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在加国—带孩子篇(七)》

字体 -

清朝灭亡之后,准确地说应该是在“五四运动”之后,中国曾出现过“德先生”与“赛先生”的争论,即中国走哪条路线的争论。“德先生”,即德莫克拉西(Democracy)——意为“民主”,指的是民主思想和民主政治;“赛先生”,即赛因斯(Science)——意为“科学”,指的是近代自然科学法则和科学精神。

中国的这两条路线之争随着内战结束而停止,因为中共施行一党专政独裁统治,“德先生”死亡了,只剩下”赛先生“了,甚至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赛先生“也濒临死亡,因为中共根本就不重视科学不重视人才(中国沦陷于中共之手后,许多科学家提出的国家建设的科学建议全被土包子毛泽东所否诀,毛以一堆土法炼钢农业放卫星等不符合科学原则的疯狂经济政策取代了科学家的建议),在文革时中共把好多科技人才打成右派关进牛棚或各种批斗折磨逼其自杀甚至直接杀掉。文革结束,中国的经济被折腾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中共政府不得不选择“赛先生”,追求技术进步以拯救经济与中共政权(从邓小平求卡特总统帮中国培养5000名留学生开始)。所谓的改革开放,实际上也只是中共政权的权宜之计,就是为了挽救已经进入ICU的中国经济,当然更重要的是中共政权,所以国家的制度革新是不存在的(虽然上世纪八十年代在文化与意识形态上有一小段相对开放开明的时间),其结果是思想越来越封闭政治越来越独裁,在技术进步上使用下三滥无底线的手段,包括强迫技术转让、商业间谍、网络攻击等偷抢骗的伎俩获取商业与军事技术,派谴留学生出国学习以及所谓的“千人计划”引进国外专家等手段获得西方技术,即在竞争上“不讲武德”,还美其名曰“弯道超车”。最终引来全世界的围剿,除了芯片被卡关、关键核心零组件、设备被西方国家禁运之外,现在连技术类的留学生也被西方国家拒绝接收。

大家可能会很怀疑我在谈带孩子话题时怎么谈起了政治。实际上,任何道理都是相通的,国家与人是一样的。国家有制度与技术的不同路线,而人有价值观与能力的不同。我们知道制度与技术都很重要,价值观与能力也同样重要,但在国家选择路线与人才教育上,是制度与价值观放在第一位,还是技术与能力放在第一位,这是政治家(国家领导人)与父母所应该优先考虑的问题。德国曾经是个技术非常先进的国家(美国现在这么发达,相当程度上得益于二战后德国的科技人才的贡献。现在德国在技术上依然非常先进,对付武汉肺炎的最好疫苗BioNTect就是德国与美国的两家药厂共同研制的),但由于其奉行的是民族主义与扩张主义路线,其技术成为了杀人与破坏的工具。同样的,假如一个人没有正确的价值观,其能力越突出有可能为害世界越大。

在孩子上学之前,我看到网络上许多对加拿大小学教育的吐糟,说什么“三点就下课了,下课之后没有家庭作业,小孩整天没事干,除了玩还是玩”、“数学教育简直是一踏糊涂,连基本的九九乘法表都不会,老大不小了都不会口算心算”、等等。被这些信息所影响,我曾经有动过把小孩送回中国接受小学教育的念头(也只是想想而已,我内心深处绝对舍不得她们离开我)。从中国大陆出来的我,知道中国的中小学基础教育是不错的,虽然是填鸭式的灌输教育,但过硬的基础教育对大学阶段更高深知识的理解还是有帮助的,虽然独立思考与创新能力差了点。后来,小孩上kindergarten了,我发现学校教孩子“爱、自信、友谊、善良、勇敢、坚强、平和、帮助等许多品德的东西,我知道这些东西对小孩成长为真正的人更重要,送小孩回国接受教育的念头就完全消失了。我的小孩每个学期都能拿到老师给她颁发的不同品德方面的奖状(certificate),她很骄傲于这样的”成就“,我也很开心于她们能够在这些方面表现优异。

孩子逐渐长大了,我发现她们每学期的report card上除了成绩之外,还有6项内容,即responsibility\organization\independent work\collaboration\initiative\self-regulation,我的两个小孩经常拿到6个”E“(excellent)或大部分”E“,从来没有拿到”G“(good)以下的”S“(satisfied)和”N“(need to improve)。对于她们的学习成绩我不是太在乎(当然她们的学习成绩还是很不错的),我更在乎的是report card上的这六项评价,这也是我在日常生活中所重点言传身教的东西。

我看到身边许多父母在教育小孩时更突出技能的教育,包括才艺、数学等,但对小孩的bossy霸道或者势利眼等品行却听之任之,甚至以鼓励的心态加以强化。我不是说才艺与技能不重要,我的小孩也学这些东西,不过,我个人更重视传递给她们价值观与品德的东西,包括平等、礼貌、礼让、谦逊等。

比如,有一天出门,刚好看到一个老人开着车(车里装满了可回收垃圾)在门口的recycle bin里翻找可乐灌、矿泉水瓶等可回收的东西。小孩对我说:“他在翻垃圾桶,好脏啊!(实际上recycle bin里的垃圾并不脏)”我马上就跟她说:“不要嫌弃这样的工作,所有靠付出自身体力或脑力赚钱的工作都应该得到尊重,最应该被看不起的是那些靠偷鸡摸狗、坑蒙拐骗、违法乱纪或者低声下气、攀龙附凤获得金钱的人。你要知道,但凡有容易的工作,谁愿意去翻垃圾桶获得收入,更何况在这种大流行期间,这种工作带有许多风险。”小孩听了之后,马上点头同意我的观点。然后我接着说:“这样的工作对环境对地球是有益的,大家都在嘴巴上不断地说要保护环境保护地球,但几个人去做了?你知道爸爸平时为什么要求你们对垃圾进行严格的分类?爸爸只是不想说太多道理,而是想让你们在这种很小的事上去做,然后去理解环境保护不是嘴巴说说那么简单,而是要点点滴滴从小事做起。虽然刚才那个老人并不是为了保护地球而工作,但他的工作间接对地球对环境是有利的,所以我们要更加尊重这样的人。”当然,因为是跟孩子在车上聊天,我还跟她们说了这些废物回收的经济价值以及生意机会、垃圾发电、细菌处理垃圾的前景、未来IA人工智能设备清理海上垃圾等,让她们全方位认识“垃圾”这种东西,开导她们对事物的全面理解与认识。

我不喜欢正儿八经地把孩子叫到身边讲道理,给她们传输价值观的东西,而更喜欢在某一事件发生了的时候,刚好她们看到了,这样的时候给予教育就很有现实意义。

比如,有一天去Costco采购,在停车场找到一个车位,旁边的车主在往trunk里装货物,但她的车子两扇车门大开着,这给了我很大的扒车困难(虽然Costco的车位很大,但由于两扇车门大开着,车门完全超过了旁边车位的黄线)。我小心翼翼地把车扒进去(隔壁车主看着我那么艰难地在扒车,居然也不把车门先关进去一下——行为非常的不Canadian),并提醒小孩下车开车门的时候要非常小心,以免碰了隔壁的车。我与老二从左边下车之后,到右边来帮老大开车门,护住门以免磕碰到隔壁车的车门。看着隔壁车主装完货再慢慢地把推车还回去,我跟小孩只能摇头表示无奈。这个时候,我就跟小孩说:“不要奇怪,这个世界什么样素质的人都有。我们眼见并经历这种事,我们知道自己的感受,那我们最应该做的是要多考虑别人,在很多地方很多时候,不要只考虑自己是否方便是否爽,而对别人的不方便视若无睹。这不是多么难以做到的事情,就是举手之劳而已,但所体现出的却是自己的素质以及对他人的关心。”然后跟小孩一起走到Costco入口处去排队,我还跟她们聊了加拿大非常普通也非常普遍的进门为别人扶一下门的动作,似乎都习以为常,但这些东西也是一种人文关怀。从小对孩子进行这种东西的“洗脑”教育,整个社会整个国家都将变得更好。

现在,小孩作业多了,她们要花很多时间做作业,当然她们也需要独立的空间,我跟她们在一起的时间变少了许多,所以跟她们聊天经常发生在车上。

有一天,在开车的时候,我问老大:“你相信上帝吗?”她回答:“不相信。”我说:“我以前也不相信,但现在相信。“她问为什么,我说:”这个世界这个宇宙有一种力量在左右着,这种力量是强大的是无形的,我感受到了。”她回答:“如果这样说的话,那我也相信。”聊着上帝的话题,自然而然地就聊到了宗教与信仰。老大问我:“爸爸,你相信上帝,为什么不去信教?”我回答:“我认为信教与相不相信上帝是两回事,信不信教与是不是有信仰也是两回事。许多信教的人并不见得有信仰,甚至对上帝是不敬的。”我进一步说:“我并不反感信教,但我不喜欢许多信教的人把教堂当作生意场所,我更不喜欢许多教徒把信教当作一种道德优势而凌驾于别人,我不喜欢跟一帮嘴巴说一套行为又是另一套的人呆在一起。我相信上帝的存在,我就会有所敬畏,就会尊重人性敬畏自然。我对爱、公平、公正、正直、诚信、普世价值等有信仰,而且我愿意身体力行,这比走进教堂在形式上成为一个教徒更重要,我认为。”她点点头说:“爸爸,我也不想信教,我不喜欢被束缚。”我回答:“信不信教是你的自由,你自己决定,爸爸不会强迫你去信或不信,但爸爸希望你成为一个有信仰的人。”

最近放假了,傍晚跟她们散步聊天的机会多了。有一天,我想了解一下她们对拒绝别人与被别人拒绝的态度。因此我问她们:“你们害怕被拒绝吗?”她们回答:“要看什么情况。”我跟她们聊着聊着,聊到了”100 days rejection therapy“案例,讲里头的故事,然后把道理也传导出去了。我们一边聊天一边看风景,散步也变得好玩了,更重要的是把一些好的东西传递给孩子。跟孩子们聊天、跟孩子们一起玩,这就是我日常带孩子的方法。

价值观与品德教育非常重要。由于文化水平的因素,我的长辈在教育上似乎没有给我太多的东西,但外婆曾经说过一句话,”先做人后做事“,就是一句非常经典的价值观的东西,即品德重于技能。虽然长辈没有那么多的论述也没有例子供我参考,我小时候也不懂得这种简单语言背后的深刻含义,但说多了记住了,现在理解了,虽然我的理解更多的是来源于阅读。

重复强调一下(用脱口秀的术语叫做call back),软的看不见的东西往往比硬的看得见的东西更重要。对于一个国家来说,科技水平很重要,但制度更重要;对于一个人来说,才华能力很重要,但品德与价值观更重要。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