交才是真朋友”之類的,連想都不要想,現如今沒有這樣的珍稀動物。不得不說,我對這種情況感受比較深刻。隨著年紀的增長,越來越發現可以交流的人或者有興趣與之交流的人沒幾個(雖然疫情前我每天不是見客戶就是跟朋友一起喝咖啡聊天,疫情期間也要接許多電話,除了業務,也有許多電話是朋友之間的交流,但感覺許多交流營養並不多,在交流當中很難激發出思想碰撞的火花,不管是在思想層面上、知識層面上還是在商業層面上,純粹浪費時間),同時也發現朋友根本不需要那麼多,這個年紀在朋友這兩個字上是應該做減法的時候了。

我這麼說,肯定讓人感覺我這人有問題。是的,我一點都不否認人們對我的這種看法,但有一點,還是有許多人願意跟我交朋友,因為跟我交朋友的人從來只會有好處,最差最差是沒有從我這裡得到什麼好處,但絕對不會有什麼壞處。比如:許多朋友可以從我這裡獲得專業的財務規劃知識與方案(不一定要成為我的客戶),有的朋友在商業(這個在我的文章《混在加國—生意篇》裡有提到)或地產投資上獲得我的建議賺了大錢的,不同行業領域的朋友得到我推薦的客戶擴大了生意的,有的朋友在找工作上獲得我提供的信息甚至直接獲得我的推薦的,我不記得我幫了多少人,可能我幫過的朋友記得我(不管記不記得,我根本不關心這些,我做我想做的,認為應該做的,不是為了讓別人感激才去做) 。既然我幫了那麼多的人,為何我的朋友很少呢?因為,真正能夠入我眼的朋友太少了,也許別人把我當朋友,但在我的內心裡朋友有好幾個層次,有的人根本算不上朋友,只能算是熟人而已(非常直接了當,有人看到了,願意對號入座也行,不願意對號入座也罷,我敢說出來本身就不怕失去,實際上也無所謂失去)。

首先,在政治理念上頭腦擰不清的人,我是很難與之交朋友的。我所指的政治理念,並非西方的左派或者右派(比如支持自由黨或者保守黨,美國的民主黨或者共和黨),而是連基本的國家、政府、黨派的概念都搞不清一頭霧水,還非得跟我爭辯要愛國要維護中國的利益或者面子,在獨裁政府對人民的殘酷統治這件事上沒有基本的是非善惡判斷力,一味地替邪惡的獨裁政府說話洗地辯護的人,我即使表面跟TA保持所謂的朋友關係,但內心是非常鄙視的。我多次說過,我們愛中國,愛的是文化的、領土的、人民層面上的中國,而不是政權層面上的中國。中共不是中國,中共不能等同於中國,中共政權跟過去中國歷史上許多朝代的政權是一樣的,都是有可能滅亡的,也是可以滅亡的。中共滅亡了,不是中國亡國了,中國永遠都在,中國還是那個具有五千年燦爛歷史與文明的東方大國,世界歷史上的一個偉大的國家。在西方,雖然有左右之分,有支持左派或者右派的,這都沒有所謂,畢竟都是在民主體制之下的三權分立制度而不是獨裁體制,只是在國家發展的方向上理念不同而已,所以我對持不同政治理念的人是可以接納的,我也有許多跟我持不同政治理念的朋友,在交流當中我們也有爭辯,但並不影響友情。民主制度之下的議員或者政客,在檯面上吵得一踏糊塗,但檯面下都可以做朋友。

其次,沒有信仰的人。我所指的信仰不是說你要信什麼宗教,而是指對正義、公平、誠信、規則等人類的普世價值是否有信仰。那些信了某種宗教,但被宗教洗腦到像無腦一樣的人,我還可以與其交朋友,但不會願意與之交流。對那些信了某種宗教,但做著違背宗教宗旨與原則的事的人,我是很看不起的。我感到比較悲哀的是,身邊有信仰的人極少極少,即使許多人入了教受了洗,但我並沒有發現信了教的許多人是有信仰的,而是把宗教當作一種迷信的東西,希望某個宗教的神保佑其獲得財富、地位等,而不是祈求萬能的神維護人間的公平與正義。有的人直接把宗教集會場所當作生意拓展的場所,把教會裡的教友優先作為生意拓展的對象。有的人把宗教當作一個生意,辦教會或是寺廟,向政府申請補助,向善良的教眾尋求募捐,甚至向有錢有勢的人低頭,更有的人讓宗教成為了中共統戰的工具。我只能說許多人玷污了宗教而不自知,所以,信教絕不代表你有信仰,沒信教也不能說是沒信仰。信仰的涵意大於信奉宗教。

第三,滿腦子只有金錢與利益之輩。這種人實在是太多了。在上一篇《聊聊與金錢相關的話題》裡我有說過,喜歡金錢沒什麼錯,錯的是不擇手段去獲得金錢。我看到許多人不但無法用正常的道德來約束自己的行為,甚至在追求金錢利益上違反法律,犧牲別人利益或是公共利益。有的人為了金錢而巴結權貴卑躬屈膝溜鬚拍馬,醜惡嘴臉令人噁心。有的人為了金錢甚至出賣靈魂與肉體。這樣的人我基本上敬而遠之。

第四,牆頭草兩面派是非常令人討厭的。人前一套背後一套,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只有兩個字可形容:噁心。有的人把此類人誇獎為情商高懂得說話,活生生地把“情商”兩個字給誤讀了,我對於這樣理解情商的人也感到悲哀。

第五,跪拜權貴,溜鬚拍馬的奴才嘴臉,令人無比厭惡。向權貴低頭的人,都是有目的的。沒有目的何必跪拜?我希望每個人的願望都要通過自己的付出,不管是體力、腦力、時間還是精力去獲得,而不是通過低頭跪拜權貴去實現。

第六,不善良的人。我個人認為一個人最重要的品性是善良,有悲天憫人的情懷,而不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甚至幸災樂禍。一個人必須有作為人的起碼的同情心。我如果發現某個人心地不善良,我一定會疏遠與其關係。

第七、明哲保身,只掃門前雪。這種情況屬於大部分中國人身上都有的品性,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屬於可以理解的情況。雖然我自己愛管也經常管閒事,但我並不覺得不愛管閒事,明哲保身是什麼大的毛病,不過,還是會讓我感覺膽量小了一些,正義感少了一些。說嚴重了,這也是蠻嚴重的毛病,一個國家如果每個國民都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那麼這樣的國家永遠不可能好,每一個國民也都不可能好。大災大難來臨之時,一盤散沙,最終災難將摧毀一切,每個人都無法倖免。

你也許會認為,我的要求實在太高了,世間沒有幾個人能夠達得到我的要求。我想啊想,可能原因在於我是處女座,有理想主義傾向。不過,我只能說,我的要求並不高,連這些基本的都達不到,那我還是不要那麼多朋友了。從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的角度來看這個問題,我要求跟我能夠達到差不多相同或相近層次的人作為朋友,並不過分。說實在,我對任何我的朋友都沒有物質或利益上的追求,無非進行一些思想與精神層面的交流而已。有,當然好;沒有,也無所謂。我只求精不求多。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