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 的存档信息

人约黄昏后

标签:

成功不能复制,幸福也不能。此时非彼时。人约黄昏后,月与灯依旧,但心境不同,就算回到原点,也是面目全非。记忆就是那样千疮百孔。张爱玲说,人生是一袭华丽的袍子,里面爬满了虱子。 美丽的照片后面,人生总有几度彷徨,几度迷茫,几度悲伤。光鲜的表面只是坚强。任性地说得轻描淡写,总有淡淡的忧伤。只愿常陪伴,相惜,爱护,感恩。 (阅读全文)

文科女和理科男的对话

标签:

“你一生中所见过最美的是什么?” 理科男一脸狐疑,貌似怀疑是陷阱。 “我先告诉你我见过最美的三件事。第一是在美国蒙大拿州。在初秋,我们走到山顶上的小路。太阳西斜,光是橘色的。迎面走来两匹马,没有马鞍,马尾随意得晃着。它们见到人也不怕。橘黄色的光洒在我们的脸上,骏马的身上。远处是蓝天白云雪山。” “第二件是高中时我们去Bamfield海洋研究中心。整整一周我们看攀… (阅读全文)

培养孩子这个难题之少儿阅读

这些书给了我很多欢乐,也赚了我不少眼泪。少年时代看书时留下的眼泪是最透明,最善良的。 我一直相信,你要真正了解一个人,就看他年少时爱的书籍。 American Girl Stories 系列 From the Mixed-Up Files of Mrs Basil E. Frankweiler The True Confessions of Charlotte Doyle* Little Women Matilda Hatchet 系列 Anne of Green Gables The Secret Garden* My Side of the… (阅读全文)

故事 (完)

标签:

那晚後﹐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切恢復平靜。當雲祥雲梵走過﹐大家的目光也只不過會多停留一瞬間。爸爸媽媽已經再三叮囑蕭秀不要管丁家的事。雲祥兄妹也不再有正常的作息﹐所以現在連他們的背影都很少看到。他們有時一早便大包小包的出門﹐要不然雲祥就在門口搭的小爐灶煎中藥。雲祥現在簡直有點頹廢了。頭髮好長﹐總是被汗水或蒸汽弄得濕漉漉的﹐擋在眼前。 他更瘦了﹐可是… (阅读全文)

故事 (四)

标签:

天氣漸漸轉暖﹐可清晨還是會有一絲涼意。弄堂裡的人開始遺忘漣姨﹐只有看到雲梵的時候人們才會有無聲的嘆息。雲梵如常清晨去上班﹐攢下錢給雲祥哥哥買了一雙塑料拖鞋。這下雲祥但凡在家便穿這拖鞋﹐走路時開始劈啪響。蕭秀的清晨不再看到雲祥的背影在雨中抽搐﹐只有忙碌的他穿着拖鞋給妹妹煎藥。雲祥的頭髮開始有點亂﹐襯衫開始敞着。有時還會穿個背心短褲在弄堂的水龍頭洗鍋… (阅读全文)

故事 (三)

标签:

早春的清晨﹐煙雨朦朦。早起的人們都打著傘﹐踏著水花緩緩地走著。那個弄堂深處的男人還是跨著他的舊自行車去上班。每當聽到那老鳳凰牌嘰嗝嘰嗝地響﹐蕭秀便矇矇地睜開眼睛﹐依偎在床邊的窗臺。不久就能看見雲祥站在陽臺上梳洗。他會拽著一把小竹椅往地上一放,架著一隻凹凸不平的臉盆洗臉。他會把毛巾放在盆裡搓啊搓啊﹐然後擰干﹐疊平﹐用毛巾把整個臉都蓋住久久不拿開。細雨… (阅读全文)

故事 (二)

标签:

暗﹐但很乾淨。太乾淨了﹐收拾得象沒有人住似的﹐一點雜亂的東西都沒有。舊式的紅木傢具擠在這狹小的房間裡﹐顯得死氣沉沉的。蕭秀不知怎麼的﹐有些不安。漣姨轉過頭看著蕭秀﹐嘴角露出一絲笑。曙光透過窗帘照進來﹐撒在深紅的緞子旗袍上﹐又印到她的臉上。淡淡的笑籠罩著深紅的光﹐看起來煞是瑰麗。 “來﹐,我有樣東西要送給你。。這個白玉蘭別針呢是象牙做的。你白﹐別了一… (阅读全文)

故事 (一)

标签:

弄堂里有一個男人有兩個老婆。在萧秀的記憶中那家人從來就是這樣生活的。每天清晨那男人就騎著一輛叮叮噹噹的老自行車去上班。走前他會叫﹕阿漣﹐我上班去了。大老婆就會平靜地走出來遞給他中午的盒飯﹐默默地目送他離去。然後阿漣送她的一男一女去上學。 那時上海的太陽還是躲在煙雲後﹐悠悠地透著奶黃色的光。萧秀就爬在窗臺上看著他們。阿漣姨的孩子長得象極了。只是女兒愛… (阅读全文)

格斯答黎家背包行

标签:

2012年四月我和青到中美洲的格斯答黎背包行近三周。格斯答黎家有火山,有海滨,有瀑布,有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我们去了世界上最长的吊索,从林云的一个山头zipline到另一个山头。在原始森林玩canyoning,从瀑布跃下,任凭全身湿透。让我最动心的是Monteverde小镇。那里有山,有马,有一树树的夏花。在颠簸的土路上我可以看见一个个山谷都是牧场,白马和不常见的棕白夹色野马,… (阅读全文)

让座和跌倒

标签:

今日早起,挤在交通高峰时期的地铁上。没睡醒,智商减半,站到了专门欺负矮个子的地方,够不着上面的扶手。坐我前面在老弱病残座椅上是三个中东哪里的年轻人。男的帅,女的美,穿着青春时尚。两个女孩拿着手里的笔记在复习,中间那个还时不时和男生四目相对,牵一下小手。我站在那里,心里羡慕嫉妒恨,不为我逝去的青葱岁月,也为我够不到扶手的五短身材,和占不到座位的迟钝… (阅读全文)