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十三岁到三十岁

字体 -
标签:

近来兼职翻译,接待一些代表团。时而有些男士过于殷勤,半玩笑,半直白。我低头浅笑,引开话题便可全身而退。回家对着镜子梳妆,忽然想到,我何时起可以做到不羞不恼,礼貌得体了?一欠身,微点头,聪明人大都可以感觉到我的态度。礼貌地问一些不痛不痒似而关心的问题,他走上前,我往后退,似乎和气却又不可及。

十三岁,我曾对妈妈抱怨男同学又笨又傻,每天推着车陪我走回家。像沾上鞋子的口香糖,撵都撵不掉。我曾收到玫瑰,认为讨厌至极。直接把钱付给他,就当我买了他的玫瑰。妈妈说,不要伤害那些喜欢你的人。孩子气的我,时而忍住心里的厌烦,善意地对他。不再想出古灵精怪的法子去欺负他。至此时,他还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

十八岁,父亲病重去世。我在工厂打工被一位我称之为叔叔的工友尾随回家。一个小时的公车,又在我家附近转了数圈。用报警来威胁他,他却死跟着要对我表白。我用最快的脚步在家附近绕了进一个小时。回头气得对他大哭大叫,让他马上离开。回家后告诉妈妈,她只是说,女孩子一生中会遇到很多这样的事情,要学会妥善处理。我当时有些恼,如果父亲在,他一定拿着菜刀冲出去了。妈妈却不冷不热地这样说一句。那位叔叔在公司扬言非我不娶,我恼羞成怒跟老板说让他不要再骚扰我。那位叔叔最后被老板解雇。妈妈说,他也很可怜,新移民出国,如今他没有工作怎么办。他并没有要伤害你啊。我狠狠地说,他跟了我两个多小时还没有伤害我吗?至那天后,我认真练唐手道,练到黑带。我要保护自己。 (待续)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