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其他 的存档信息

聊聊西方人的生意经

聊聊西方人的生意经 作者:陈勇 联系电话:4163004768   最近几天Costco成为了中国的网红,甚至全世界都在讨论Costco在中国开店以及持续的爆挤狂购等新闻。不过,我发现大家基本上都是把它当作娱乐新闻或是政治经济新闻在讨论,基本上没有从商业角度来探讨Costco现象及其原因。 在加拿大这么多年,我接触过许多生意人,也看到许多类型的生意,不要说有人能够把生意开成C… (阅读全文)

聊聊经济与金融(五十九)

此篇文章开头,我们先把话题转到日韩贸易战上来。 在写这个主题时,我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在文中提到韩国。虽然韩国现在还算是亚洲四小龙的龙头(曾经是台湾),但从全球经济角度来看,韩国的经济规模还是太小太小了。这次韩国能够有幸进入我的视线并在文中被我所提到,还是得益于日本在贸易上打击它。 韩日虽然在政治上在历史上在领土上有些争端,但在经贸领域一直合作得… (阅读全文)

聊聊经济与金融(五十八)

又是很久没有聊这个话题了,今天加拿大公民日长周末而且刚好面对全球股市雪崩的契机来聊上一聊。 聊这个话题,主轴还是中美贸易战,也就是说床铺对中国3000亿美元货品的10%新关税,造成昨天人民币疯狂暴跌,不但破七甚至一口气最低跌到了7.11,这种跌幅是非常可怕的,当然今天全球股市也是被中美两国的这种冲突矛盾所血洗,道指最多跌了近千点,最终跌了767点,美国三大股指基… (阅读全文)

混在加国(生意篇)

(本文作于2009年底,最早发表在加拿大家园论坛上,用关键定文章标题和加拿大家园还可以找到这篇贴文。此文至今已被多个网站转载,点阅率极高。写了十年之后,今年居然还有人打电话联系我咨询相关开生意的问题。) 混在加国(生意篇) 作者:陈勇 (现为专业财务顾问、财富管理专家、风险控制专家,联系电话:4163004768) 一、 工作的类型 在这个世界上,工作无非就四种类型… (阅读全文)

聊聊经济与金融(五十七)

形势走到了如今这个地步,用低级的宣传或是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并不有助于问题的解决,反而有可能让形势变得更加严峻。 许多人天天盯着国内官媒或是鸡血文,然后义愤填膺,脑袋变得越来越瓜。其实稍微看一下国外相对客观一点的新闻或是政客的讲话,我们就大致能判断清楚我们的处境。比如,床铺前首席策略师班农说:打掉华为比贸易战增加关税要重要十倍以上。什么意思?美国根本无… (阅读全文)

聊聊经济与金融(五十六)

很久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了,都不知话该从何说起。 在往下写之前,我还是不得不再次对李嘉诚同志给予无限的佩服。 记得去年的某个时候,在贸易战刚刚开打的不久,我在跟一个企业家朋友聊天时对中国的处境表示非常的担忧,我的朋友却与我观点完全不同,说:“你要明白,外资撤退、企业外迁并不那么容易,关键原因在于供应链与产业集群。没有了这个基础,外迁企业只有死路一条。要知… (阅读全文)

生意业主财税问题与对策讲座

讲座: 时间:4月27日(星期六)下午1:00-5:00pm 讲座地点: 210-3190 Steeles Avenue East, Markham, ON L3R1G9 讲座主题: Topic one: 人寿保险基础知识 1、什么是保险? 2、保险和种类有哪些? 3、为什么要买保险? 4、保险的功能和用途? 5、如何选购保险? 6、影响保险审批与价格因素? 7、购买人寿保险的几个基本原则? 8、购买保险所应注意的事项? 9、保险公司倒闭… (阅读全文)

聊聊经济与金融(五十五) ——贸易战的第二阶段

又是很久没有接着这个话题继续聊了,最近一段时间又热闹了,看来是时候抽点时间聊一下了。 自从今年早些时候贸易战开打之初,俺就对“厉害国”打赢这场战不抱多大希望,什么“以牙还牙”、自力更生、“吃草都能扛一年”的口号现在基本上成为了笑谈,这些大话在现实面前象纸糊的一样不堪一击,这使我想起了小时候学过的经典语句“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不同的只是此时我不得不把“帝国… (阅读全文)

聊聊网络风险与网络安全保险

作者:陈勇(山蛟龙) 最近,头脑里正在蕴酿写一篇有关网络安全及数据泄露相关的文章。在收集相关信息的过程中,10月4日,媒体报导了一家餐饮巨头加拿大餐饮连锁品牌Recipe Unlimited被黑客盗取数据并勒索赎金的消息。这则消息直接成为了我写这篇文章的引子。 一、网络安全形势现状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运用的普及,相应地网络攻击、数据泄露、网络犯罪活动也越来越多,危… (阅读全文)

为什么要入党?

作者:陈勇 我参加选举投票做义工多年。在我过去的观念里,能够得到投票权就已经很满足了,有了选举权是非常让人幸福的。有了这个公民投票权和幸福感,我从来就没有得寸进尺的非份之想,幸福地每次遇到选举都会去投票。对于加入加拿大的某个政党,在成为公民之后的几年时间里,我连想都没想过。 后来,慢慢发现,加拿大的政治是少部分人玩的,即党员们在玩的。为什么这么说呢…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